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J知道王思耄牺牲后愣了很久,最后终于说出一句:“赵,看来,咱们是等不到援兵了。”

  赵半括没有作出任何反应,这个结果他早在心里过了几百遍,只不过不愿意主动去说,老J叹了口气,道:“日本人再进攻的话,我就把样弹启动,他们绝对别想拿走!”

  赵半括苦笑,看向阮灵,问道:“你怕昀吗?”

  阮灵没回答,转头看着小刀子和土匪,幽幽地说了句:“老草包,土匪,还有小刀子和四眼,他们怕吗?”

  赵半括没法回答,阮灵的眼里随之流出泪水,跟着重重地握住赵半括的手,老J的手也握了上来,那一刻,三个人都下了某种决定,对望的眼神里只剩下一抹看透生死的凝重。

  鬼子的攻击在十几分钟后开始了,这次就像潮水一样涌了过来,赵半括咬牙分发最后的弹药,发现子弹只够维持四分钟左右,但仗还是要打,和老JJ拿走各自的弹药,在掩体前架起枪准备最后的战斗。

  鬼子从坡道处转了上来,三挺轻机枪不停地吐着火舌,在交互疯狂射击中,鬼子一个个倒了下去,赵半括身上也挂了彩,他的肩被咬到了,但还是不管不顾继续扣动扳机。

  猛然间,几个鬼子弓着身子快速地冲了过来,看样子是什么冲锋小队,赵半括心头涌上一阵恨意,嘴上骂道:“小日本去死吧!”左手用力拿出手榴弹,咬开拉环朝他们扔了过去。

  炸弹在六十米远的地方轰然炸开,鬼子顿时倒下散个,但还有两个继续冲上来。赵半括杀红了眼,枪口一掉打了过去,同时鬼子也拿着三八大盖和他对射,连打几枪后,阮灵叫道:“后边鬼子来了!他们交给我!”

  赵半括偷空看了一眼,果然鬼子黑压压地拥了上来,看来雪崩已经完全被他们处理了。他对阮灵说了声好,矮下身子躲到掩体里,拿出最后四颗手榴弹,拉开拉环集体扣到手上,猛地站起来往远处扔了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鬼子倒了一片,但赵半括绝望地发现,鬼子竟然越来越多,又打了几枪,弹夹就空了,再往脚边看,自己的弹箱也空了。

  随后咔嗒一声,老J懊恼地骂了一声,赵半括马上冲他看去,发现他也已经一发子弹也没有了。老J的肩膀垮了下来,站起身,对赵半括和还在反击的阮灵说道:“没有希望了,我去启动样弹,我们,天堂见了。”

  赵半括浑身一颤,一种前所未有的情绪升腾起来,不是绝望,他咬咬牙,拿出贴身的弹夹装上,死命地扣动着扳机,心说打到最后一发算逑。老J冲他竖了竖大拇指,转身往里走去。

  鬼子越来越近,但是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办法,阮灵突然伸过手,放在赵半括手上,两人对视一眼,握枪的手还在扫射着,但内心做好了感受爆炸的准备。子弹呼啸着打过来,擦过赵半括的头顶,这时一阵巨响传来,赵半括心里一震,轻轻说道:“再见。”闭上了眼睛。

  但是预想中的炸响并没有出现,甚至连枪声都停止了,赵半括又等了等,还是没有动静,刚才的巨响却越逼越近,不知道哪里来的大风打到了脸上。

  赵半括心里疑惑起来,猛地睁开眼睛,迎头感觉一大片黑影压了下来,他下意识抬头,看到云层里现出了一大片三角形的黑点。

  阮灵惊叫起来:“飞机?”

  黑点附近的天空瞬间绽开一朵朵花瓣一样的物体,就像一片片飘扬的蒲公英,在基地门前的山坡地上降落下来。

  赵半括不敢相信地看着那些黑色“花瓣”,身后突然传来老J的叫声:“空降兵!赵,援兵到了!”

  这种高山美国人也敢往下扔空降兵,他们真是疯了。

  但赵半括已经没空思考,因为疯狂的攻防战斗在几秒的的停顿后,又突然重新开始了。

  然而这时候生还的希望升腾起来,他们把最后的弹药送到了鬼子身上,那些数量众多的空降兵还在半空,就往鬼子的位置扔去了炸弹,爆炸配合着冲锋枪和手雷的攻击,鬼子兵一下在天空和地面的双重打击下乱了阵脚。

  陆续落下的空降兵逐渐聚集到了赵半括这一边,防守的一方人数陡增,战线往鬼子那面压过去,局面一下扭转过来。

  鬼子被彻底打蒙了,他们的还击越减越弱,不到一刻钟,山坡也没有了站着的黄色人影。

  战线已经被拉远,降落在半山腰的伞兵已经控制了局势,他们一路扫荡过去,鬼子几乎没有了还手的能力。

  赵半括搀扶着阮灵,看着战场上的满目疮痍,由死到生的感触,让他心里生出万千感慨。他俯身喘着气,抬头看见天空中又出现了一片巨大的黑影,跟着一阵震震耳欲聋的轰鸣,狂风大起,无数的乱雪被刮了起来。很快,一架奇怪的金属机器带着一股旋风,慢慢降落到地面上。

  金属机器旋转着扇叶,从里面跳下一名美国上尉,走到老J面前对他点了点头,叽里咕噜说了句什么,然后开始指挥其他空降兵进入基地里。

  赵半括诧异起来,随即也跟了进去,进去后发现空降兵们疯破坏着基地内部,一切东西都被砸烂,并且在各处安装着炸弹。他心里一动,想起了土匪和小刀子的尸体,马上跑了过去,试图阻拦,但是那些毛子不听他的,还是用喷火器到处乱烧。

  赵半括没办法,想去找老J跟美国人说说,转眼又看到样弹被抬了出来,装在一个密封的大铁箱里,然后一路抬了出去。

  他跑出去找老J,老J也走了进来,两个人在门口相遇,赵半括急切地说出要求后,老J却摇摇头,说道:“对不起。”赵半括心沉了下去,再回头一看,土匪和刀子的尸体己经在大火中烧了起来,他不由自主踉跄了一下,脑中一片空白。

  他现在已经知道,寄望于老J对空降兵下命令,去把老草包和四眼弄出来,已经不可能了。老J慢慢走了出去,赵半括也一步一曳挪蹭了出去,就看到样弹正被抬进奇怪的机器里。一边的老J被那上尉请到了直升飞机上,然后对他们招了招手。

  赵半括以为让他们过去报告任务情况,就拉过身边的阮灵,说道:“走吧。”

  阮灵对他点点头,微笑着和他并肩向飞机走去。阳光洒到了身上,到这时候,赵半括才真正放松下来,枪声已经逐渐平息,他想起了那片蒲公英地,想起了廖国仁,想起了大牛和古斯卡他们,想兰姆伽和家乡,任务终于完成了,等他和上尉交接后,一切就结束了。

  他走到上尉跟前,脚跟一并敬了个礼,汇报道:“报告长官!我是新一军三十八师上尉对赵半括,本次任务完成,幸存战斗人员一人!请指示!”

  老J站在上尉身边,拍了拍赵半括的肩膀,说道:“赵,对不不起。”转身走进机舱,随即舱门关闭,飞机缓缓地腾空离去。

  几乎是同时,一阵冲锋枪的枪声响起,正觉得声音离得很近,赵半括感到自己猛地一颤,就往前飞了出去,倒地的那一刻,他看到美国上尉默默地转身走开。

  他倒在了地上,一切都变得非常缓慢,阮灵也缓缓倒在了他身边。赵半括感到意识逐渐远去。

  枪声又响了起来,巨大的震颤中,世界在赵半括眼里凝成了一片血色。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