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国仁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站在一边,目光锐利地看着他们三个人,那声冷笑很明显是他发出来的。

  赵半括暗道糟糕,私下里编排长官是会受惩罚的,廖国仁的脾气那么坏,这次惨了,都他娘的怪这个该死的长毛。

  廖国仁慢慢走了过来,赵半括和军医都有些不敢说话,长毛却一脸的无所谓,依然笑笑地看着廖国仁,似乎一点也不为自己刚才的犯上言论害怕。

  廖国仁冷着脸一屁股坐到了他们身边,盯着他们三个人的脸好一阵不说话,倒把赵半括看得一阵发毛。

  “你们倒是挺有想法的嘛!”沉默了几分钟后,廖国仁终于说话了。

  “队长,我不是……你别听这长毛胡说,我可是对你忠心得狠。”军医刚解释了两句,就被廖国仁抬手阻止。

  “不过,”廖国仁话锋一转,“还算不笨。”

  赵半括听到这话,再看着廖国仁那阴沉不定的脸,知道这人是要对他们说出点什么了。军医赶紧点了一根烟讨好地递给廖国仁,看着他抽了几口,才缓缓抬起头,问道:“你们是不是对这次任务有很大的意见?

  长毛呵呵一笑,毫不在意地偏着头继续玩自己的头发,看也没看廖国仁:“队长,别人咱不敢说,我可是对党国一片忠诚。”廖国仁却根本不看他,盯着赵半括的眼睛,没说话,赵半括被看得心里打鼓,很想学长毛的那种潇洒模样混过去,但实在装不出来。

  廖国仁沉默地看了他一会,低下头,盯着手里燃着的烟,道:“也是时候了。把兄弟们全部叫起来。”

  赵半括立即知道,廖国仁要对他们说一些秘密了,也就是说,这些天自己确实是被蒙在了鼓里。虽然这些日子大家出生入死有了感情,但想到队长总有些事瞒着大家,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转念他又想毕竟马上可以揭晓答案,说不定队长这样做事有原因的,平心而论,赵半括对廖国仁这样的长官还是很服气的。这样想着,他心里好过了些,立即和军医一起,把所有人都叫了起来。

  很多人刚睡醒,以为出了情况,下意识都去抓手里的枪,知道情况后,都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月色中,只听到廖国仁的声音响起:“这一段时间,咱们也算是出生入死,也有兄弟折在这里,我相信大家都非常想知道,咱们到底这次来这里是执行什么任务。有些兄弟心里可能想,死了都莫名其妙,不知道为了什么,到底值不值,对吧?”

  大家面面相觑,长毛不屑地回道:“值不值得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只有能活着回去,给小爷记功发大洋就行。”曹国舅冷冷道:“队长,你现在肯告诉我们了?但他娘的草三已经死了,你早为什么不说?”

  赵半括和军医一起暗暗点头。

  廖国仁没有回话,沉默了片刻,说道:“之前不说是为了你们好,但现在不同了。现在说和不说都没有什么区别了,咱们这次能不能活着出去要看个人的造化,我说出来,一是让你们心里明白不做冤死鬼,另一个,如果有人能够活着出去,告诉别人,咱们这帮兄弟做的事情。别他妈的咱们死了,谁都不知道。”

  顿了顿,廖国仁又道:“我在之前,对于这次的任务也是非常迷惑,但现在我似乎是明白了一些。你们也知道,咱们到这破林子里来,一开始执行的是其他任务,我当时并不是为什么军部要为了一张地图把咱们原来的任务推迟,现在一想,其实很简单,但是我就这么说,你们肯定都不信,我从头跟你们讲起。”

  没有人说话,连大牛也只是期待地看着廖国仁,廖国仁停了停,道:“其实这是我第二次进入野人山。”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