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东西会这么大?难道是那德国飞机上的东西?廖国仁的眉头皱了起来,小》刀子站起身,脸色凝重地说道:这里的痕迹,是从飞机那边延伸过来的,中间有段空当,可能是飞机上明东西滚落后弹跳造成的。

  大家都不说话了,把目光转向了那个飞机残骸。这么大体积的西,应该占到飞机机舱的一半还多,德国人到底在运什么?更奇怪的是,竟然还让这帮土人这么感兴趣?要费劲把这东西运走。

  那边的长毛、古斯卡还有军医也走了过来,听了小刀子的分析,眼睛亮了起来,呵呵笑着说:那肯定是个大宝贝,找到咱们就发了。

  是吗?廖国仁冷笑,是什么还不一定,找到再说。

  长毛从飞机上下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找到了东西,直接走过来拉着小刀子,催促着他赶紧找线索。一时间所有人都围了过来,毕竟有J确凿的证据,大家都想看看那架德国飞机上到底运了什么。

  小刀子小心勘察着地面,不时从地上捡起一些东西,赵半括看到那是一些骨头的碎片,还有一些明显是木屑,从那些东西的散落区域看,这片蒲公英地面还显现出几条不太明显的痕迹。小刀子说那应该是滚木压出来的,看样子被土人运出去的东西一定很重。

  把线索结合起来,那些痕迹都很清楚地指示着一个方向,于是一帮人都没再废话,跟在小刀子身后,谨慎地搜索了过去。

  四周的乱石依然不少,但大都被满地的蒲公英给遮盖了,一帮人顺着这些美丽又盖脚的植物道路朝前走,绕了足足有一里地,才算看到地面上的蒲公英逐渐稀疏了起来。

  因为地面发生了变化,小刀子搜索的脚步也加快了不少,大家跟着他往一处乱石佛像的聚集地转去,然后跳到了那些佛像的身上,立刻就看到了一处村庄。

  说是村庄,其实是一片空地上有几处草木房子,看数量顶多有十几户,互相离得都不远。房子很大,却都不高,平顶,圆身,挂着很多野,草房四周满是那些石头佛像,散乱地矗立在这些树枝和蒿草搭建起的房子的前后左右。地面开满了蒲公英,乍一看过去,黑绿色的单调村庄被这层蒲公英装点得有种别样的意味。

  小刀子摆了摆手,自己先朝村庄潜了过去,大家跟在后边戒备,但走了没两步,丝怪异的感觉弥漫开来,大牛低声道:见鬼了,这村子怎么这么安静?

  廖国仁停下脚步听了听,一把竖起枪口道:小心有诈,都给我精神点。

  都是老兵了,这话一说,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立即按平时的战术散成一个戒备队形,倚靠着旁边的乱石佛傢,朝看村庄移动。

  这时的小刀子已经进到了村里,看到大家还在慢慢行动,就吼叫了声:别瞎撑了,这里没人。

  没人?大牛把枪一背就征村里跑去,这人腿很快,没几分钟就跑了一个遍,赵半括等人才走到村里的第一间房子前,他已经从一边跑了回来,嘴里叫道:怪了,还真没人。

  赵半括等人自觉散开,还没开始搜索,小刀子却从一个屋子里钻出来,声音古怪地叫道:队长,你过来看下。

  大家走过去,小刀子指着草房子墙上的一些大洞:这里,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开的。,

  墙壁上有很多破洞,:里面东西散了满地,没几样能看出原来的样子,走进房子里,房顶上也都布满了那种大洞,房子的骨架还在,但却已经完全烂得没法再住人。

  廖国仁看着那些墙洞一声不吭,赵半括也感到了一丝诡异,那些洞上找不出现代火器破坏过的痕迹,说是人为的却也不像。军医摸着大洞的边缘道:看样子,这里的人可能就是因为这种原因撤离的。

  廖国仁摆了摆手:先别管了,咱们的目的不是这个,刀子,继续找。

  小刀子点点头,从一个洞里钻出去,其他队员也都陆续钻出来,军医一到外头就抽了抽鼻子,脸色一变:我操,怎么有股臭味。

  赵半括也闻到了,那味道是被一阵风带来的,很快小刀子指了指一个方向道:那边。

  一帮人都朝那个方向小跑过去,作为整天跟死亡打交道的人,这味道他们太熟悉了,那分明是尸体的腐烂味。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Non, non, Boulgakov, « la substitution stylistique de “malléole” à “cheville”, c’est TOUT SAUF innocent. Il y a saillie et il y a os. Et marteau si l’on s’en tient à l&e;ruosoriginq. C’est

1楼:Joyce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