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半括感觉脑子嗡了一声,他完全没想到军部会给他传来这么条消息,压力瞬间就顶到了胸口,一时间满脑子都翻腾着字条里几个关键字:日军、集结、固守、待援!

  气氛骤然紧张起来,他迅速转着念头,字条里的命令,作为军人的他太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了,他顺手把字条递给老J,然后对土匪叫了声:“把鬼子屋里的弹药和枪,拣能用的都给我弄出来。”说完转身就往外走,身后的王思耄拍了小刀子一把,也跟了出来。

  已经接近午夜,站在门口往四周望,全是一片漆黑。赵半括拧手电,出了大门往右侧走去。

  进入基地前他就已经看到,那边有条不大的石头斜路,是基地向山顶延伸去的唯一道路,他这会儿需要做的就是确定鬼子集结的实状况,必须从这里上去找个制高点。

  手脚不停地顺着山道直爬了几十米,在一块大石头上停住身子,赵半括回过头,立即看见原本漆黑的山下,出现了许多星星点点的火光,好像蚂蚁一样在山道上蜿蜒移动。这让赵半括心里一阵发堵,几秒前他还存有一丝侥幸,但眼前的火光让他明白,现实里没有侥幸,只有残酷。

  他忍不住狠狠骂了一句:“操,小鬼子来得还真快!”

  身后王思耄附和道:“看火把的数量,最少也有两支小队。”

  赵半括点头,他也看到了,日军的一支小队是五十到七十人的编制,两支小队就是一百多人,这种人数在平地的大阵地对抗战斗中并不算什么,但对他们七个人来说,却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

  小刀子却像很不以为然,哼了一声:“都是为了那个该死的样弹。”

  赵半括猛地抬起头,发现刀子正盯着他,王思耄也是。微弱的手电光下,那两张坚毅的脸让他觉得自己必须做出决定,想到这里他咬牙用力道:“他们是为了样弹,咱们也是为了样弹,那就没什好说的,按上头命令执行。”

  形势紧迫,已经由不得赵半括多想。他很清楚自己说出执行命的后果是什么,他也害怕,但老兵的秉性让他知道,恐惧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面对死亡,最好的选择就是不要选择。这事换来了廖国仁肯定也是一样。小刀子的话是事实,他们和那些日本人,为了那个样弹千难万险地来到这里,谁也不可能放弃。所以,除了战斗,没得选择。

  小刀子点点头,站起身就往山下窜去,赵半括扯着王思耄也跟下去。时间紧迫,以他们观察到的鬼子行进速度,要不了两个小时鬼子们就会到达基地。而这点时间,就是他们各备战的时间。

  硬碰硬,肯定不可取,唯一能做的就是占据有利地形。只是他们人太少,还涉及缺少武器弹药的问题。

  回去后,土匪已经把样弹屋子里的弹药都整理了出来。赵半括迅速查看了一番,发现那些弹药和武器的数量基本属于一支日军小队的火力配置。三八枪占了很大的一部分,手榴弹和子弹则占了弹药数量的一大半。五把狙击型九九步枪有些出乎他的意料,四挺仿捷克ZB–26型九九式轻机枪则让他惊喜。掷弹筒倒是不多,除此之外还有两门70毫米步兵迫击炮和一箱子乱七八糟的“王八盒子”。

  赵半括用脚踢翻了那两架追击炮,这东西好是好,可惜他们人太少,完全伺候不起。他只把目光盯在了那四架轻机枪上。对抗战斗,这种轻机枪绝对是主力,火力大不说,还通用步枪子弹。

  他想把九九加上土匪手里的那一架勃朗宁,组成一个前后纵向的交叉火力网肯定没什么问题,再加上山地的优势,顶住两支小队的鬼子不是什么难事。

  摸着那些轻机枪,赵半括感觉心里有了一些底。

  图匪和阮灵两个人这时都坐在地上压着轻机枪的子弹,动作没有一丝停滞,这让赵半括有些动容,战争在所难免,他们唯一能做就是抛却一切杂念,凝聚在一起。

  老J也跟大家一起构筑阵地,他们在讨论了一番后,选择基地大门附近作为他们坚守的阵地。

  那里视野良好,背靠基地厚重的墙壁,并且离转山口的位置不到三百米,正在轻机枪的射程内,再加上山道口的狭窄地势,对面的人几乎没有躲避的机会。万一情况真的特别糟糕,被敌人冲击到近距离,还可以撤退到门里坚守,可以说是兼顾了攻和守两个方面。

  忙碌的时间过得很快,不到两个钟头,阵地已经成了形,以门为界,分成三块,四挺九九轻机枪分列在左右两边的块状阵地里,中间那块阵地紧靠大门,勃朗宁轻机枪就安置在这里,利于做游动攻击。

  天色已经隐隐露出亮光,弹药还没有全部运完,但鬼子的先头队已经在对面的山道上露了头,赵半括等人立即停止工作,把枪口对到了山道那边。

  六个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不远处的火光,不知道为什么鬼子并没有熄灭火把,或许是仗着他们人多?慢慢地火光由十几个扩展到几十个,往他们的位置缓慢移动过来,叽里咕噜的人声隔空传了过来。

  赵半括低声吩咐队员们子弹上膛,等到火光转过山道,来到下面的一处平地,他立即大吼一声:“打!”

  五挺轻机枪,外加一架掷弹筒同时冲远处的鬼子开了火,子弹加上掷弹一高一低冲到了日军的队伍里,立即响起一阵撕裂般的爆炸。本来聚集在一起的火光顿时乱了,一些鬼子退回了山道,一些鬼子号叫着伏倒在地。先开枪的赵半括等人占到了便宜,但对面的鬼子乱了一阵后,步枪和轻机枪的还击声就开始响起来。

  对射开始,攻守两方的子弹好像野兽的利齿,无情地在空中来回胶着。赵半括这边有阵地和厚重的基地作为遮挡依靠,对面日军的攻击几乎没法对他们造成伤害,但四散的跳弹却也让他们打一会儿低头躲避一会儿。

  阮灵操纵的掷弹筒比轻机枪要省事,她窝在了掩体里,往那面山道拉动扳机皮带。鬼子的部队全都集结在山道附近,那里地势狭小,一发掷弹飞过去,炸开后的杀伤力可想而知。赵半括看到阮灵的第二发掷弹在调整好位置后,迅速在对面的火光群里爆炸,几个鬼子兵马上惨叫着被崩到了悬崖下。

  地势让战斗在开始几分钟后就高下立判,赵半括他们的防守虽微弱,但四挺轻机枪轮换着射击,形成的扫射面网全都泼洒到了那片不大的坡地上。那里的鬼子几乎没有躲藏的区域,几分钟的优先攻击下来,最早直立着的火把就躺了一地。

  但这种优势随着鬼子兵的增多被慢慢剥夺,鬼子的凶悍被挑了来,一些人开始倚靠在山道后冲他们射击,赵半括这边的五个人第一次感到了子弹的密集攻势,他们的射击一时间被中断。

  听到头顶的子弹嗖嗖乱飞,身后的阵地掩体也被打得噼啪乱响,赵半括只能大叫道:“掷弹筒呢,别他妈停!”

  阮灵和老J在中间的掩体里大声回着话,他们的两把武器在这成了唯一的反击武器。但赵半括抬头看对面,发现日本人也已防备,大部分人员撤到了山道上,两发抛射出去的掷弹飞到碎片虽然伤到了人,但效果明显没有最早好了。

  赵半括心说这样不行,打不到鬼子还浪费弹药,念头一转就大吼道:“先停火,收一下,等小鬼子过来再打。”

  几个人一听就明白了,立即放弃了攻击。鬼子对这基地是志在必得,他们不会因为有人阻挡就停下,所以,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诱敌近身。

  果然这边一停,对面的山道上很快出现了一堆人。赵半括看得很清楚,那帮人一边放枪,一边低着身子往这边猛沖,身后还有两挺轻机枪突突地不停射击,分明是想用速度和子弹的掩护来冲破这的防线。

  赵半括吩咐大家不要动,从攻击的人数上看,这帮鬼子不下五十个,应该是那两支小队中的第一支。他给轻机枪换上一个满弹夹,暗道真正的对峙考验马上就要到了。

  深呼吸了一下,侧耳听着身后不足两百米的喊杀声,身边的小刀子不停地报着日本人的冲击距离。

  “一百八十米,一百五十米。”

  赵半括冷着脸叫道:“别急,放到一百米。”

  他一边吼一边咬牙拧开几颗手榴弹的拉环,集体扣到手指上,然后看向小刀子,很快,小刀子点头吼道:“一百米。”

  “走!”赵半括大吼一声,胳膊一翻,五颗手榴弹就使劲甩出去,其他人也跟着照做。鬼子的冲击速度很快,六个人的十几颗手榴弹被扔到五六十米的位置爆炸开来,鬼子也正好冲到这个位置。

  一阵烟雾弥漫,冲在最前的鬼子被炸飞,后边的人又被绊倒不少,前进的速度顿时受到了阻碍,远处掩护的子弹也在那一刻顿了一顿。

  赵半括等人抓住机会机会就势抬起了轻机枪,对着阵地前方开始无障碍扫射。

  交叉射击显现了威力,百十米的坡地距离,几十个鬼子的身体几乎像活靶子一样,子弹编织出的火网一瞬间就把冲在前边的鬼子扫翻在地,随后跟上的鬼子也在火网中颤抖着倒下。

  子弹冲击着地面和人体,在阵地前的那一片区域里,爆起一团又一团红白掺杂的血雾。

  赵半括连续扣动扳机,三十发轻机枪子弹很快打光,但鬼子的冲得太急,来不及换弹夹的他顺手操起身边的冲锋枪对了上去,一个离他不到十几米远的鬼子一下被打得倒飞了出去。但鬼子不要命一样,前边的人刚倒下,后边的立即补上,弄得赵半括几个应对不及,最后全都用上了冲锋枪。

  血已经扑了赵半括满脸,大吼中,他打完了手中轻机枪的一梭子弹,眼前却突然窜上了一个鬼子兵,凶悍的脸伴随着刺刀和枪口冲他扑了过来。

  赵半括一个激灵,翻身就要后退,但眼看刺刀就要刺到他的脖子,他心里一寒,虽然知道躲避已经来不及,但还是本能地继续后退。突然一个连环枪声响起,那个鬼子身子一抖扑倒在地,跟着小子从一边窜过来,用肩膀一顶就把那鬼子的尸体从掩体上抵了下,回头大叫道:“快换子弹!”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