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马上张嘴要说话,老J却突然道:“先等一下,我有一件事情要先请密斯阮帮我完成。”跟着说道:“阮小姐,请帮我一个忙,在我跟他们谈话的时间里,把这里的事发个电报汇报一下,让他们尽快做决定。”

  应了句好,阮灵就走到被王思耄卸下的电台前开始发报,然后老J说道:“你们跟我来。我给你们看一样东西。”

  几个人跟着他来到外面的房间,只见老J走到一堵贴着一张结构图的墙边,他们一眼就发现那张图里的东西,就是他们在飞机里看到的东西。上面浸着血迹。

  “这就是我们所有行动的终极目的一一”老J指着结构图道,“也就是你们在飞机里看到的东西,也是你们身上这些一一”他想了想,“烧伤的源头。”

  “烧伤?”土匪就笑,“没见着火就烧伤了,你丫忽悠谁呢?”

  “我相信我用的词汇很贴切。”老J没理会他。

  “这到底是干什么用的?”赵半括问道。

  老J踌躇了一下:说道:“Weapon”

  “Weapon?武器?”土匪吃了一惊,老J点头道:“是的,新式武器。”

  新式的武器?听到这句话,赵半括下意识看向王思耄,想看看是什么反应。而四眼却像早就料到一样,扶着眼镜道:“果然,还有什么能让几个国家的军队下力气争夺?”

  小刀子一下又冒了火,对着王思耄骂道:“四眼,你早想到了他娘的怎么不说?什么狗屁武器这么金贵,要这么多人为它送死,上头简直是不拿我们的命当命!妈的,争个屁,丢了不会再造吗?”

  王思耄没有说话,老J淡淡地说了句:“第一,这种武器,不是说造就造得出来的,我相信德国人造出这个样品,至少用了三年时间,即使以后技术成熟了,它的制造也同样会非常困难;第二,几条命跟几千万条命比,哪个重要?”

  小刀子正发着火,被这话噎住,停了停才说道:“什么几条命几千万条命,这么一个烂东西,还能值几千万条人命不成?”

  老J的蓝眼睛一下变冷了,盯住小刀子沉着脸说道:“如果它被用在正确的地方,那它就可以。”

  赵半括感到不可思议,道:“武器有武器的极限,我不相信杀人的东西有这么大的价值。”

  老J却出乎意料地郑重:“不,赵,话不能这么说。它的价值,普通人无法理解!”

  赵半括愣住了,他第一次看到老J这么严肃,在这种时候,他好像也不可能开玩笑,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老J踌躇了好一阵,然后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慢慢说道:“那是一种可以瞬间毀灭一座城市的炸弹,我不想解释它的原理,如果它爆炸了,这片野人山也就不存在了。这一点都不夸张,它是科学发展后,一定会出现的奇迹。只不过我们几个国家都没想到,德国会走在前边。”

  大家看老J说到了重点,也都安静下来等着。老J喘了口气,继续说道:“一个新事物的产生,必然有一个成熟的过程。不管是科学还是武器,都会是这样。德国的科学家们为希特勒制造了两个这种样弹,却违背了这种过程,没有做前期实验,直接用在了战争里。希特勒本来想利用它的巨大威力,来改变这次世界大战的格局,但是,它不够完美,第一个被扔到斯大林格勒,没有爆炸。第二个在同一时间被飞机带到了这里,本来要运到日本去,却在路上坠毁了。德国人为了寻找它花了很长时间,后来才把范围锁定在了野人山,并且和日本人达成了共识,我们才截获到情报,美国军方才知道了它的存在,才有了最初那支美国小分队的任务。但我们全没想到野人山是那么的危险,我们的队员困在了里面,所以才找到你们远征军帮忙。但是,你们都遇到了那辆德国科学家研究出的用于丛林作战的特别坦克。当时德国人为了保险,在样弹上安装了一只装着资料和信号装置的盒子,就是你们从林子里带回的那只,盒子被德国人安装了可以追踪的信号器,听到信号后坦克就能进行追踪,就是那个家伙,给我们的美国小分队,和你们的小分队来了大麻烦。”

  赵半括才知道那架奇怪的坦克果然是德国制造,觉得有些后怕,也明白了美国小分队为什么会全军覆没。

  那时候坦克驾驶员追踪着样弹,美国人先找到了前半截飞机,拿走了盒子,所以返程被死死咬住。德国坦克奇怪又恐怖的能力让美国毛子吃了大亏,可能是死了很多人后,盒子吸引坦克的秘密才被发现,后来盒子就被埋到了尸坑里。毛子们应该是打算回头找机会取,却再也没有走出野人山。而他们把自己的信息告诉给了英国传教士,于是有了廖国仁他们这帮人后来的那些折腾。

  从他们先背密码,就可以知道,虽然本来要接人,但其实他们是作为寻找样弹的第二梯队进的野人山。这么看来,军部告诉他们的信息本来也不完全,估计当时美国毛子也是对军部有隐瞒的。

  想了这么一通,再看王思耄也是微微点头,小刀子不客气地问:“就算事情是这样的,但那只盒子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第一次的密码没用?”

  老J愣了愣,说道:“为什么你想知道这个?”

  小刀子不耐烦起来:“我他娘的就想知道这些,就想知道第一次任务找到的那些东西,到底值得不值得,不然廖队长死也不甘,至于其他的,老子不在乎。”

  老J没介意刀子的态度,想了想,慢慢道:“我只能说,对这场战争来说,它肯定值得。那些密码,你们第一次以为,是用在盒子上的,又发现少了一位,这不是你们的问题,是我们军部的问题。因为我们之前以为,盒子和样弹并没有被分开,盒子上的九位密码,和样弹上的第十位密码还连接着。我们没有想到,当时盒子和样弹已经分开了。这些密码的用途是,关闭样弹的自我保护装,只要样弹出了什么意外,它就只能被极小心地短距离移动,否则就会自爆。”

  小刀子愣了愣,显然是明白过来了,有些无法接受地自言自语道:“就这么简单?死了那么多人。…就这么简单?“

  老J说到:“和简单无关,对于整个世界来说,这些牺牲还只是开始而己。”

  真相,那些憋屈了他们那么长时间的秘密,一下全都清晰了,尽管可能也只是事件的一角,但已经足够赵半括无所适从,他没法判断老J说的是不是实话,但他本能地感觉,这大概就是真相的全貌了吧。

  知道这些也就够了吧,他的弟兄们,从来只是小小的工兵、无足轻重的执行者,至于到底参与了怎样的大事,其中又有多少机密,知道再多又有什么用?他们一定会在历史中,被完全遗忘忽略。

  大家都沉默下去,像在仔细消化刚才的信息。过了好一会儿,老J才拍拍结构图,说道:“先生们,最核心最关键的部分已经被你们知道了,希望你们能保守秘密。”

  当即小刀子冷笑一声:“保守?说出来会有人信吗?”远处电台突然发出一阵接收到信息的声音,大家的视线一下转移了过去,没多久阮灵快步走了进来,面色微变,拿着一张字条递给了赵半括:“军部回电。”

  赵半括接过一看,字条上写的是:“日军已向你方集结,兵力多,原地固守,已命美军支援。”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Almy dipp:bst;nSu&er cete passion que vous avez, même si j’ai beaucoup de mal avec la danse Dis t’avais pas aussi un fils qui s’y était mis? Comment ça se passe? Il continue ou il a arrêté?

1楼:Priest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