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半括顿时头皮一炸,心里震惊得要命,难道他们紧赶慢赶还是被鬼子抢了先?

  他下意识看向老J,老J却好像并不惊讶,他心里疑惑起来,忍住震惊往前边走边看。满地散碎的东西都不算大,但能看出是一些金属物质,土著人已经走光了,这里是日本人的地盘,这些金属物质肯定是飞机被鬼子拆了遗留下来的。

  赵半括越走想法越坚定——鬼子也在找飞机上的东西,来到这后看到没有,就直接用了最野蛮也最省心的手段。

  本来他的目的地是这里,而目的物却被破坏成了这样,他想起参谋长对他的殷切期望,想起十万部队在后牵制,而自己却一无所得,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只能让队员在四周稍微搜索,再看接下来该怎么办。

  再要扭头去问老J的意见,他却蹲在了零碎最多的一块地上,从背包里往外掏一些奇怪的东西。

  这老外在干吗?赵半括低沉地走过去,那些被放到地上的东西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这时候出现是什么意思,就问道:“你在做什么?”

  老J摆弄着一件类似金属望远镜的东西,头也不抬地道:“测量。”

  赵半括四处看了看,远一些的地方,是连绵不断极其高大的雪山,没发现有什么需要测量的东西。他又把疑惑说了说,老J腾地直起身子,认真地说道:“赵队长,你的目的是带我来这里,你做到了,很好。现在,请让我把工作做完,然后再回答你,好吗?”

  面对他这样的辞令,赵半括一下没了话,只能先把队员召集起来,让他们戒备着,由着老J拿那些古怪的仪器忙活,在四周散成一个小型的防御阵地。

  一帮队员一边戒备一边看着,老J一会儿摆弄那个类似望远镜的东西,一会儿捡起一些黑黑的碎片观察,又蹲在飞机坠落时撞出的坑边看了很久,接着在本子上记着什么,搞得大家都很奇怪,只有王思耄露出了沉思的神色。

  正在百无聊赖中,赵半括掏出根烟点上,抽了没两口,刚才在周边搜索的土匪打了个响指,说道:“队长,来一下。”

  什么情况?赵半括疑惑地看着,土匪又伸手勾了勾,他才走过去。土匪就站在飞机留下的凹坑边上,递给他一个东西,说道:“这玩意儿是不是咱们弟兄的东西?”

  赵半括拿过来一看,是一个空弹夹,他心里一动,土匪就看着他道:“是不是你们以前扔下的?”

  赵半括默默点了点头,想到了当时的情景,那时候没有发生枪战,肯定是谁留下的,难道是长毛去飞机里搜东西替换掉的?心里顿时有点堵。他回头看了看军医和小刀子,把空弹夹放进了衣兜里,说道:“别乱讲,走吧。”

  土匪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拿出根烟借过赵半括的烟,点上抽了起来。

  两个人闷头抽着,一根烟马上烧完了,就听老J远远地叫道:“赵,过来一下。”

  难道这老外有什么发现?赵半括一边想一边掸掸身上的土,走了过去。迎面老J就指着远处的一座雪山道:“那是什么地方?”

  拿出地图看了看,在这个位置虽然有几个山川的标志,但没有任何注释,赵半括就摇摇头,说道:“没有名字。”

  老J顿时笑了一下,拍手站了起来,说道:“到不知道名字的人家做客,真是不太礼貌。我们就叫它蒲公英山吧。”

  还没等赵半括想明白,老J指着雪山又说道:“赵,我们去那里。”

  顺着手势看过去,他指的位置竟然是十几公里外那几座海拔奇高的白色雪山,老J拍着他的肩膀道:“你们第一次过来,看到的飞机,是什么样子?”

  赵半括回忆了一下,那时候看到的飞机,只有一个前驾驶机。也就是说,只有一个大大的飞机头。

  老J又问道:“那么我想问,飞机的另一半在哪里?”

  赵半括一下被问住了,心中忽然有点怪怪的感觉,下意识反问“你是什么意思?”

  老J转回视线看向脚下的飞机痕迹,继续说道:“我们要找的飞机,是德国军部开发的重型运输机,它的装载最大机能在后半部分,头部只是它的驾驶机构。你们没有见过,不知道它的结构也是可以理解的。”

  赵半括隐约有点明白了,问道:“其实我们要找的东西在另一半飞机上?”刚说完,他像是琢磨过来了,猛地看向那座“蒲公英山”。

  老J点点头,说道:“是的。我刚才根据飞机头留下的痕迹,还有附近的环境,再加上飞机坠毁那段时间的天气,综合分析了这架飞机的落点,另一半应该就在中间那座蒲公英山上。”

  顿了顿,老J继续说道:“当然,我也只是推测出一个大致的向方,具体的还需要再找。这里已经被日本人光顾,我想,他们肯定也知道了飞机还有另外一半,他们也会寻找。我们要抢在前面找到飞机上的东西,所以,赵,我们的任务还没结束。”

  听到这里,赵半括再也压不住了,抛出想了很长时间的问题:“老J先生,我们到底要找什么?”

  老J一愣,想了想后突然说出了一个词,赵半括跟着也是一愣,因为他觉得这外国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接着猛地一下就就想,在那个地雷阵里,长毛说的好像也是这个?

  他立即觉得不可思议,长毛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他那时就已经道了飞机上运的是什么?但这又不太不可能,长毛虽然属于另外一个集团,但绝对不会知道这种程度的机密,他也许只是在故弄玄,试探一下自己。

  很快赵半括又强迫自己回到现实,长毛已经死了,他为什么知道这个词语,水远都是个谜了。

  老J看赵半括发愣,就笑了笑道:“赵队长,你不必想那是什么,它只是一个代号,具体的还要找到飞机才会明白。现在你需要做的是,重新划定行军路线,然后解释给队员们听。具体的分寸,你自己把握。”

  赵半括郁闷地看了老J一眼,心里暗骂老狐狸,然后走回去把大家召集到一起,直接下了要转移目的地的命令。除了军医脸上露了失望的表情,其他人没有什么怨言,美国佬一向就事论事,东西没找着,事情肯定没完。

  走出坠毁地。围围的蒲公英还在摇摆着,穿过村子,那里已经完全破败,找不到任何囫囵的东西。

  赵半括心中暗叹,更加体会到了战争的残酷。回到现实问题中,老J把目的地定得既看得见又好像马上摸得着,但真要到蒲公英山的话,还隔着整整一片原始丛林。

  胡康河谷,被称为野人山,这个称谓其实只能算是统称。在他们的军用地图上,真正的野人山,并不是单指胡康河谷,还包括了胡康河谷的东边,一大片从北到南分布的海拔几千米的连绵山峰,那里,才是真正的野人山。

  那些山一年到头都是积雪,环境恶劣得要命。远征军第一次大溃败的时候,大部分的部队从两座山的中间山谷走,就已经折掉不少人。这次老J指的方向,就是冲着那些雪山去的,那就更够戗。

  走了没多远王思耄就收到了军部的命令,强调按照老J的指示继续寻找。这让赵半括觉得更是烦躁,他甚至联想到,德国飞机的坠毀,八成跟这几座高到云里的山脱不了关系。真是那样的话,这么一大片山上找半架飞机尾巴,难度可就不是一点半点了,他就发报询问,能不能让美国飞机帮着一块儿找。

  王思耄也觉得援助很重要,很快就把询问发了回去,但是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回复。

  本来应该随时赶来的毛子空援,却没有如约出现。无奈之下,他们继续前行。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