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出发已经是七点来钟,往高的地方看,山坡和道路,全部被厚厚的雪盖成了白色,山顶和天空好像是平齐的,在阳光清冷的射下,反射出一种奇异的绚光。

  手搭凉棚眯着眼睛看,蓝天一片纯净,雪顶纯粹明亮,所有人都呆住了。

  过了很久,老J仰着头,感叹道:“差几米,竟然就是两个天地,太妙了!”

  土匪吐出一口白气,搓着手接话道:“J长官,这里好看是好看,就是上边一定更冷。”

  没有他们那么多欷歔,赵半括倒是心里庆幸,幸好让美国飞机空投了加厚军服,不然光是这种冷,就能让他们走不了道,更别提什么找飞机了。

  他是河南人,一向是四季分明的,这种大面积的雪山和自然景色,虽然也很新鲜,但还没到失态的地步,正要招呼大家继续走,军医却像没见过什么世面,突然抓起一把雪直接放到嘴里,正喊着老汉长这么大都没见过雪,又迅速皱眉吐了出来,叫道:“我操,这雪怎么又腥又咸的?”

  土匪他们哈哈笑了起来,王思耄就说:“你个老草包肯定是想肉想疯了,连雪都能吃出荤来。”

  “四眼你就放屁吧。”军医又抓了一把雪,直接端过去,嚷嚷道:“的确是咸的,不信你尝尝。”

  王思耄马上就伸手推开了,其他人也都笑笑地看着,算是苦中乐看看戏。只有小刀子一言不发地走过去,在军医抓雪的地方挖了把,放在鼻子下闻了闻,跟着脸色就变了,立即踢了起来。

  赵半括也意识到了不对,走了过去,很快就看见,刀子踢开的地下,露出了一截胳膊。

  那只胳膊被冻成了硬块,青色的皮肤上淌着血,血肉暴了出来,外头冻着几片撕烂的黄色衣服。王思耄跟上来一看,皱起了眉头道:“看来又是日本人。”赵半括点点头,挥手招呼其他人一起扒雪

  这里靠近雪山的冷暖分界线,雪还不算太深,一帮人顺着那截胳膊,一会儿就扒出了一具尸体,果然是一个鬼子兵。

  事情一下变得奇怪起来,照刚才的痕迹推测,日本人的进度比他们快比了多少,但从鬼子尸体的冰冻程度看,感觉死了有七八天,而且军医还扒出了另外一条大腿,可见死了不止一个。赵半括王思耄对了个眼色,命令道:“继续挖。”

  几个人继续扒拉,最后一共挖出了七具尸体。这些鬼子兵的尸体都非常奇怪,保持着死前的状态和样子,裸露在外的皮肤有一些菌一样的尸斑,还有很多腐烂的痕迹,但又不像是死了以后整体烂的那种。

  鬼子兵怎么会死在这里?

  尸体身上除了军服外,该有的军衔和武器什么的都没有,根本没法猜出他们的来历。没办法,赵半括对军医打了个眼色,军医就蹲下检查起来。

  忙活一阵后,军医摇着头站起:“死鬼子身上有些伤口烂了,而且是从里到外烂的。”

  赵半括就问道:“怎么会这样?”

  军医想了想,说道:“能是慢性病,这里的气候,还有吃的食物或者喝的水,都可能是源头。”

  土匪后退了一步,嫌弃地说道:“难道是瘟疫?会不会传染?”

  军医白了他一眼,说道:“不懂别他娘乱说,大冷天的闹什么瘟疫?”

  赵半括就问道:“老J,你对这事有什么看法?”

  老J正看着尸体沉思着,好像还没理出头绪,没直接回答,停好一阵才慢慢说道:“对不起,我只清楚物理学,医学上的事,不懂。”

  王思耄走上来,建议道:“队长,日本人死不死的,跟咱们没关系,这帮鬼子可能是那军营里的,都死在了这里,至于怎么死的,咱们没必要考虑。”

  赵半括默默地点点头,心中却有种预感,鬼子的死,一定没那么简单。

  接下来的路,因为满山都是厚厚的雪,唯一能确定的,只有老J勘察出来的方向。道路积雪让他们的行军速度慢了下来,爬了半天,只走过了一个小山头,雪山顶看着还是很远。

  随着高度的提升,脚下的积雪变得又硬又滑,脚下很不着力,走到后来,小刀子就让大家用刀把军靴底子砍糙些,情况才好了一点。

  大家一步三挪地走着,一直到傍晚,才算爬到了雪山半山腰,赵半括偶然间回头看,脚下的那些树林,全成了灰暗的枯黄色,完全看不见细节,对比着白色的雪顶,突然种寂寥的感觉。

  过了半山腰再往上,山势和道路越来越复杂,雪坡上布满了怪模怪样的石头,军医紧张起来,一路挨着刀子,大家也谨慎地往前。

  冻了千万年的冰雪,沿着巨大的山石一路往下,有的悬在半空,有的跟其他石头裹在了一起,抱成了怪兽的形状,有的乍一看有点像山魈。可能是这里的石头能吸纳温度,本来单调的雪和冰在这里鲜活得要命,白的雪裹着黑的粗石,亮的冰映衬着杂色的形成了一种古怪的景色。

  一直走到天黑,赵半括感觉要走出这片巨石区域有点困难,就先停下来休整,然后吩咐小刀子勘察一下,看看有没有能休息的地方。这三片区域的冰雪虽然还不算多,但感觉阴冷得很,就算睡袋也肯定扛不住

  小刀子很快消失在一片山石后,赵半括喘了口气坐下来,其他人都松懈下来,纷纷啃起了干粮。赵半括看见他们放在地上的枪想起美国人的武器虽然很棒,但他还从没在这么寒冷的环境里用也不知道枪栓和枪油能不能顶住。

  想着就拿出枪验了一下,倒没发现什么问题,但还是有些不放心,就走到一边想开两枪,看看枪机的供弹机能。

  刚走到一边把枪举起来,一个三连发的冲锋枪声突突然从山体右边响了起来,四周马上就鸣成了一片。赵半括以为是其他人先他一步试枪,就回头骂道:“谁这么不长眼,没看到我在这里?”

  一骂完,就感觉不对,因为他看到五把枪都在地上放着,五个人完全没有一个是放枪的动作。

  愣了一下,赵半括立即明白了,马上大叫快找掩护,自己往一边的石头跑了过去。刚趴下,头顶斜上方又传来一阵连续的冲锋枪射击声。这次他听得很清楚,这阵枪响竟然是他们拿的汤普森冲锋枪的射击声。

  其他五个人也快速靠在了几块巨石后边,目光都往上看,但看样子因为巨石压顶,他们什么也没见到。

  两阵枪响过后,好一阵没动静,也不知道是不是小刀子弄的。难道他出了什么意外?赵半括焦躁起来,忍不住示意给他打掩护,自己往枪响的位置摸了过去。

  右边是小刀子刚才消失的地方,有几块大石头,移过去往石头坡上一看,立即看到小刀子趴在高处的石头上一动不动,枪口冲着前头。

  招呼了一下,赵半括也爬了过去,一接近就看到刀子的枪口对面的一块雪坡,瞬时赵半括也把枪口对了过去,等了一下却没看到那里有什么人或者动物,就奇怪地问怎么回事。

  小刀子专注地看着对面,低声道:“那里有几个鬼子,从上边下来,跟我打了照面,我先下手打了两梭子。”

  赵半括这才明白白,就问三个鬼子兵怎么这么软蛋,也不见有什么反击?

  小刀子解释道:“那些人,好像没带武器,都是空手。”

  说话的空当,其他人也爬了上来,在小刀子身边建立起一道线。土匪听到有鬼子,马上把轻机枪架起来,趴着说道:“赶紧的,停着干吗,甭跟丫客气,直接灭了就算。”说完扣动扳机,高速连射的子弹瞬间就把对面打出一片雪花。但这阵子弹扫过去了,雪坡里还是没有动静,赵半括就示意阮灵用日语喊话,他和小刀、土匪包抄了过去。

  三个人很快就围到了雪坡前,阮灵喊话的这一阵,没有得到一点回应。赵半括心说不等了,大吼了一声,三个人把枪口对到雪坡里,小刀子砰地打了一枪,意料中的惨叫声没有出现,等他们伸头去看时,却发现里头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小刀子愣了愣,就皱着眉头说道:“见鬼,刚才那三个鬼子到了这里,怎么没了?”

  赵半括当然相信小刀子的话,但这里没人也是事实,他站起身前后左右看了看,发现往左边走远点是悬崖,而右边是滑得站不住脚的斜坡。想了想他翻过雪坡往下看去,马上就发现,十多米深地方有一块突起的冰川,那里好像有三个黑点。

  赵半括拿出望远镜看了看,确定了那是趴着的三个人影,一动不动感觉像是死了。他马上招呼土匪他们过来,又趁这空当,观察到了人影手上确实没有武器,心中不由得有点奇怪,这样的小鬼子他还没见过。

  军医拿过望远镜也看了看,一下就嘿嘿笑了,说道:“队长,那三个短命鬼看样子是摔死了,也不用浪费子弹了。”

  赵半括点头,这边土匪说道:“他们身上好像没枪,会不会是逃兵?”

  王思耄就摇头,说道:“都到这里了,有什么可逃的?我看他们好像连干粮都没带,不像是要逃跑的样子。不过也不像是出来站岗的。”

  赵半括心里也感觉奇怪,这里离飞机应该不远了,好不容易碰到活的日本人,却又摔死了,未免有些可惜。他挥了挥手,就就命令大家往下走走看,鬼子身上可能有线索。

  上山容易下山难,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这会儿是先下一段山路,然后再从另外一个山坡往上走,才能更安全地抵达冰川。路太滑了,这段下坡路是真正的要命,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大家几乎是屁股着地拿匕首扎着一点点蹭下去内,中间阮灵就差点滑倒,还是赵半括早先拿绳子绑在她腰上一直拉着,才算没出大事。

  一刻钟后,他们到了尸体跟前,一看之下,赵半括才觉出了这人到底有多古怪。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