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老吊的这种心态在赵半括眼里,是一种赌博。但是,有这种追求不是他的错,任务也确实带着很有诱惑的事后奖励。

  这年头当兵的基本没什么文化,功利的追求是第一位的,再进野人山的任务,老吊这种人是最好的选择。虽然那些小镇上遇见的年轻人有热血有理想,但他们恰恰是最容易放弃最不容易被掌控的。赵半括是过来人,很明白处在那种环境里,只靠军威压不住,反倒是真金白银的魅力最大。

  所有,他要找的人,追求越单纯越好。也就是说,他要找的要和长毛一样。

  算了算,土匪加上老吊,再加上他们四个,这才六个人,组成小队好像还单薄了点儿,但赵半括手里已经没有可挑的人了,这让他第一次感到了任务带来的直接压力。

  正在考虑怎么解决人手问题,王思耄站起身,看了看表道:“时间到了。”

  “什么时间到了?”赵半括奇怪道。

  王思耄指着堆起来的资料道:“老草包,他的时间到了。”

  赵半括这才想起来,再一看,已经下午三点,这是他们约定要枪毙军医的时候。虽然他还没下命令,但万一那里的宪兵听岔了意思,到了点真把军医拉出去毙了,那就操蛋了。想到这里,他一拉王思耄,坐着车直奔军医的关押地。

  枪毙“军医”是王思耄的主意,他的意见是老草包吃硬不吃软,看透了赵半括心软,想靠他们那点交情死磨,那他就直接下猛药。老草包既然叫嚣去野人山不如弄死他,那就顺着他的意思来,用真正的枪毙刺激他一下。

  来到禁闭室,一看军医竟然不在,再一问,宪兵果然已经把老草包弄到了山后的林子里,准备命令一到就枪毙。

  师部派下来的宪兵果然都是狠角色,赵半括苦笑了一下,有点担心这么弄会把军医弄残。两个人在宪兵的带领下到了后山的小树林,才刚走近,就听到了军医的号叫,嘴里亲娘老子地乱骂。

  赵半括听号得这么厉害,有些不忍,停住脚步问道:“会不会过分了?”王思耄看着他说了句:“赵队长,你如果连这点狠心都没有,野人山你也就别去了,那绝对会害死我们。”

  赵半括不说话了,只好站在稍远的地方看着,有宪兵看见他,过来汇报情况,说这老头已经骂了快一个小时。

  王思耄对那宪兵说了一句什么,那宪兵就回去了,在那老头跟前说了句话,军医一下就停止了骂叫,王思耄扯了扯赵半括,两个人慢慢走了过去。

  宪兵看到他们走过去,立即大声说道:“最后十分钟。”

  赵半括明白,这是宪兵在下最后通牒,他再不吐口就立即枪毙他。宪兵既然这么说,那代表老草包还是没答应。

  这时候军医背对着他们,眼睛被蒙着,那副模样看上去非常的狼狈和可怜。赵半括还是很不忍心,但刚被劝过,知道自己不能心软,更不能出声,不然他们的努力就白废了。

  军医的答应和不答应,对他这种意志飘忽不定的人来说非常的关键,因为这是他的心坎,他不自己迈过采,以后进了野人山,肯定会起二心,那样不仅会害了自己,也会连累其他人。

  十分钟时间过得很快,一到时间,宪兵咔嚓一声把卡宾枪的枪拉上,跟着两边的宪兵一抬脚,又准又狠地把军医踹倒在地。

  赵半括的心在军医倒地的那一刻猛地一颤,同时军医发出了一的号叫,王思耄立即把赵半括一推,说了声:“差不多了,咱们过去。”

  赵半括也知道军医崩溃了,再不过去,这老头就废了。两个人兵这时已经把枪口对到了军医头上,赵半括和王思耄一边打着眼色,一边很“着急”地大叫了声:“住手!”

  这一生阻止叫得实在合适,赵半括刚把手搭到军医的肩膀上,老头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狠狠扣住了赵半括的肩膀,哀求道:“别杀我,我去,我去……”

  赵半括回头看了王思耄一眼,两个人相视一笑。

  三个人回了营地。下车后脚还没站稳,参谋长的副官突然冒出来迎头对到了面前。

  还没张嘴问有什么指示,副官先开口道:“大反攻已经开始,参谋长让我来问问,你们的队员选得怎么样了?”也不管赵半括的面色,冷着脸继续说道:“新三十八师和新二十二师的先头各五个团,预定后天到达缅北野人山边缘。他们会在那里向日驻地攻击。因此军部命令你们,即日起磨合训练,并时待命入山。”

  赵半括看了看王思耄和军医,苦笑了一下,无奈地说道:“你看,我就这几个人,一支小队都不够。”

  副官摆了摆手,直接打断他的话:“我知道,所以这次过来,第一是传达命令,第二就是给你解决问题。”

  说完,副官直接带头走到他们挑选队员的帐篷里,赵半括走进去后,立即就看到里面背对着他站了一个人。

  那人的军服让赵半括吓了一跳,那是一身中校军装,再等那人回头,居然是个大鼻子白头发的老外。

  副官恭敬地敬了个礼,然后对赵半括说道:“这位是老J,美国人,以后是你的兵。”

  “什么?”赵半括以为自己听错了,美军中校给他当小兵?这什么国际玩笑!副官低声道:“上头的命令,好好配合他。”

  赵半括回过神,愣愣地朝老J行了个军礼,老J呵呵笑着给他回了个礼,然后直接开口说道:“赵,听说你非常缺人,我来报到。”

  这位老外中文还挺流利,营地里有不少美国人,但能把中国话说这么利索的还真不多见。赵半括听老J说他来报到,心里咯噔了下,暗道还真成了我的兵,不知道这中校老外在这时候掺进来算怎么回事。

  他有心想问问,但副官已经走到外边去了,估计是留空间让他们互相认识。老J走到他跟前,爽朗地自我介绍说自己是孙将军派来帮忙的,他过来会为这次的任务执行带来很多便利。至于其他的问题,以后会在途中慢慢跟他沟通。

  老J话虽然说得非常亲和,但是赵半括却更疑惑了。他不是傻子,老J说他是孙将军派过来的,那肯定是托辞,他一个中校,还美国人,孙立人怎么可能使得动他?肯定还有其他原因。但这老外明显不会说,赵半括只能猜測老J来跟任务完成度会有关系,多是美国那方面派来监督他们的。

  这就有意思了,来了个老外,不过也不是坏事,对他个人和这次任务上来说,因为加进了美国人,起码空中支援这方面就不用太发愁了。本来赵半括对这次任务抱的是必死之心,现在多出个美国中校一起分担,让他心理压力一下减弱了不少,看来有活着出来的希望了。

  老J介绍完了自己,又点名要见其他人,赵半括虽然觉得奇怪,但不敢不同意,就让卫兵把刀子他们找来。一帮人聚齐后听说老J要参加进他们的小分队,都有些惊讶,但看老J官衔太大,也不敢追问,就是轮流跟老J握了握手。

  简单了解了在座几位的专长,老J笑了笑问道:“就你们六人吗,赵?”

  赵半括点头,老J看了一圈说道:“中国人自古对数字很敏感,多一个少一个,都有不同的意义。这里六位加上我,七个人,这个在中国文化里不太好。赵队长,我还有一个人,要加入进来,这样凑够了八个,咱们的小队就很吉利了。”

  说完完,对着帐篷外喊了一声,赵半括等人扭头,马上就看到副官带着一个人掀帘走了进来。

  赵半括脑子跟着嗡了一下,同时军医啊了一声,这边的小刀子骂出了声

  进来的那人竟然是阮灵。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