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半倒在机舱的一侧,满身都插满了导线,看不出具体的形状,只能模糊地感觉出是个半圆形。放在一个非常厚的石头平台上。它的表面好像还有很多不明所以的圆锥状突起,一些连接着导线,一些漏在外面。老J正用他带的仪器围着它忙活,像是在做检查。

  王思耄的视线盯在了那个金属物上,扶扶眼镜问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赵半括摇了摇头,一下看向他,问道:“你难道没见过?”

  王思耄奇怪地看了回来,反问道:“我怎么会见过?”

  赵半括诧异起来,就把自己以前在参谋长那里看到的古怪模型大概说了说,又加重了语气说道:“参谋长没有给你们看过这个东西吗?”

  随着他的问话,王思耄最后叹了口气,无奈地道:“这不是我的级別能看到的。”

  说完,王思耄就看向了老J,老外已经完全忘我,埋头在那里研究,根本没有理会他们。

  赵半括心情复杂地也看了过去,心说如果事情真像四眼说的那样,那么老J就成了唯一知道金属物是什么的人,他有点失落,摆手道:“算了,先保留疑惑,反正老J还在,等他研究完了,总会给我们一个解释。”

  话音刚落,门外嗒嗒嗒传来一阵枪响,赵半括一个激灵,立即道:“刀子,外边怎么了?”

  刀子大声喊回来:“妈的!还有鬼子!”说着声音就远了,好像追了过去。

  那三声枪响声音听起来闷,位置应该在大门附近,他们迅速跑出去,看见进来的大门竟然被关上了,门边躺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赵半括走过去踢开他的脸,发现他的眉心穿了个洞,手上和胸脯也有两个地方洇出了血,看样子不是个士兵。刚才的三枪应该就是打到了他身上。

  他快速检视了一下,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就说道:“这家伙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王思耄往四周看了一眼,又在墙壁上敲了敲,眉头皱了起来:“可能这里有隐蔽的屋子,但是没敲出来。“

  这里他们刚进来时也大概检查过了,根本没有门或者其他空间,现在又冒出隐蔽屋子,不知道鬼子在搞什么名堂。赵半括没有说话,又转回身四下搜看,忽然眼前一跳,感觉死鬼子的动作很古怪,好像临死前想把门关上。

  顺势他往门外看去,外面黑黢黢的没什么动静,手电光照过去后,明显看见地面上多了几行脚印,直直地往外延伸,应该就是小刀子他们的痕迹了。赵半括很想也跟着追出去,但老J那里还没弄妥当,他们不能撂下他一个人离开。

  正踌躇着,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跟看小刀子和土匪跑了进来,也不废话,直接把赵半括拉到了里面,走到墙角,在墙壁乱摁了—通,也不知道按到了哪儿,有一道门就轻轻地打开了。土匪说道:“队长,刚才鬼子从这里钻了出来,我和刀子干掉了一个,又追另一个去了。”

  赵半括点点头,顾不上问怎么没看到阮灵,就往门里看了看。里头好像是个隐藏的仓库,放着一些武器,再往里走一搜,靠墙还有三死人,身上也都穿着白色的衣服。这让赵半括来了兴趣,室,搜服的领口上卻别看一个小牌子,但不知道表示什么身份。

  没有发现更多的的东西,赵半括就钻了出来,把情况一说,小刀子突然说了句话:“四眼,咱们一路遇见的鬼子,根本不是要攻击我们。他们是在逃。”

  赵半括悚然一惊,这才想起来,那些被他们打死的日本人看上去,不像平常看到的鬼子兵那么粗壮,而且身上除了子弹孔外,好像还带着一些别的伤。刚才急着扫荡也没太在意,这会儿被小刀子一说,才觉得的确不对。

  小刀子继续道:“那些人应该早就有伤,所以反应都有些慢,刚才追出去又干掉几个,我看了看,他们跟在路上遇到的死鬼子很像。而且,你看——”

  他蹲下来,撕开那个鬼子的白色衣服,鬼子脖子上的泛红溃烂马上暴露了出来。

  “我操,这里的鬼子怎么都烂了?!”几个人顿时退后一步。

  小刀子站起来:“我觉得,这里恐忙有传染病。”

  赵半括皱起了眉头,他很想反驳,丛林里产生疾病很正常,而这里是雪线以上,气温这么低,瘟疫怎么可能闹得起来?

  王思耄突然道:“队长,日本人在这里建造这么一个铁屋子,还把那半架飞机用水泥和铁块封起来,难道,瘟疫来自于那架飞机?”

  赵半括想了想,如果这里真有瘟疫,那他们现在已经暴露在了危险当中,这比打仗要更难处理,他不能轻易动摇。于是他说道:“老J知道飞机里是什么东西,但他没做任何防护就进去了,如果有瘟疫他绝对不会那么草率。”说着就招呼其他人回去。

  小刀子却拦住了他:“队长,下结论之前,先看看这个。”

  说着他就解开了自己的衣扣,拉开了衣服,一下所有人都吸了口冷气,只见小刀子的胸口到脖子的部位,竟然泛起一片红色,中心已经出现了溃烂的迹象。

  小刀子冷冷地看着赵半括,“我可没有遇到什么事故。”

  赵半括一下愣住了,看着那伤口,心说糟糕,几个人都沉默了片刻,他问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昨天,遇到那些死人之后。”小刀子平静地道,“这不是瘟疫是什么?”

  “为什么你染上了,老草包和我们没染上?我们都见了那些死人。“土匪突然看向刀子,眼神有些锐利,“搞不好是你之前染上的花柳病。”

  “你没看过,怎么知道自己没染上?“小刀子冷冷地把衣服扣上,没有和土匪争执。其他人被他说得一惊,立即解开自己的衣服看。土匪也把自己的衣服都扒开了,去看自己的胸口,赵半括就看他的腹部也是一片淤红,一边王思耄撸起自己的袖管,瞬间就拉了下去。

  赵半括没有看自己,但他知道事态已经要失控了。

  “我看,咱们几个半只脚早就踩在了黄泉路上。”小刀子停了停,说道,“山下那些小日本就是咱们的下场。队长,这事儿不搞清楚,我们就等着死在这儿吧,死得不明不白,就和廖队长一样。”

  赵半括心头一阵隐痛,如果是廖国仁他会怎么办?在这种时在哪一边?老J吗?现在连他都觉得老J有问题。这个基地里一定有某种可怕的东西在吞噬其他人的生命,但老J却不对他们发出警告;站到自己的兄弟这边吗?又好像有压服不了手下的嫌疑。

  王思耄拍了拍他,对他低声说了句:“完成任务需要人,如果我们都死了,无论结果是怎样,任务都等于失败了,在这种情况,我们必须知道真相。”

  赵半括意识到这是王思耄替他想的说辞,看来四眼在这件事上是站在小刀子那边的,他想了想,认识到王思耄是正确的,就把心一横,吩咐土匪警戒,对大家道:“走,咱们去问个究竟。”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