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在一个屋子后边的地上,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几具尸体。

  尸体已经腐烂,一时间看不出身份,只能从那些简单的衣服上初步看出,应该是这村庄的土人,可土人怎么会死在这里,而赵半括一眼就看到,那些尸体的腿无一例外都有残缺。

  这种伤口对于他们来说太容易识别了,地雷?

  我操,小心,这儿可能埋了地瓜。大牛道。

  长毛蹲下看了看,停了几秒道:对了一半。

  廖国仁也走了过去,静静地看着,长毛继续说道:地雷一般会炸掉整个人的小腿,但是这人只剩半只脚背,估计是被殃及了,司能在走路的过程中,他身边有人被炸死,他靠得太近。长毛道,如果我猜错,他当时这只脚刚抬起来,然后边上爆炸,弹片削掉了他的半只脚板。

  你怎么知道?大牛很不服气,好像你亲眼看到一样。

  长毛看了他一眼,脸好笑的样子,也没理他。一边的小刀子道:地雷?我刚才也在这里勘察过,根本没看到,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会不会是某种类似地雷的东西?

  你是说有东西咬掉了他的脚?廖国仁问,小刀子点头。

  长毛立刻摇头:不可能,我太熟悉爆炸的伤痕了,蒙古大夫可以为我作证,老子看地雷炸死人的次数比你们加起来还多。老子在腾冲遇见他就是因为他把我被地雷炸到的朋友治死了。

  军医憋不住了,大怒:妈了个巴子,你那朋友送过来的时候已经两截了,老子怎么救!

  长毛冷冷道:你他娘的那时候忙着跟你那小相好调情,你要是能多看一眼,我朋友就不会死。

  军医脸涨得通红,几乎就要提枪,这老鬼平时基本不碰枪,这次看来是真的被激怒了。长毛反而非常冷静,摊了摊手满不在乎的样子:来啊。

  赵半括上去把军医的枪按了下来,廖国仁摆手让他们不要吵,走开两步沉思了起来。

  赵半括看这那几具尸体,也觉得非常奇怪,,这里是野人山的腹地,真有地雷的话,这地雷会是谁埋的?只能是困在这里的远征军,总不可能是地里长出来的。

  但是,远征军为什么要在土人生活的地方埋设地雷呢?

  地雷是防御性的被动武器,难道是为了阻止后面跟来的日本人?但是,那些房子虽然都破烂不堪,但却似乎没有发生非常剧烈的战斗。

  这算是怎么回事?

  赵半括的脑子动到了这里,直接打住了,现在飞机找到了,东西没找着,重要的是东西,其他没什么可琢磨的。

  廖国仁又看了看尸体,说道:刀子,那些痕迹到这村里就没了吗?

  小刀子摇头:不是,痕迹一直通到村庄后边,而且有个问题。

  顿了顿,小刀子说道本来问题很好解决,可现在出了地雷这档子事

  廖国仁叫长毛过来,说道:你说吧,让这家伙打头,他对地雷最熟悉。

  小刀子看着长毛道:这就是关键,那些痕迹到了村后就分成了两段,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咱们要继续找的话,必须兵分两路,可懂地雷的这家伙,却只有一个。

  大牛叫道:操,这好办。给把刀,老子把他劈开。

  长毛眼一瞪:你敢!

  赵半括顿时感觉相当的无力。

  廖国仁开口道:都他妈给我闭嘴,这样吧,我领一队,长毛领一队,兵分两路,这样节省时间,鬼子纠缠我们这么久,肯定是对飞机上的东西有兴趣,咱们要赶在他们前边。

  这时也只能这样,大家把人数一分,长毛领着大牛、曹国舅还有小刀子朝前先搜索了过去,赵半括则和军医、古斯卡、王思耄一组,跟廖国仁的后边,从另外一个方向朝村子的一侧搜索了过去。

  经过了这么几天的行军经验,赵半括明白自己最主要的任务就是集中精神保持警惕。这里不比打鬼子的阵地,一千起来就是几千上万对戗,滑点的老兵油子一仗下来可能连根毛都伤不了。现在他们就九个人!原始森林里危机重重,危险来自于很多想不到的地方,随便一个不小心,点个卯都能要了他的小命。特别是现在处于土人的地盘,无论是地雷还是其他东西,都不可大意。

  过了不到几个小时,后面的来路远远传出细碎的声音,赵半括他们立刻警戒,端枪瞄准,一触即发,却听到熟悉的鸟叫,原来是小刀子他们赶来了。果然,那边的痕迹很快就中断了,看来赵半括他们这边的路线才是对的,于是他们掉头赶了上来。

  沉默着走了很久,一帮人脸上都挂着极度的紧张,因为走远后来到了满是雾气的盆地树林,看过去就透着一股诡异。他们不敢去碰那些树干,不知道会不会也有毒,这样一来使得前进更加的困难。

  赵半括看到一些在来时的区域里只能长半人高的蒿草,出人意料地有两人多高,越往里深入,那些古树更是个比个地高耸拔天,粗大的树冠就像一张张大伞,把这个森林里遮得不露一点端倪。高树,茂草,雾地,湿境,进到这里,他们才算真正进入了原始森林。

  这样走了一段,廖国仁终于决定原地休息,似乎他也对前方的情况有一种担忧,所以希望大家能够能在最好的状态下进入。

  队员们都不是新兵,都明白队长的想法,也就很默契地各自找地方休息起来。

  上树仍旧是首选。找了半天,大多队员都挑选了互相离得比较近的大树作为临时栖息地,赵半括也看中了一棵不太高的分叉树,攀了上去,砍掉一些近身的树枝,窝身躺到了树叉中间。

  夜无话,都睡得特别香,似乎是一种本能,所有人意识到明天的路,可能会决定自己的生死存亡,在这种行军下,什么互助都是空谈,好比是大自然的选择,运气和警惕将决定每个人乃至整支队伍的命运。

  让赵半括有点意外的是,这一天探路的人不再是小刀子了,可能是因为之前说了可能有地雷的原因,长毛替代了小刀子的职责。

  长毛的探路方式非常的特别,他捡了很多大概半只拳头大小的石头,一边走一边到处甩,但是一路无事,既没有毒树,也没有地雷,更没有任何土人拿走东西的痕迹。军医调侃说根本就不需要那么费事,只要大家学小刀子能在树上动,根本就不需要瞠雷的。

  如此前进了一公里多,所有人都走得格外小心,落脚前都要好好看看,长久下来极度耗费精神。长毛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法,就是他在前面走,走过的地方都用力踩下去,留下印记,所有人踩着他的鞋印走,这样速度会快很多。

  这很快被证明是一个巨大的错误。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