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边的鬼子已经冲进了大门里,叽里咕噜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赵半括已经没时间悲痛土匪的死,吼完立即往外扫了一梭子。老J和王思耄马上也扫了一通。狭窄的空间里枪声大作,喊叫声和子弹扫射的共鸣直接让大家进入了疯魔状态,阮灵抹了把眼泪,端起冲锋枪也对了过去。

  他们这通集体扫射很凶猛,门口的鬼子立即被干倒了六七个,剩下的还在叫嚣,一些躲到墙角,一些退出了门外。

  赵半括一见得了这个势,叫了声:“手榴弹。”

  王思耄马上拧开手榴弹扔了出去,轰隆两声,门外的叫嚷声瞬间哑掉了。

  赵半括借这机会迅速探出头去,发现原本挤在大门外的鬼子全都不见了,只有几顶露出来又缩回去的钢盔在远处晃动。

  他咒骂着把枪口对准那几个钢盔,又是两颗手榴弹冲他们的位置飞了过来,赵半括一惊,马上缩回头吼道:“快走!”

  他们现在待的屋子空间太小,手榴弹的碎片很容易溅起来伤到人,老J等人迅速往最里的通道退了回去,但几个人刚退到尽头,屋里就响起了一阵碎片弹击墙壁的噼啪声。

  一股猛烈的弹风扑了过来,赵半括后背一凉,下意识扑倒在也,小刀子一把抓住他往后扯,翻了好几滚后,两个人才在通道里站定了身子,叫了声好险。但一口气没喘完,鬼子连环的子弹就狂风一样扫了进来,打在坚实的墙壁上噼啪直响,势头凶猛至极。

  赵半括被这通攻击打得抬不起头,一帮老兵都明白这时候如果被压住势就完了,没人命令,几个人就冒着被流弹击中的危险,把冲锋枪口伸向通道外面开始盲射。

  冲锋枪就在狭长的通道两头对射开来,纠结的子弹来回飞跳,二十多米长的通道瞬间就被混乱的火器对攻削成了麻子脸。不过两帮人都是盲射,干打不露头,打了一阵倒也没人受伤,但时间一长,赵半括这边却吃不消了。

  他们的弹药已经不多了,局面立刻被动起来。往后退,不行,身后是样弹所在的大房间,那里绝对不能用来作战:出去,更行不通,外面的鬼子相比他们,两个对一个还富裕,硬冲绝对是找死。

  赵半括一下见了汗,他知道这么坚守下去不是长久之计,一边射,一边急促地道:“不能在这里打,必须把这帮鬼子压到外边。”

  “怎么压,赵,通道太长了。”老J挨到他身边,又打了一个连发,大声问道。

  这条通往样弹房间的道路有二十多米长,中间虽然隔着几个房间,但房门都被他们扫荡过后关死了。基地里所有屋子的大门都是几十厘米厚的金属门,只要关上就像墙—样坚固。本来这种结构对他们来说是不错的防守,但现在却成了一条不能前进的死亡通道。

  好像是知道他们的弹药不多了,对面的鬼子攻击得更加疯狂,连着几波都是往里扫射,手榴弹隔一阵就扔一两个。赵半括这边压力骤然吃紧,因为每一次爆炸后都可能伴随着鬼子突入,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歇地扫射过去。

  “怎么办?”赵半括一边打一边问自己。人数,弹药,他们都不占优势,后退不了,又不能前进,这让他差点崩溃,前前后后想了一通后还是没有任何可行的办法。地势和弹药都是死的,别说是换了廖国仁,就是大罗神仙也没招。

  正在心急如焚间,阮灵却叫了一声,赵半括刚回头就感觉一人从他的肩膀上踩了一下,跟着小刀子的声音在高处响起:“队长,我一开打,你们就冲出去。”

  小刀子竟然踩着赵半括的肩膀往通道的两边蹬了上去,速度非常快,说话间已经蹬着墙壁窜到了三米多高的位置。

  赵半括一看小刀子的动作,立即明白了他想做什么。这条通道上下封顶,但两面墙壁之间距离很近,小刀子是想靠自己的手脚力量从高处蹬踏靠近门口。如果成功,小刀子完全可以在冲到前头用冲锋枪和手榴弹给鬼子来上一通,他们趁那个机会跟上,绝对可以借助那一瞬间的攻击优势夺回大门的控制权。

  不过如果失败……赵半括想都不愿意想,小刀子肯定也知道这种事不能多考虑,所以没跟他们商量就直接上了。他这时已经蹬到了最高处,正在往前迅速移动,赵半括即使不同意也已经没法让他回来。

  不得已,剩下的四个人只能不停顿地倾泻着子弹,以掩护小刀子不被发现。

  三米,五米。

  小刀子的身影在通道高处艰难地移动,还好,那里光线很弱,除了子弹曳光闪动可能会看到他的两条腿外,几乎看不到他的其他部位。

  十米,十五米。

  眼看小刀子已经到了门口,速度突然慢了,最后竟然在二十米处停了下来。赵半括心里一凛,不知道小刀子出了什么状况,但又不能时刻盯在外头,又焦虑地把身子缩了回来。

  再探头去看时,小刀子又开始了移动,不过他的动作却变了,赵半括看到他竟然是用双脚顶着一侧的墙壁,另一边用肩膀和头使劲压住墙壁,就这么蹭着往前。

  一看小刀子这样,赵半括有点奇怪,转头就想起小刀子的胳膊刚被打伤了还没包扎,他现在肯定是胳膊顶不上劲了,才会换成肩膀和头来当支撑。赵半括心里一颤,不敢想象刀子是怎么忍受巨大的疼痛,直到最后才换了更难受的姿势继续前进。

  刀子慢慢在高处移动,看得出非常吃力,赵半括恨不得把他替下换成自己疼。但他也只能这么看着,终于看到小刀子移到了大门上方,而他身后的墙上留下了一道鲜红的血痕。

  赵半括更难受了,几乎要喊出声,王思耄拉了拉他,对他摇了头。赵半括心酸得要命,又探头去看,就见小刀子直接用肩膀抵墙,身子微微左倾,动了一下胳膊,用牙咬开手榴弹的拉环,往外甩了出去。

  几乎只过了两秒钟,手榴弹刚被扔出去就爆炸开来,外面瞬间乱成了一团。而小刀子像是因为用力过猛,突然在手榴弹的火光映照下跌落在地。赵半括头皮一炸,整个人疯了一样喊着刀子往通道里扑去。二十几米的距离,在震天的喧嚣中不到两秒就冲完了。

  赵半括扑到小刀子身边时,看到小刀子竟然还撑起枪口往外扫,身上血流如注,明显是被手榴弹的碎片咬到了。

  赵半括红着眼叫了声刀子,却换来他的一撞:“别他娘管我,快冲!”

  赵半括愣了一下,小刀子又大吼了一句:“走啊!快冲!”刀子的话就像一根钢针,尖利地刺进了赵半括的神经,他瞬间就忘了死亡,忘记了恐惧,怒吼着冲了出去。跟在他身后的,是同样激愤的老J和王思耄,几个人疯狂的火力组成了一团不停跳动的火网,愤怒地绞杀着眼前所能看到的一切生命。

  门外的鬼子被这阵疯狂的攻击打得不知所措,十来个鬼子瞬间被打成了蜂窝,剩下的鬼子好像也丧失了斗志,纷纷撤退。但赵半括他们已经杀红了眼,跟着冲出去紧咬不放,对峙局势在疯狂追击下立即演变成了一场追杀,门前的空间当即变成了一片血肉横飞的屠戮场。

  小刀子正靠在墙上看着外头,表情很平静,赵半括甚至觉得刀子冲他笑了笑,顿时心里放松不少。他走到跟前要把刀子搀起来。但手一碰到刀子立刻意识到了不对,这一搀竟然没搀起来,手上重得要命。

  赵半括有些慌了,嘴里喊着刀子刀子,再发力一抱,就看见刀子身下是一大摊血,再叫刀子也是没有反应,一摸脉搏,已经什么都感受不到了。

  赵半括立即就傻了,当时就感到胸口像被铁锤猛力连撞几下,痛苦得一下失了声,抱着小刀子什么也说不出来。

  跟进来的人也都愣住了,阮灵一下眼睛红了,别过了脸。老J在胸口划着十字架,嘴里念念有词。只有王思耄走上来,把枪往地上用力一放,蹲在小刀子边上,咬牙看着,停了很久很久。

  时间在那一刻像是凝固了,所有人都停顿在那里,突然王思耄一声不吭地起来,坚毅地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他横抱着土匪,一步一顿地走进来,把土匪放到小刀子身边,接着低身对这两个人的尸身拜了一拜,哑着声音说道:“没空埋你们了,别怨!等我们出去了,到时给你们置办双料大棺材!”

  赵半括看着这一切,被激得浑身一哆嗦,看着两个先走一步的兄弟,心里无法言说地痛。他黯然地从口袋里摸出两支被压扁了的烟,捋直了点上,放在了他们身旁。

  青烟袅袅中,他的眼泪流了下来。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