她穿着一身简单的青衣,头发很整齐地扎在脑后,脸上没有一丝表情,静静地走进来站在老J身边,对其他的人视而不见。那种沉稳,让她本来就很漂亮的脸上多了一些其他味道,很难想象这个女人是从战场上走下来的。

  对于阮灵,他被关禁闭时也曾经几次想到过,但想了很久,都没想起这女人到底怎么样了。唯一的记忆,就是阮灵那张绝望中带泪的脸,他一直认为,落泪是因为女性天生柔弱,所以在面对灾难和危险后产生了下意识反应。后来他没有关心她的去向,也是觉得她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不管是死了还是被俘启虏,对自己来说都无谓。

  但现在这种情况下,看阮灵忽然出现,而且听到老J说,她要跟他们一起执行任务,赵半括愣住了。

  她不明白阮灵怎么跟这美国人混到了一起,怎么会参加进任务里来。俘虏?还是其他的原因?最主要的是,这女人曾经的身份和她的性格,让他本能地排斥。

  看看另外三个,他们也同样面色阴郁,心情跟着阴沉了下去。

  军医沉不住气,第一个就冲老J叫起来:“长官,这女娃子是日本人的间谍!”停了一下,好像也觉出来哪里不对,补充了一句“可别被她那可怜样子给骗了!”

  老J站在那里不说话,偏着头饶有兴味地打量着他们,赵半括里知道这事背后肯定有原因,阮灵突然跟一个美国中校一起出现这里,还要参加他们的任务,里面的水一定很深。虽然他成为一个队长的时间不长,但心态不知不觉间已经变化,想问题时谨慎了许多。

  正想着,小刀子也忍不住了,军医话音还没落,他就猛地冲向了阮灵。王思耄动作很快,小刀子身子刚刚一弹,就死死把他抱住,看样子王思耄倒也聪明,一见到阮灵出现,就紧紧盯着小刀,生怕他冲动。

  直到这时,老J面色才变了变,把阮灵往身边拉了拉,拍手又招进副官和几个宪兵,这才开口道:“先生们,都别激动,我知道你们的心情,但请让我解释。”

  王思耄看起来清瘦斯文,手上还真不弱,小刀子使劲挣扎了两下没有挣开,指着阮灵狠狠地:“这女人罪该万死!不是她,老子也成不了现在这个样子,队长也不会死!”说话间,手指不住抖,哪里还有那副冷冰冰的样子。

  老J耸耸肩,做了个无奈的手势,继续说道:“她是自己人。全是误会。”

  这话一说,下面一片哗然。军医愤怒着指责阮灵的作为,因太过激动,嘴里含含糊糊的一句话也听不清楚;小刀子停止了挣扎,平静地准备仔细听老J的解释,不过他阴冷的眼神死死地停留在阮灵脸上,显然如果这个解释他不能接受的话,是准备豁出去了。连王思耄听到这句话,脸上的表情都阴晴不定。

  赵半括看到这里,实在站不住了,站前一步,对老J道:“长官,请您详细解释一下。”

  老J做了一个请放松的动作,继续说道:“我来解释一下,阮灵小姐的身份,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她不是日本人的翻译官,而是我们的间谍。中国话怎么说?双重身份?对,就是那样。”

  赵半括看着阮灵,脑子里浮现出她在野人山里做的一切,心里并不相信。这女人怎么可能是他们这边的间谍?要是的话,在野人里被俘虏的时候,她怎么不说,后来发生那么多事,甚至长毛要杀她,她也不表露身份?

  老J示意不要急躁,说道:“阮灵小姐,是我们在战前就安插进鬼子内部的。对一个女性来说,她这种行为非常勇敢,也非常的伟大,所以你们对她产生误会,我表示遗憾。但我希望,在以后的行动中,大家互相支持互相理解,这样我们的任务才会成功。至于各位对她的误会,我想,只有我来详细解释,你们才会信服。”

  想了想,他继续道:“小刀子,你之所以能活着,是因为阮灵让日本人为你疗伤,也因为你,她才知道你们这帮人已经来了野山。她没有直接表露身份,是因为她知道小分队里有间谍,在不知道间谍究竟是谁的情况下,为了自己的安全,和小分队队员的安全,只能先保持沉默。”

  小刀子哼了一声,问道:“她怎么知道小分队里有间谍的?”

  老J不以为意,说道:“她是鬼子部队里的高级翻译官,当然知道一些机密。其实她最主要的任务,是把日本人的驻防位置送出。遇到你们是个意外,但也是个好事,因为她可以归队了。”

  军医哼了一声,看着阮灵道:“你个女娃娃自由了,为什么要杀曹国舅拿密码?”

  阮灵看了他一眼,平静地说道:“曹正兑主动和我接头,说他会保护我,东西一到手就跟我一起回去。这样一来,我必须先除掉他,避免任务失败。”

  老J点头,接话道:“她杀掉曹正兑后,最大的问题就是,怎么生存下去。你们被跟踪,如果说清身份,很有可能被日本人知道,她就会有危险。而且。她掌握的日军布防,全在脑子里,人活着,才是最主要的。她一个人走不出野人山,所以才和你们走到了一起。”

  但赵半括还是对阮灵隐瞒身份有疑问,追问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和长毛在一起那段时间根本没有鬼子追踪,为什么也没说?

  阮灵叹了口气,说道:“那么长时间下来,我没有说,到最后再说,你不是觉得更可疑吗?而且那两个日本人也在,长毛对我又有成见,我更不能随便暴露。”

  说完这些停了停,她接着说道:“这次的野人山之行,我之所以参加进来,就是要利用我对野人山鬼子布防的熟悉,帮助大家最大可能的绕过危险,你们最好别对我我抱有成见,否则对大家都没好处。”

  之后就看向赵半括,神色很坦然,赵半括明白这是要他表态,再看大家,小刀子的面色还很不好。他转头看向王思耄,发现他正微冲他点着头,他就明白了,未来的日子,即使他们跟这女人不是敌对状态,但肯定不会太融洽。

  这对他来说,是个隐患。

  但这个问题现在也解决不了,他走前几步,对阮灵和老J敬了个军礼,郑重地说道:“欢迎你们,加入我们。”说完,看了阮灵一眼。

  阮灵也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老J看到气氛缓和,就接话道:“好了,误会解除,时间紧迫,闲话少聊。赵队长,从明天起,咱们进入待命训练期,加紧磨合战斗素养和默契,明白吗?”

  赵半括点点头,他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老J长官,这次去野人山多么任务,能不能提前给大家露个风?我们也好准备准备。”

  回头一看,土匪靠在一边,架着胳膊懒洋洋的。赵半括有点发怒,心说普通士兵哪会挑这种长官对话的时候问问题,这小子看来是个刺儿头。

  老J不说话,继续摸着自己的大鼻子,然后看了赵半括一眼。赵半括明白老J这是什么意思,虽然不清楚这老外对任务了解多少,但老J这么办,说明他对自己的职责范围是很了解的。这是在提醒自己,又或者是在考察自己,处理队员对这次野人山任务的看法。

  这种时候必须树立起威信,这不仅关系到他以后队长职责的行使,还有新人的管理问题。小刀子他们跟新人不一样,那都是第一次野人山任务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再有分歧,在大事上不会有一点问题。不把新人弄服气,这次的野人山任务,肯定会多出很多麻烦。

  谁都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情,小刀子和王思耄都看向赵半括,军医的眼神也有些怪怪的,土匪一副不在状况的样子,还是懒洋洋的。

  这样的情况下,赵半括想好了措辞,猛然看向土匪,一字一句地道:“土匪,上午选你进队的时候,就说过,任务属于绝密,禁止任何打听和提问。这次我不跟你计较,再有下次,我就以间谍罪毙你!”

  土匪不说话,只是眼皮动了几动,赵半括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又问了一句:“听懂了没!”

  这下土匪站直了,嘴里呸了一口,笑了笑道:“懂,怎么可能不懂?”

  赵半括知道这家伙心里肯定不服气,但他现在只能先做到这,其他问题还得慢慢磨合。他很清楚,靠这一两次恐吓是降伏不了刺儿头的。

  最后,赵半括环视了一圈,大声说道:“明天开始,全体队员进行封闭式训练,随时待命。”又走近老J道:“您还有其他事吗?”

  老J笑了一下,看样子还算满意,说道:“没事,你处理得很好,赵队长。”

  赵半括点了点头,也不打招呼,板着脸直接走出帐篷。

  军部或者是美国人,突然加老J和阮灵进来,到底有什么目的,难道是不相信他?监视他?他点了根烟抽着,边走边想前前后后的事。

  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轻微的声音从后头传来:“你刚才做得很不错,不枉我对你的举荐。”

  赵半括心里一震,回头看到了阮灵黑亮的眼睛。他感到很诧异,心说这女人怎么这么说话?什么对我举荐?难道我当上队长是她的功劳?一时间他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阮灵又静静地问道:“明白,我也要参加训练吗,赵队长?“

  赵半括收起惊讶,严肃地道:“当然,野人山太凶险了,训练为了互相有照应、不拖累,是必须的。”

  阮灵点点头,转身走了,这让赵半括又是一阵奇怪。这女娃子说话一会儿一会儿热,也不知道哪句是真,果然间谍都是环境下出来的怪胎。

  她叹了口气,决定以后对这女人得留点心。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