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长毛先发制人,抬手就是一枪,子弹擦着鬼子的身体打进地里,虽然没打中,但逼得鬼子一个侧翻,倒地后努力想爬起来,但身体发着抖,动了半天还是躺在地上,一双眼睛死死地看向他们。

  赵半括马上把枪对准那鬼子,大声喝令不要动,长毛上去就是一脚,两个人谨慎地走近,好家伙,那鬼子的袖子和领口别着两颗星,还他娘的是个上尉!

  在赵半括的抗战生涯里,几乎没见过活的鬼子俘虏兵,一般都在你接近他时自杀,或者趁你过去的时候拉开手雷搞同归于尽的把戏,眼前这个日军上尉,放到平时别说俘虏,见都没见过。

  这个上尉倒也硬气,死盯着长毛没有说话,手却往身下摸去。赵半括一看他玩猫腻,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枪托,上尉闷哼一声翻倒在地,身下露出了一把短鞘指挥刀。

  长毛骂了声狗日的,一脚把刀踢开,顺便又给了上尉一下,骂道:“我日你先人的,还想暗算老子,我他娘崩了你。”

  赵半括看那上尉已经不太能动了,怕长毛再打直接就见阎王了,喊道:“别打了,死了就没用了。”

  长毛呸了一口,恨恨地说道:“不看你他娘是个官,老子非活剥了你。”

  赵半括看了看四周,烟雾还是很浓,也没看到其他活动的人,心说这上尉搞不好是唯一的活口,就把枪一抬,把落在后头的阮灵拉了回来,让她用鬼子话问问军营里发生了什么事。

  阮灵看样子比原先清醒了些,赵半括的枪口对着她,只是微微摇头,表情有些奇怪。赵半括又喝了一句,她才看着日军上尉,停了几秒问了些话,上尉并不太理睬,说了半天才慢慢地回一句什么。

  等了一会儿,赵半括终于忍不住,问了声:“鬼子都说什么了?”还没得到回复,突然见废墟后头闪出一道黄影,一下就抢到长毛身后。赵半括下意识想喊小心,还话还没说完,黄影就已经到了长毛后头,双手钳了上去。

  长毛微愣了一下,第一时间抬起手肘狠狠往后撞,动作看起来不大但非常毒辣。那黄影的动作硬生生改了,右臂往下一挡,左手马上打向长毛的侧脑。

  长毛身子一低,没占着丝毫便宜,一边手臂上迎,一边迅速往后转身。那人一记短拳擂在了长毛的肋骨上,幅度看着不大,手臂没有任何拉开蓄力的动作,长毛却立刻仰倒在地。

  等他上身一抬想要站起来,那人抢上一步,抓住长毛后脑的头发往地上一掼,长毛一下就不动了。

  赵半括眼睁睁地看到那人两三招就放倒了长毛,心底升起一股寒意。他对长毛的身手还算了解,不说玩地雷,身体素质和战斗力也是非常不错的,没想到现在竟然两下就倒。

  猝不及防下,赵半括立即掉转枪口指着那人,那人马上又抓住长毛的头发把他提起来挡在身前,一双眼睛冷冷地看向了赵半括。

  这人一身土黄色军装,个子很高,虽然面色平静,手里也没枪,但赵半括还是明显感受到了他散发出的强大杀气。这时候他反剪着长毛的左手,另一只手屈起夹着长毛的脖子,竟然一步一步向赵半括走了过来。

  赵半括没有近距离面对过这样的鬼子,猛然间有些震惊,转头对阮灵喊道:“让他放开长毛!”

  阮灵显然也被震住了,站在那里惊讶地看着。赵半括死死盯着那个军曹的脸,嘴里又喊了句:“快点翻译!”阮灵才回过神,急忙说了一通。那军曹倒是不再动了,但从他的眼神和神态分辨的话,他完全没有被枪指着的紧张僵硬,而是充满了不屑。

  赵半括心里的邪火一下蹿了出来,继续吼道:“让他放开长毛,不然老子开枪了。”

  阮灵这回很迅速,当即就把意思传达出去,军曹却还是把长毛夹在身前挡着,没有放开的意思。而长毛眼睛闭着,胸膛看起来还在起伏,应该是昏了过去。正在气氛凝重的时候,军曹又往前走了一步。

  赵半括不再喊话,直接哗啦一声拉开枪栓,军曹冷冷地看着,忽然又是一步踏了出去。

  赵半括这下真的火了,这人到底是疯了还是觉得他没有杀伤性?被蔑视的侮辱让他扣着扳机的手都抖了起来。

  眼看军曹又抬起了脚,赵半括心里大急,如果他真的开枪,他不能确保不伤到长毛,但是不开枪他也不能确保他和长毛的安全。

  忽然间瞟见那个日军上尉有气无力地靠坐在那里,赵半括心里一动,猛然枪口一转对准上尉,另一只手拔出1911指着阮灵,大叫:“让他站住,不然我就把上尉干掉。”

  说完,赵半括的心狂跳起来,他根本无法把握军曹下一步的行动,只能故作镇定地看着。军曹好像是犹豫了一下,过了几秒,迈开的脚终于定在了那里。赵半括暗暗松了口气,这才感觉后背已经湿透了。

  但接下来该怎么办?赵半括一时间也没想到什么法子,只是稳稳地端着枪,心里快速地想着。

  他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兵,在战场上遇到过各种困难局面,每次都是痛快解决,从来没有和鬼子这么近距离对峙的经历,一下感觉非常怪异。

  按理说遇到鬼子,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是战场上毫无疑问的生存法则。但现在长毛在对方手上,他难免瞻前顾后。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忽然发现军曹虽然还是表情镇定,但眼里好像出现了一丝焦虑。视线再一转,就看见日军上尉面色更加惨白,眼睛微微闭着,也不知道伤在了哪里,一副废人的样子。另一边的阮灵在1911的枪口下也是僵硬地站着,眼神没有焦点地看着前方。

  四周寂静无比,连鸟叫声都听不见,阳光洒下来,本来应该惬意悠闲的场面,却因为满地燃烧崩塌,变得极其怪异。几个人就这样或站或躺,以奇怪的姿势定在这幅画面中。

  在这种静止状态中,赵半括逐渐对时间的概念越来越模糊,当他发现自己眼中的画面忽然出现一片模糊时,心里陡然一惊,明白自己已经开始走神,再这么下去脆弱的平衡马上会被打破。

  可能是一分钟,也可能是半分钟,最先打破僵局的,是一阵滴滴声。

  赵半括浑身一震,扣着扳机的手紧了一下,立即意识到这是背包里的盒子发出的。短小而急促的声音接连响起,赵半括虽然最早被微微干扰了一下,但马上排开杂念,继续专心瞄着日军上尉。

  几乎是同一时间,本来奄奄一息的上尉却猛地睁开了眼睛,更奇怪的是,赵半括居然从中看到了一丝恐惧。

  事情一下不对了,正想看看军曹的反应,对面的丛林开始剧烈动了起来,树木倒地的声音混杂着巨大的嗡嗡声骤然响起,有什么东西迅速向他们移动过来。

  赵半括一下意识到问题所在,对面军曹冰冷的脸上也有了一丝变化,但还是稳稳地站在那里。

  转瞬间,丛林的响动向他们推进了不少,已经隐隐可以看到树木倒下的影子,忽然一阵气浪打过来,几个人顿时扑倒在地。呛鼻的气味里,赵半括马上站起来想把枪继续指向上尉,但慢了一拍,军曹已经满身是土地站起来,忽然把长毛一松,一个箭步蹿到上尉身边,一把拉起背上,毫不停顿地往营地外面跑去。

  赵半括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等军曹背着人已经开始往外跑,他才手一抬三连发射过去,但那军曹一个错身就闪到断壁后面,发足狂奔而去。

  这时候赵半括也顾不上军曹了,上前扶起长毛,长毛估计是摔到地上震醒了,扶着脖子咳嗽了几下,张口就是一阵怒骂:“娘的,死猴子敢暗算我,老子非要他的命不可!”

  赵半括听他话里的意思,是要追上军曹找回场子,急道:“快走,怪物来了!”

  长毛咳嗽着从地上坐起,一看丛林那一面,面色一变,跳起来就跑,叫道:“我日他先人,快点跟上那两个鬼子。”

  赵半括拉过阮灵跟上去,问道:“跟他们干吗?”

  长毛的脚步有些踉跄,很快恢复了正常,叫道:“这是鬼子的地盘,他们比咱们熟,跟上去的话目标也多些,怪物总不会只拣咱们吃。”说着跑得更快了。

  三个人刚跑出半分钟,突然一声巨响,军营靠近丛林不远的地方,有两棵大树轰然倒下,一阵尘土扑腾而起,土灰中,一个巨大的黑影,若隐若现。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