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星期后,经历了小刀子极其恐怖的训练,大家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出发之前,很多天没有出现的阮灵突然和副官一起出现在训练场上,身后是一帮军官还有两辆军用吉普。等赵半括集合了队伍,阮灵直接递给他一张布纸,说道:“野人山鬼子布防,已经全画在面了。”

  赵半括接过摊开,地图上面果然很详尽地标了很多驻防营地,甚至有些碉堡和雷区都用红笔点了出来。如果她真是军部间谍的话,那这份东西的重量实在太沉重了。

  接着着副官说道:“赵队长,弟兄们,过去挑选武器装备,你们明天出发。”

  他手一挥,吉普车就开了过来,军官们掀开后备厢的帆布,一大堆崭新的武器出现了。

  那都是最新型的美军枪械,保养得特别好,枪油的味道直冲鼻子,让赵半括心里一阵感叹,该来的终于来了。

  其他人也都围了过去,土匪和老吊表现得最兴奋,摸摸这个,拉拉那个,两只手都忙不过来。最后土匪弄了一把勃朗宁轻机枪背到身上,然后把弹夹往身上猛塞,好像不带上几千发不算完。赵半括挑了几个手雷,扔给了老吊,老吊接过了,冲他咧嘴笑了笑。

  刀子和王思耄都是过来人,只是各自挑选了一把汤普森冲锋枪和一些子弹手榴弹,赵半括跟他们一样,只不过另外多拿了一把匕首和一把1911。其他的军装和帐篷背包睡袋什么的不需要挑选,整体打包在另外一辆车上。要说有什么变化,不过是在第一次次野人山行动的基础上作了一些调整,比如衣服的厚度和携弹弹量,睡袋新型号的,更小更结实。

  没多久,副官走到了赵半括身边,递给他一张纸。赵半括拿了一眼就露出了讶异的神色,这上面的几串数字他印象太深刻了,居然是第一次野人山任务时的那三组密码。

  他疑惑地看着副官,副官指了指老J道:“你问他。

  老J一脸古怪的微笑,见赵半括看向自己,摆了摆手说道:“这个,等到该你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说。现在你只需要记住它,不过,我想,赵队长应该早就记住了吧。”

  赵半括看着老J貌似无辜的脸,心里有些气愤,不需要我知道,那干吗把我找来当队长?

  他有些憋屈,但知道这种事没得商量,于是问道:“好,我想知道,进了野人山,这帮人到底听谁的?”

  副官被问得一愣,看了看老J,又看了看赵半括,诧异地说道:“当然是你,你是队长。”

  赵半括把副官拉到一边,说道:“那这位中校,又听谁的?”

  副官马上笑了笑,拍了赵半括一巴掌,把他拉到老J身边,说道:“进了山,他也听你的,懂了吗?”

  老J立即大笑道:“赵,你很有趣。我实话告诉你,我这个中校是虚衔。我真正的工作是尽我最大的力量配合你完成任务,所以我一切都听你的,OK?”

  赵半括心里踏实了一些,他之所以那么问,主要还是怕回头进了山,老J万一有什么额外的手谕或者命令,那就吃不消了。野人里那么危险,如果让一个老外来指手画脚,他们这帮人可就真像军医说的那样,不如直接去死了。

  解决了这个疑问,赵半括集合了队伍,说了一些战前动员的话,他口才不好,所以说了没两句就主动散了场,让大家各自回营地准备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八个人坐上了南下的独立军车,往胡康河谷的边缘开进。

  透过军车的帆布缝隙,赵半括看到了长龙一样的远征军后续增援部队。天色很沉,路面扬起了浓重的灰雾,一队队的军车、坦克、炮车,轰隆隆地开过。数不清的美式头盔下,是一张张坚毅的脸,断断续续地有军歌从这一群人里传出来,大家忍不住也跟着哼起来。

  和激昂的军歌缠在一起的,是头顶上美军运输飞机的螺旋桨声,飞机里不用说也都是坐满了官兵。自从驼峰航线开通以来,这条航路吝没日没夜,给驻扎在印度的远征军输送了以万为单位的补充员。缅北大反攻能在十月份提前开始,大部分功劳要算在这条跨越高原的空中走廊上。

  在路上,赵半括得到了一些信息,几天前,太白加已经被远征军攻克了,胡康河谷西边也被控制。胡康河谷东面的鬼子,退到了孟关和瓦鲁班,以部队现在的进攻态势看,那里估计一个月内会被拿下。

  在这种对峙的状态中,他们的出发就抓住了最好时机,刚开始的路线,将会十分安全。

  而且,太白加是胡康河谷的中线地区,那里被拿下,远征军就算真正在野人山站稳了脚根。他们要去的地方,就是鬼子兵力往后撤退的野人山东面地区,也是德国飞机坠毀的区域。

  这么激烈的战争纠缠下,野人山里的大部分鬼子兵已经被反攻的远征军牵制住,他们趁这个时候进去,任务完成起来就相对容易了些。

  颠簸着,军车接近了胡康河谷边缘,下午三点多,赵半括他们在临时兵站简单休整了一下,然后跟着增援的第二十二师,踩着前头工兵营铺好的斑驳泥路,重新走进林沐海茫茫的野人山。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