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惊讶的目光下,廖国仁平静地讲述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廖国仁原来属于第五军某游击支队,和赵半括他们之前了解到的一样,他和小刀子是上下级的关系。大溃败时,他们所属的部队编制完全丧失,在日军疯狂的追击下,漫无目的地在丛林中钻了一个月,进入了野人山腹地。当时他们一共还剩下七百多人,在野人山腹地休整了两天,兵分两路从里面往外突袭,现在他们所在的位置,就是当年休整的地方。当时他们有两个选择,朝北走就是赵半括发现美国人尸体的那座悬崖,另一个是他们这次来时的路。后来廖国仁负责掩护大部队的撤退,在路上设防,而其他人往悬崖方向突围。但奇怪的是,廖国仁在原地伏击了三天,没有等到任何的日本军队,他们顺原路返回,就发现,当时追击的日本兵对他们这一小撮游兵根本没有兴趣,而是掉头转向其他远征军溃败的大股部队。

  他们幸运地在几个战团之间突围,回到了腾冲,而他们掩护的那部分兄弟再也没有出现过。之后的那段时间,廖国仁在腾冲休整,他没有想到,他在野人山的这段经历,会改变之后的一切。

  一个月后,军部的高级军官召见了他,和他说了这么一件事情:新三十八师曾经在任安羌解救过一帮英国人。这是他们新三十八师入缅以后打得最长脸的一仗。当时英印军第一师在缅甸仁安羌油田被日军包围,新三十八师在孙立人将军的带领下,向围困英军的日军发动了猛烈的攻击,逼日军后退后甚至对日军进行了反包围。经过激烈的战斗,他们救出英印第一师和装甲第七旅官兵七千余人,还一并救出被日军俘去的英军、教士、新闻记者等一共五百多人。

  大家听到廖国仁讲到这里,都微微点头,这件事在远征军入缅作战初期很是轰动,也是他们新三十八师最为骄傲的一战,大家耳熟能详。

  廖国仁接着说道,当时被救得英国人里,有一帮传教士,这帮传教士式当时在东南亚坚持传教的最后一帮虔诚信徒,他们在非常恶劣的环境里已经坚持了二十多年,所以对当地人的习俗非常熟悉。因此英国远征军都是靠这帮传教士做向导。

  他们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报,这个情报是什么廖国仁无从知晓,但现在看来,想必应该就是有一队美军困在了野人山里,需要他们去营救。

  因为当年的联合作战协议,美国人的战区不在这里,所有廖国仁非常奇怪,但在所有的远征军中,只有他的那支部队,有穿梭野人山核心腹地的经验,所以任务就落到了他们的头上。

  但是,当年经历过野人山溃败的队伍,一般都不愿意再进入野人山,而且非常残酷的是,大部分人对于野人山只有恐惧,并没有所谓的经验,因为那种极端的环境下已经根本没有你积累经验的时间和精力。所以,最后除了廖国仁和小刀子之外,其他人都是临时挑选的。

  因为完全由廖国仁负责,而且是机密任务,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们的调动单上什么都没有。

  之后的事情,所有人也都经历过了,他们突袭了那支日本的残兵部队,缴获了那只盒子。在看到那只盒子的一刹那,廖国仁立即就意识到,他们的接应任务已经失败了,那支美国人队伍,显然是遇到了这支日本的残兵被吃掉了。所以廖国仁立即发了电报,再以后,就是现在的状况。

  说完之后,所有人都沉默了,整个解释基本上可以接受,但是,说白了,他们还是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事情。

  长毛问道:“这么说,队长,这件事情不是咱们的事情,是美国毛子的事情,你早就知道这里面有美国人?”

  廖国仁点头,军医就道:“英国洋和尚,美国毛子,他娘的,难道老英和老美之间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猫腻?”

  廖国仁道:“从给我的情报看,这支美国人的队伍和我们人数相当,那么他们在这丛林里也是执行特种任务。那群英国的洋和尚没什么嫌疑,可能只是传递听到的一些信息,这些信息通过咱们军部到了美国人耳朵里,才会有咱们的任务。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下,发现其中几点很有意思。”

  所有人都围近了一些,廖国仁继续道:“我觉得奇怪,第一点,如果没有那群英国传教士,那么美国人就不知道那支美国小分队在哪里,也就是说,小分队本身和美国人那边失去了联系。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执行的接应任务,那个接应地点是怎么得出的呢,美国那边如何知道那支失去联系得小分队会出现在那里?”

  “会不会是事先约定好的?”长毛问。

  “不会,如果约好了,就没英国和尚什么事了。“”那是?“”我觉得,很可能是英国的洋和尚把接应地点的信息交给了咱们军部。“廖国仁道,”也就是说,那支美国小分队在丛林里经过某种奇遇和英国人发生了接触,告诉了他们接应的地点,但这样就产生了一个矛盾,他们当时已经和总部失去联系了,为什么不和英国人待在一起等待救援,而只是给了接应的信息就离开了?“

  廖国仁停了下来,大家面面相觑,王思耄就道:”这应该和他们的目的有关,也许,他们的目的非常非常重要,他们的生存和这个目的比起来微不足道。“

  在一段时间之前的某个夜里,一群神秘的美军小分队空降到了这片野人山的腹地,执行一项谁也不知道的任务,随后他们和总部失去了联系。有一群英国的传教士通过某种途径收到了他们留下的信息,然而这支队伍从此再没有出现过,能证明他们存在的,只有那只地图盒里的神秘地图。

  这张神秘的地图,指示着野人山中的一处区域,而赵半括他们,顺着这张地图逆走,已经来到了这处区域里。

  到此,缠绕在赵半括和其他人心中的一些疑问终于被廖国仁解开,那种难受的压力缓和了不少。但是同时,也有一丝恐惧涌了上来。

  老兵的恐惧不同于其他,他们并不怕死,这种恐惧来自于对于事情的判断。赵半括想到一直犹如幽灵一样尾随着他们的那支鬼子连队,那么精良的装备,那么高的战斗素养,如果不是运气加上廖国仁对这里环境的精确判断,他们根本不可能活着来到这里。

  美国人不可能对野人山中的任何东西感兴趣,日本人也不可能对他们这么感兴趣。显然,他们现在卷入的是一场对于战争两方非常非常重要的博弈,而博弈的目的,就是他们附近的丛林中。

  他娘的,那他妈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