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半括心底忽然腾起愤恨,但任务是他自己接的,这时候显然不可撒手不管,定了一下,决定帮不帮的先不急着发表意见,把廖国仁的那种深沉先用上,问问情况再说。

  他把上士拉到一边交流了一下。原来他们现在待的这片区域里,大型的中日攻防战争已经打完,驻印远征军大部分集结到了胡康河谷中段,也就是孟关和瓦鲁班中间的南北面。那里有鬼子重兵把守,想把远征军牵制住,好给增援部队腾出准备时间。

  新三十八师和二十二师的先头部队把大的鬼子营地都消灭完了,他们这些后到的增援部队,被军部抽调出一部分,用来清剿树林里残余的鬼子士兵,方便辎重部队进来。

  围剿残余的鬼子兵,听着容易,危险性却比大部队的攻防战还要大。因为大反攻一开始,鬼子就把赵半括们看到过的那种小型防御阵地散得满山都是。他们又狡猾又凶狠,虽然武器不占优势,但基本闷头躲在掩体里不露面,甚至还有的把掩体扎在了树上,吃喝拉撒都不带挪窝的,看到远征军出现就抽冷子放枪,让早先参加围剿的远征军部队吃了不少暗亏。

  后来军部就想出了对付的办法,用扇形搜索过去,找到一个鬼子掩体就打掉一个。这种办法虽然可以以多胜少,但比大部队打拉锯战还要难。照上士的说法,这么你来我往干下来,才一个多月,他们百来个人的小连队,最后只剩下他们五个。

  赵半括欷歔不已,马上问既然有五个人,为什么现在只看到三个,为什么不回去找支援?

  上士舔了舔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他们迷路了,指北针在战斗的时候撞坏了,吃的东西和弹药都快没了,他们五个人摸索着到这里,忽然发现了两个鬼子掩体,就想着干掉这帮小鬼子,弄点给养之类的再找路出去。没想到刚一交手就被藏在树上的鬼子兵发现,一通步枪干过来,五个人躺下了俩。

  听到这里,赵半括就想骂娘了,他质问上士,既然知道树上可能有敌人,早干吗去了?怎么不先侦察然后再部署?你们他娘的怎训练的?

  上士立即叫起了屈,说长官你看我们还有人样吗?力气和子弹都被这林子耗光了,再说发现的那俩鬼子掩体满打满算也就三个没侦察过,是那掩体里的三个鬼子连着两天都没挪窝。

  又说他们也是最后实在熬不动了,才决定攻击的。谁也没想到鬼子兵比他们还能挺,都在地下活动两天了,树上的鬼子居没开枪。后来直到他们开火攻击,树上的鬼子才露面,直接干掉了两个个弟兄。他们吃了大亏,只好退回来。

  赵半括静下心想了想,心里慢慢有了计较。这里离鬼子的防御还有段距离,那几个掩体里的鬼子,应该是被大部队剩在这里坚守的,不然,以上士他们刚才那种脆弱的攻击,只要多几个人鬼子哪里还会把他们放掉。再反过来想,那帮掩体里的鬼子,被上士他们折腾一通,不一定还傻待,如果转移了的话,对他来说倒是个好事。

  他可以让小刀子去探察一下,如果没见到人,就把这事敷衍过去,也不算折面子;如果真找到几个鬼子,也不怕什么,加上树上的一共也才四个,以他们这些人的身手和武器装备,干掉他们跟玩儿一样。

  赵半括回身,把情况简单跟队员们说了说,一边说一边观察他们的表情。土匪和老吊一听说鬼子才四个,都是眼睛一亮,小刀子板着脸掏出了匕首,军医和王思耄一个苦着脸一个不动声色。看来老草包是肯定不想惹事的。

  老J和阮灵的面色不用看,肯定是不支持的,但赵半括心里已经有了底,也就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了。

  如果他同意去囤歼日本人,现在的队员里,最少有一半人支持,这就好办了。老J和阮灵同不同意的,问题不大,反正在这个林子里,老J得听他的。阮灵如果真想阻止的话,他只需要学学廖仁,态度强硬点就成了。

  想到这里,他就直接说道:“刀子,你先过去看看,确定一下鬼子的人数。记住,不要暴露自己。”

  小刀子二话不说,蹬着一棵树就蹿了上去,消失在树冠里。上士一惊,赞叹道:“这兄弟真行,刚才我们要是有这本事,鬼子哨兵哪还能打到我们,提前就把他干了。”

  赵半括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别急,大家原地戒备休息有什么事等刀子回来再说。”

  一下子也没人说什么,都原地休息起来。很快老J走到赵半括身边,赵半括却不看他,和上士不停地讨论着掩体。老J站了一会儿,就叹了口气,走了回去。

  赵半括心里明白老J想说什么,但他已经决定了。任务是重要,但眼下的小意外,也是个机会。处理得好,绝对对他的地位提高有帮助。自从接下任务以来,他一直不太自信,很大一方面就是因为他资历太浅,必须搞点有力度的东西出来,不然没法服众。

  刀子的动作很快,一袋烟的工夫不到,就从树上窜了回来。大家围上去,他说了两句话:“鬼子挪窝了,往后撤了十多多米,树上那个没动。干不干?”

  十个人的眼睛又都盯在了赵半括脸上,这次,他没有再犹豫,直接说道:“干!”

  老J立刻叫了起来:“赵,你不能这样。”

  赵半括硬着心肠摆摆手道:“这事没商量,军医跟阮灵在队后戒备,其他人跟我来。”

  说完,把冲锋枪子弹匀给了上士,土匪也豪爽地把自己的手雷和子弹分别给了另外两个弟兄,小刀子没有说话,掏了一把子弹重重地放到了赵半括手上,转身往前摸了过去。

  赵半括心里一动,看着刀子的背影,手一挥,几个人跟了上去。老J跟在军医和阮灵的身边,落在队尾。赵半括也不管他。

  在小刀子的指引下,远远地就看到,他们身前二十多米外的一棵高树上,有一堆很不显眼的绿色物体,远看看不出什么,赵半括跟小刀子一起,爬到了树上,用望远镜观察,立刻把鬼子看了个仔细。

  那团绿色确实是个横窝在几根树权上的鬼子,几乎被掩盖的树叶包全了,光凭眼睛很难发现。赵半括慢慢调着焦距,发现那鬼子在那里一动不动,这么安静的情况下,如果不是绝顶的狙击高手,那就是有别的原因让他是这样的状态。

  他从树上溜下去,把大家聚集到一起,小刀子也把剩下那四个鬼子的大致位置说出来,赵半括把队员分成三组,一组是小刀子和他,另外两组让土匪、王思耄负责,分别带着两个人,从两个方向包抄那两个鬼子掩体。商量好以鸟叫为号后,就兵分三路,往四周散去

  赵半括和小刀子又爬到了树上,慢慢往前挪着,汤普森冲锋枪的有效杀伤距离是两百米,在步枪的射程对比下虽然不怎么远,但按眼前鬼子离他们的距离算绝对是足够了。所以赵半括没离那鬼子太近,差个二十米就停了下来,和刀子分别找了一个位置,把枪的射界定在几棵树的空隙里,然后矮下身子,等待其他人的信号。

  刚蹲下没一会儿,远处传来两阵鸟鸣,赵半括对小刀子点了点头,轻轻说了声“打”,两个人同时扣动了扳机。

  火舌立刻密集地往他们早就瞄好的位置冲了出去,子弹的嗒嗒声撕裂了宁静,几乎在同一秒,远处也响起一阵冲锋枪的开火声。

  弹夹里的三十发子弹一点不剩全打到了远处的树上,那里马上是木屑乱飞,两梭子弹干过去,树枝都被打断了几根,窝在树上鬼子却没有一点动静。

  小刀子打完一梭子弹,也不换弹夹,一看树窝里没动静,直接掏出一颗手榴弹,拉开火环,在手里停了两秒凭空扔了过去。赵半括看着那黑疙瘩旋到鬼子待的树干那里爆开,气浪和碎弹片顿时把树干炸断了。

  一团人形的东西,立即裹着一堆火光和树枝碎屑从树上翻落下来。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Jeg er normalt heller ikke fan af shorts, og slet ikke med stbru¸mpeÃkser under, men alligevel iførte jeg mig lige den kombi i sidste uge

1楼:Sonny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