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半括一听吓了一跳,这次任务很奇怪那是肯定的,大家心里知道就好,公然讨论可是大忌,而且,最关键的是,长毛这句话还他娘的有点涉嫌机密的嫌疑,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赵半括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军医的眼睛却亮了,呵呵一笑:“你也这么想?我知道关键在哪。”长毛却不屑地玩着自己的长发,压着声音道:“我问半括兄弟呢,你知道个屁?”

  军医有些激动,说了句:“老子曾经也是在师座帐下听参的,什么不知道?”

  长毛撇撇嘴道:“说出来我才信你。”

  这时赵半括都看了出来,长毛是在套军医的话。不过军医好像很吃这一套,激动之下说了不少。他说自己也一直觉得这次任务有点不对劲,首先本身的任务就没有对他们说明,他们莫名其妙来到这里。之后因为那个美国地图,又忽然取消了原来的任务,进行了新的任务。一般来说,这么隐秘的任务肯定非常重要,很少会有中途临时取消的,也不可能临时加插其他任务,那么他能想到的这件事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他们原来的任务和现在的任务起始有很大的关系。

  但是他也不敢完全肯定这一点,因为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小兵而已,也许上头根本就没有认真考虑,只是故作神秘派给他们一项无聊的小任务。

  军医说到这里,赵半括和长毛对视一下,点了点头,看来虽然大家平常表现各异,但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军医说的基本下上就是他们心里一直以来的推测。

  三个人一起把目光转向远处睡去的廖国仁,心里都在想无论如何,廖国仁应该是知道一切的。像他这么一个严肃认真的人,应该能够判断出任务是否真正重要,感觉上头作弄他们的可能性并不存在。那么,只可能是他们原来的任务也和这张地图有关系。

  赵半括问军医:“你还知道其他什么?”

  军医想了想,没有回答。长毛却突然问了赵半括一句不相干的话:“你知不知道队长为什么把你找来?”

  赵半括一听这话就奇怪了:“队长把我找来?你这话我听不懂,我是被师部的调令给派到这支小分队的,怎么会是队长把我找来的?”

  长毛呵呵一笑道:“傻鸟,师部的调令里写没写你的具体任务?”

  赵半括瞪着长毛看了一阵,确定他不是在故意引诱他犯泄密类的错误,摇了摇头:“里面没写,就说一切行动听队长指挥。”

  长毛突然神秘地笑了笑说道:“这就怪了,我也是被调令给弄来的,那里面也是这么说。”

  军医低声摆手道:“这种级别的行动,这么做也是很正常的,你他妈的别乱说。”

  长毛也压低了声音:“我只是在怀疑这次的行动不是上头指派的!”

  赵半括听到这话,差点蹦起来:“你说什么?不是上头指派的?那还能是谁?”

  长毛嘘了一声:“你激动个屁,我他妈的也只是猜测。”

  赵半括有些吃不消了,长毛的猜测太出乎他的意料。妈的,这么秘密的行动不是上头指派的?那还能是谁指派的?这家伙的意思非常明显,他怀疑是廖国仁搞的事!

  这结论实在太扯淡!

  赵半括摇了摇头表示不相信。先不说各部队抽调精英的大手笔,就是最开始他们那么多的精良装备交接,已经不是廖国仁那种级别的人调动了得的。军医也不相信,三个人对着喘了会粗气,一时都有些发愣,突然一阵冷笑从一旁响起,把他们三个吓了一跳。回头看,却是廖国仁。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