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刀子的喊叫声过后,赵半括已经条件反射地把弹夹换上,正好土匪那边的掩体扑上来一个鬼子,他顺势掉转枪口突突了过去。火光闪动中,鬼子的身体颤抖着倒在掩体里,那边的土匪骂了一声,一脚踢开鬼子的尸体,转手换上轻机枪的弹夹,叫骂着把枪管架到掩体上又扣动了扳机。

  赵半括换了枪接着往外猛扫,依靠汤普森冲锋枪的射速,瞬间就把几米外的三个鬼子扫倒,这让其他人稍微得了点空,子弹也都渐渐续上。

  鬼子的人数数毕竟有限,打到这个时候,在赵半括他们的自动武器下出现了一面倒的形势。冲在前边的鬼子全都被泼雨般的子弹干倒,有几个好不容易接近了掩体,结果也都被打成了蜂窝。一时,百十米的坡地前躺满了尸体。

  后边的鬼子看到前边死人太多,冲击已经形成不了规模,一些人开始大叫着撤退,先头的鬼子早就被打得丧失了士气,一看有了回头客,也跟着往后撤。旦战场实在太空旷了,这拨先头的鬼子没跑两步就被轻机枪子弹撂倒,最后能跑回山道的寥寥无几。

  战斗到这个时候算是结束了,基地前的坡地一片狼藉,尸体和爆炸坑随处可见。因为温度太低,热血喷洒出来没多久就被冻住,人血和白雪混成的冰团散成了一片,有些甚至滚成小雪疙瘩,立在雪地里诡异得要命。

  剩余的鬼子退到山道后不再进攻,硝烟弥漫中,赵半括他们扔掉机枪,滑坐在地,喘息着暗暗庆祝这暂时的胜利。歇了没多久,大家各自报告着伤势,结果全都挂了彩,小刀子的胳膊被弹片划了很多道,算是伤势最重的,但好在不影响开枪。

  赵半括命令队员抓紧时间包扎,自己去清点弹药。这一点才发现,他们弄出来的机枪子弹几乎打光了!手榴弹也只剩下一箱。战况的猛烈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连环武器太损耗弹药了!

  数着“家当”,赵半括有些后怕,如果鬼子不撤退,再坚持着几分钟,他们恐怕连贴身的冲锋枪子弹也要打光。

  再一想,这帮鬼子数虽然不少,但没有大火力的武器,小队必备的掷弹筒和追击炮什么的都没有,应该是临时被征调到这里的,不然不会这么不经打。

  他出去把情况跟大家一说,土匪就试探着抬头看了一下,对面山道的鬼子马上一枪打了过来,因为射程太远没打到人。土匪骂骂咧咧地缩回了头,拿起一把鬼子扔下的三八大盖还了一枪,这下对面没再有声音,不知道是被干掉了还是不屑于再打。

  赵半括抹了把脸对身土匪摆手道:“别浪费力气了,赶紧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如果以后还是这样的打法,等山下的第二拨鬼子再聚起来,咱们很可能就坚持不到救兵来了。”

  几个人陷入到紧张的思索中,王思耄把眼镜摘下来在袖子上擦着,一边的老J突然说道:“赵,咱们还是进到基地里,实在不行就把门关上,死等救援的人来。”

  土匪马上摇摇头道:“J长官,别说我找事儿,我反正宁愿在外边拼命,也不想缩到里头跟那个要命的样弹一块儿待着。”

  赵半括也觉得不妥,因为缩在基地里抗敌的话,被敌人包窝的危险太大了,更重要的是最里面的样弹,那么狭窄的地方,万一在对抗的时候被子弹引爆,后果就难料了。

  赵半括摆摆手示意自己不同意,然后让一帮人赶紧给弹夹装子了一阵,小刀子突然抬起头说道:“也许,咱们可以利用下高处。”

  他走了两步,指着眼前那片坡地对他说道:“如果能从这边上搞一次爆破,也许可以弄一场雪崩出来,把那帮鬼子挡在外边。”

  一时间大家都有些惊讶,没等赵半括说什么,小刀子哼了一声,转身走进基地,没一会儿拿出两枚迫击炮炮弹和一捆导火索背上,说道:“不信是吧,我直接去,你们看着。”

  几个人都没话了。用爆炸制造雪崩很出乎意料,但再一想,好像也不是不可行。他们的目的是坚守,只要能达到目的,用什么手段都不过分,小刀子的办法虽然疯狂,但这种时候,需要的也许就这种疯狂。

  看到小刀子要自己去,赵半括一把拉住他,问道:“刀子,你现在爬得了山吗?”

  小刀子站住了,硬气地就要抬胳膊,但手动了动,竟然没举起来;不过他还是梗着脖子说道:“我还有脚。”

  赵半括摇摇头,伸手摁住小刀子,道:“够了,刀子,这事应该我这个队长去。”

  说完他不由分说就把追击炮炮弹换到了自己肩膀上,然后对还要开口的土匪和老J坚定地道:“都别争了,这里我说了算。”

  赵半括的态度很坚决,小刀子叹了口气抽出匕首递给他:“爬山的时候,用得着。”

  赵半括接过来,重重地拍了小刀子一把,然后转身往一边的山道低身摸了过去。

  鬼子还在继续集结,时间紧迫,所以他不能耽误,也不能多说什么,一切感情都被战争的残酷替代,唯一留存的是那点求胜心。

  只有胜利,才能换来亲人和这帮兄弟的安全。

  向上的一路非常光滑,而且非常陡峭,赵半括发现单靠手脚根本借不上力,想了想,就拿出两把匕首,一点一点艰难地往基地上头的山顶攀爬。这么着谨慎爬行了十多分钟,还是没爬到一半。

  鬼子到他们的基地只有三四百米的地面距离,但在倾斜的满是雪的山坡上爬的话,却比在下边直线跑要费力得多,而且为了不让底下的鬼子察觉,还需要爬到一定的高度。继续往上走,已经完全失去了时间感,接近山顶的时候,他停了下来,从山上朝下看,逐渐亮起来的晨曦中,鬼子的身影好像一个个黄色的小虫,那些小虫的数量像是比他上来时要多了一倍,他不由得骂了一声。

  担心鬼子的第二次攻击很快就会开始,赵半括立即把迫击炮炮弹和几颗手榴弹捆绑在了一起,然后缠上导火索,埋到了一个雪坑下,然后一边后退一边放导线。为了他的安全,导火线必须放得很长。

  底下的鬼子聚集速度超出了他的意料,他的导线还没放完,山下就传来了枪声。低头看时,那些鬼子兵竟然已经开始进攻,时间不等人,赵半括立即拉开了预设的延时导火索,转身就走斜线往山下跑。

  山下的枪身从单调开始转为密集,黄色的鬼子兵个个像疯狂活动的棋子一样,向基地前的几个灰色人影冲去。灰色人影前冲出来的子弹火光急速闪动着,亮黄色的弹道像一条条带着长线的针头,不停地穿引着那些黄色的身体,让那些本来就没有规律的人群更加的狂乱。

  这些情形看得赵半括几乎发狂,他已经开始用翻滚代替脚步,这时候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尽快回到那帮兄弟身边,即使死,要跟他们在一起。

  思维和脚步同时混乱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传来一阵不大不小的闷响。赵半括心神猛地一震,知道那是什么,继续翻滚着往山下猛跑,但紧接着,山顶上传来的巨大震动就让他不得不回头去看个究竟。

  雪崩开始了!

  平坦的雪山在那一刻分崩离析,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先开始,微小的雪坡上出现一片震动般的裂痕,接着瞬间又变为巨大的裂缝,猛然间,几百甚至几千平方米的乱雪像是决堤一样往山下狂泻而去,带动起的震撼声响就像万炮齐发,赵半括感觉自己的耳膜都震坏了。

  他只看了一眼就转头狂奔,山下的日本人停止了冲锋,继而四散逃窜,但雪崩的速度实在太快,转眼就冲到了山道上,留在那里的日本人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赵半括终于回到了弟兄们中间,他看到基地里的五个人借着巨大雪崩的到来,用机枪麻利地收割着那些惊慌的鬼子兵。

  雪崩来得快,去得也快,忙乱过后幸存下来的鬼子发现后路被堵,像是收到指令一样,往基地里猛扑,战斗瞬间又进入白热化。疯狂的攻防战斗中,过了不到五分钟,一切结束了。

  他看到五个人几乎都成了血人,掩体前全是鬼子的尸体,土匪这时高兴叫道:“炸得好啊,队长,没你那一下子,兄弟们多半这会要去见老草包了。”

  其余四个人无力地抬手挥了挥表示谢意。雪崩使得那条山道完全被掩埋,日本人即使想过来,也需要好几天的时间才能挖通,他们暂时安全了。

  赵半括苦笑了一下,心里的感受很复杂,但还是问道:“弟兄们都没事吧?”

  老J从地上撑起身子道:“赵,我还好,还吃得了牛排!”

  赵半括笑了,走过去把他扶起来,帮他看伤,小刀子也从地上站了起来,拿起枪冲阵地外的鬼子兵补枪,王思耄替阮灵包扎着,图匪被扔在一边,叫道:“他娘的,怎么没人看看我,老子打死的鬼子可是最多的。”

  阮灵冷着脸,扔了一包绷带过去,土匪直接大笑出声,摸着光好像要说话,小刀子突然回头叫了一声:“小心!”

  “砰砰砰!”

  一阵枪响跟在小刀子身后响了起来,一帮人扭头就看到小刀子像弹簧一样翻滚回来,赵半括心里暗叫不好,立刻拿起枪,却看见空中飞过来几颗黑色的东西。

  手榴弹!他下意识就往一边扑倒,爆炸接踵而来,幸好他们的掩体很高,手榴弹只是在掩体外围炸开。但跟着阮灵惊叫了一声,阵地上一片烟雾弥漫,混乱中枪声又密集起来,小刀子的声音夹在其中传了过来:“后山道上有鬼子。”

  赵半括惊呆了,但老兵的本能让他直接把枪口往基地后边的山上对了过去,那边的子弹已经开始呼啸,竟然都是连发的。这种距离下,他立即感到胳膊一震,痛感随即传了过来,毫无疑问是挂彩了,他大叫道:“都快撤到门后去!”

  混乱中他也不知道道别人听见没有,只看见小刀子扯着阮灵从烟雾中跑过来,阮灵一脸灰土,脸上满是血痕,不知道是不是被炸到里。他根本没有时间问,一边往山道上开枪,一边迅速压着老J的身体退入了大门里。

  “关门”老J在他身后大吼,但已经来不及,几颗手榴弹又被扔到了阵地前,这次距离更近,他们只能往门后躲。爆波凭空炸起,一帮人都被震了一个趔趄,赵半括马上站直了,枪口对到了门外。

  这时他终于看清了,山道上下来的竟然是一帮端着冲锋枪的鬼子兵,人数不下二十个,速度很快,几乎已经到了门口,子弹把大门打得砰砰作响。

  五个人躲在门后,还没能组织起反击,几颗手榴弹又被扔了进来,小刀子抓住一个迅速扔了回去,赵半括和王思耄也都照做。时一间,被扔进来的三颗手榴弹全都被扔了回去。

  爆炸声接连传来,赵半括知道这里不能待了,大门开得太宽,根本不能用来防守。

  想到这里,他推着老J往一边的屋子躲,那里地势狭窄,守住一个门,就算是暂时安全了。

  小刀子跟在后头一副非常愤怒的模样,架着阮灵一边骂一边半括再一看,人堆里竟然没有土匪,不由得问道:“光头呢?”

  “死了。”阮灵哭着没有开口,反倒是小刀子冷冷地说出了这句话。赵半括浑身一颤,立即明白了土匪的状况。刚才肯定是那家伙在爆炸的那一瞬间扑到阮灵身上保护了她。

  这个狗日的浑蛋!

  赵半括咬紧了牙,对着剩下的人吼道:“土匪死了,鬼子还没死!给老子精神点!”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