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回到室内,看到老J在那边埋头做什么,同时一阵滴滴声传了出来。

  赵半括心中一惊,那声音他太熟悉了,他一把扯开王思耄和小子,劈头就看到老J正把那个从尸坑里弄出来的盒子放在地上摆着,也不知道在做什么。

  再一次看到这个自从他昏迷以后就不知去向的盒子,有关第一任务的细节和那些古怪记忆一下全冒了上来,赵半括的胸口一下憋得厉害,正要问话,王思耄摆了摆手,示意看看再说。

  只看见老J在盒子上扭了几下,接着钻进了飞机尾巴里,走近一看,他正飞快地把盒子的一头插到那个满身导线的金属物上。

  金属物上有个很大的凹槽,盒子放上去后竟然像成为了一个整体,接着老J又飞快地在盒子的九个圆形旋钮上拧了几把,之后长出了口气退了出来。重新回到外面后,他一抬头,好像才看到几个人气势汹汹地围住他,疑惑起来,问道:“赵,你们在做什么?”

  小刀子盯住他,开口道:“盒子,为什么在这里?”

  老J也看向他,不以为意地道:“它本来就该在这里。”

  小刀子顿时大骂起来:“什么叫本来就该?少他娘说那些拐弯角没用的话!”

  老J有些不高兴了,扭头道:“赵,你们刚才出去发生了什么事,刀子想做什么?”

  赵半括看老J开始拿架,就对小刀子摆了摆手示意冷静一下,示意小刀子解开衣服。

  随着皮肤的暴露,老J看到了小刀子胸口上的溃烂,怔了怔,赵半括就道:“这是怎么回事?老J,我们是职业军人,我们会服从命令,但我们不喜欢无谓的冒险,这架飞机里运的是不是什么细菌武器?为什么你没和我们说要用上防护措施?”

  老J叹了口气,把自己的手也伸了出来,赵半括心里一惊,只见老J的手掌也已经溃烂了,手臂上满是水疱,比小刀子严重多了。

  但是,就在进来之前,他看过老J的手,他清晰地知道老J的手是没问题的,这些水疱肯定是在这十几分钟里产生的。四眼说得,飞机里的东西果然有问题。

  “这不是细菌武器,但我们之所以这样,确实是这架飞机造成的。”老J忽然笑了一下,“别害怕,这是暂时的,只要等一下用水泥和金属块,把飞机的缺口堵上,我们就安全了。当然,会有一些后遗症,但不会立即没命,为了我们的最终目的,这值得。”

  “不是细菌武器是什么?”小刀子却不给老J时间,立即追问,“我们身上这是怎么回事?”

  老J顿了顿,笑容收了起来:“对不起,我必须快点做完手头的事情,否则我们会受到更大的伤害。你们等我几分钟。”他匆匆前走去,“我先拯救大家,再来回答你们的质问。”

  赵半括和王思耄对视了一眼,小刀子冷冷地道:“他是想拖延时间,别信他。”又想追上去,却被赵半括拉住了。

  老J不是疯子,也不是那种不要命的人,从他刚才的神色来看,他说的应该是真的。赵半括把枪一背,说道:“去帮忙,已经等了那么久,不差这几分钟。”

  十分钟后,被砸开的缺口被重新堵好,老J调试着仪器,走近又走远,然后对赵半括道:“好了,十米之外,应该是安全的,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还是把这里锁起来,然后到外面去。”

  刀子面色铁青,像是竭力忍住愤怒,赵半括一再对他使眼。老J一定很了解中国人的性格,刚才他那一套,是上头军官常的把戏,故弄玄虚让人上当,但老J到底是外国人,不懂得见风使舵,小刀子这就要爆了,再玩这种把戏未免太没诚意。

  他们来到外面,把房间的铁门用铁杆扣上后,赵半括就立即:“老J,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J瞟了眼他们,做了个稍等的手势,就让小刀子露出伤口,细检查了一下,道:“还;不算太严重,等下上一点药,几天就好。”

  “少假惺惺的,谁信你这套。“小刀子用力把衣服拉上,“你今天不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子绝饶不了你。”

  老J微微愣了一下,眉头皱了起来,看着四周几个人,做出一副好笑的表情:“你们这是在审讯我吗?谁给了你们这种权力?”

  这时候赵半括已经不能不出头来,他站前一步,说道:“我是行动的指挥人,现在所有队员身上都出现了溃烂,我怀疑和里面的飞机有关系,如果我们全部因为这种疾病死亡,那就意味着任务失败,所以我有权力确定我们继续待在这里还是安全的。”

  老J继续好笑道:“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这里已经安全了。你们的溃烂不是疾病造成的。”

  “你之前也这么说。”小刀子哼了一声,“但现在老子已经中招了,你说没事鬼才信。”

  王思耄也道:“J长官,我们不怕死,但你不能骗我们去死。现在兄弟们都慌了,你不说清楚的话,以后的事没法做。”

  老J看了一圈,最后说道:“你们真的很想知道?”

  没等小刀子说话,土匪在一边抱着胳膊笑着道:“长官,谁不想知道谁是孙子。”

  “孙子?关孙子什么事?”老J又皱了皱眉,“不管孙子老子,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好。”

  小刀子发怒了,也不看老J,转向赵半括用力道:“菜头,老草包的尸体还在坑里,他死都是为了谁?廖队长死又是为了谁?!他娘的最烦自己兄弟死得不明不白,老毛子再不说就别怪我不客气,我一刀把他弄出去见老草包,好赖让他死得不憋屈。”

  赵半括有些紧张,身子下意识往老J的方向靠了靠,他还真怕小刀子真把老J灭了。这时候老J终于摆了摆手,说道:“好了,不要吵了,我可以告诉你们,但这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有什么后,你们自己承担。”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