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半括不敢再看,扯着阮灵加快速度往前跑,又怕跟丢了军曹,一个手势打过去,让长毛先走一步,缓冲他们跟鬼子的距离。毕竟前面的丛林没有路,乱草碎枝满地都是,那个高个儿军曹背着人肯定跑不了多快,想甩掉长毛也不是容易的事。

  长毛点点头先追了上去,赵半括拖着阮灵在废墟里一阵疾奔,身后嗡嗡的响动越来越清晰,大量瓦砾砖头爆裂,声势惊人,就像一只猛兽在沿路摧毁所有东西。

  赵半括根本顾不上脚下,一脚深一脚浅也不知道是踩了碎石还是尸体,他身后那怪物没发出吼叫,只是沉默地追赶着,引得他好奇起来,真有停下来回头看看的冲动,但瞬间就被他摒弃,太危险了。

  长毛的身形一直在他们的视线里忽隐忽现,闪过一道残破的石墙,他们跑到了军营的边缘,迎面是密集的丛林。赵半括心想那怪物再厉害,到了密林里,想捉住他们应该也不容易了吧,一拉阮灵,转入了野人山的森林里。

  身后树木倒塌的声音不断传来,赵半括拉着阮灵一路狂奔,这块林子非常密,各种高矮不一的植物填满了树和树之间的空隙。让人没想到的是,那怪物体积庞大,小点的树干脆直接被压断,几乎不耽误前进。但赵半括和阮灵却不能躲过这些障碍,所以一路跑得非常辛苦。还好军曹和长毛刚刚在前面走过,算是稍微为他们开辟了道路。

  高速行进中的他们只能进行本能躲避,腿上被荆棘扎到已经不算什么,甚至经常是看到前头一大丛树叶挡路,刚要伸手拨开,就会有一截横长的枝丫出现,如果低头躲过树干,还有粗大的藤蔓等着抽打。

  以往也有在丛林里急行的经历,但这次根本来不及辨认前方有没有什么隐蔽的障碍,被藤蔓打多了,赵半括半边脸都失去了知觉,但也只能咬牙忍住不发出声音。正要努力调整因为猛然低头带来的身体失衡,突然间却一脚陷了下去,带起一片水花。

  猛地一下他整个人扑倒在地,阮灵也跟着摔了下来,虽然只是小水坑,没有摔得太惨,但还是弄得又脏又湿,狼狈得要命。

  两人来不及呼痛,立刻爬起来继续向前狂追,赵半括听到身边阮灵呼吸越来越沉重,想到身后死死追着的怪物,一阵烦躁,心想这样下去迟早会被撵上,到时估计都不够那玩意儿一顿嚼裹的。

  这一通狂跑,让赵半括感觉又回到之前被鬼子在丛林里追赶的情景。这次换了东风,是他们在追鬼子,但情况却更糟糕了。阮灵毕竟是女人,体力虽然很好,但那也是相对她的清秀外表而言,这时候她已经开始大喘气,包括赵半括自己也开始呼吸不顺。往前望去,只能模糊地看到长毛的身影,看不见军曹了。

  赵半括正想着军曹背着人还跑得那么快,脚下的地势开始往上延伸,跑起来越发费力了。又咬牙跑了一阵,眼前的树忽然稀疏起来,一个山坡猛然出现在他眼前。

  这个山坡看着不高,植被也不太多,但竟然连了一大片。赵半括顿时有点绝望,这会儿怎么可能再有力气爬山?再一看长毛就站在山坡前等着他们,嘴里大喊着什么。

  头昏脑涨间赵半括也没有听清,惯性地继续跑,长毛马上又大喊了一声,与此同时,赵半括脚下一空,身子往前一扑,摔了个实打实的狗啃泥,嘴里咬进一大把东西。

  长毛的喊声也清楚地传到他耳里:“小心,前面有沟!”

  赵半括哭笑不得,吐出草和泥,爬起来骂道:“娘的你不会站近点儿啊!那俩鬼子呢?”

  长毛也没说话,着急地招了招手示意赶紧过去,赵半括听到身后的动静越来越近,眼前已经没有去路,往山上逃跑明显死路一条,不由得心里发慌,边跑边大喊:“现在怎么办?”

  长毛也不回答,等他们接近,先拉过阮灵,使劲推了一下,阮灵当即就栽进了旁边的一个茂密草丛里。

  赵半括奇怪了一下,还没来得及问,长毛又拉住了他,往草里一扑,他的身体忽然失去重心跌了下去,接着眼前一黑,翻滚了几下,等停下来才发现什么都看不到。感觉进了一个非常隐蔽的洞。

  长毛也翻滚到他身边,赵半括猛然进到这样一个陌生环境里,下意识绷紧身子没有动。等心里平静下来,忽然清楚地听到不远处有阵剧烈的喘气声,他心里一惊,立即知道是那两个鬼子,枪口迅速对了过去,但跟着被一把压住,又捂住了嘴巴。

  赵半括挣扎道:“干吗?”

  长毛嘘了一声,赵半括还要再动,却感到洞口处响起了声音,同时洞里嗡嗡地震动起来,看来和那怪物是越来越接近了。

  这下赵半括不敢动了,剧烈的喘气声也小了,只有洞口处不断地有泥土和树枝碎渣往里砸,洞壁和地上的震颤带得他脑子嗡嗡作响。前所未有的巨大恐惧瞬间笼罩了他,在那个黑黢黢的空间里,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

  看来,在死亡面前,没有人可以毫不畏惧。

  赵半括闭上眼睛,脑中一片空白,陷入死里逃生后的思维停摆里。渐渐地,怪物的动静停了下来,洞里好像除了他没有其他的人存在,赵半括心里一凛,突然有个念头,难道这个洞里只剩下他一个?

  更令人觉得奇怪的是,盒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沉静了下来。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O problema em Portugal é que há muitos críticos e poucos com vontade de fazer algo. Mesmo o António Duarte, que claramente podia e deveria ter feito muito mais e melhor, também tem a atenuante de na altura não existir a informação disponíve

1楼:Pebbles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