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五月,野人山就开始没完没了地下雨,一直到十月才算完事。

  现在这个时机进山,比第一次的时候强太多了。二月份野人山正旱着,虽然天气还冷,但没有什么大的雨,经过快四个月的休息,森林环境已经变了样,湿闷完全被干冷的气候取代。,

  草地,树林,不像以前那样整天直不起腰颓得要命,草是疯长的,树叶绿得很舒服,本来到处都有的小泥沼已经不怎么能见到,空气里混了森林该有的植物味道。

  最早一段路,二十二师的辎重连还跟着,一天以后,到了深一点的地方,小分队的路线就慢慢偏离了大部队,第二天下午,就彻底脱离了二十二师,开始了独自行军。

  赵半括重新归置了队伍,自己走在了前边,阮灵就让她走在中间。老J自告奋勇充当侧翼,其他人分别在队中和队尾照应,八个人呈一个小小的防御队形往前行进。

  小刀子还是冲在最前头,他的探路能力没有因为身体受过伤而减弱,反倒更精准和谨慎。不时从树上传下警告的鸟鸣,靠他的警示,一帮人很顺利地走了一整天,都没遇到什么大的危险。

  路上满是战争过后的痕迹,断树,乱草,废墟,随处都是。他们走的路线虽然是早就测算好的,但两天下来,还是不停地遇到扎在野人山的小型防御阵地。那里没有什么大的军营设施,只是一些小得不能再小的掩体。三两个一堆,用木头或者泥土堆积出来,里头只能装下一两个人,鬼子们用这个来阻挡进攻,效果可想而知。

  每次看到一个这样的地方,赵半括都要被震撼一次,感觉很复杂。有喜悦,也有害怕和侥幸。看到那些腐烂的满身蛆虫的鬼子尸体,心中感慨,他们放着自己国家不待,大老远跑来送命,最后还落了个侵略者的千古骂名,实在是不值。

  这种地方,他们会放火烧了那些尸体,倒不是可怜他们,为了防止瘟疫。后续部队很可能也从这里过,既然遇到了,也算顺手为抗战做点贡献。大的战争他们没份参与,这种小事,还是以做一做的。

  就这么烧烧走走,两天过去了,看看地图,他们已经慢慢接近了第一次任务时的毒树林。有了上次中招的经验,他们都配了厚厚的防护手套。赵半括还跟阮灵一起把路线限制在那片树林边缘,军医也提前采了不少解毒的药草带上。准备工作做好了,他们行军也变得相对安全,两天后,那片差点让他们集体挂掉的老林子就被他们绕了过去。

  到了这个时候,军医的情绪才算是好了一些。这老头自从进来后,几乎没个好脸,赵半括知道他心里有想法,也就一直没答理,现在走到了第五天,队伍没有遇到什么大事,自然就慢慢让他没那么抗拒了。

  其他人的表现也都很不错,装备保障上的完善让他们感觉这次征途轻松得要命,几天下来,土匪和老吊已经能熟练地配合小刀子的鸟鸣做警戒工作了。

  赵半括很欣慰,但他也明白,这种平静只是暂时的,这里没事,只是因为被远征军大部队扫荡过,再走两天,挨近孟关和瓦鲁班中间那条鬼子防线以后,他们的安宁日子就到头了。

  下午时分,天色不像以前那样压到人的胸口上,光线变成了奇怪的亮色,赵半括用指北针测量着方位,一只手摊开地图测算着距离。阮灵给他的地图很好,标注的那些鬼子驻防地都被他们绕了过去,早先碰到的那些小的防御阵地,都是不在编的。

  从地图上赵半括看到,再走个一天半,就要接近那条防御线,到了那里,等待他们的才是这场缅甸大反攻的真实面貌。

  “嗒嗒嗒!”三声枪响从不远处突然传了过来,一帮人震了一下,立刻都把枪端了起来。赵半括迅速收起地图,对两边的队员挥手,示意他们戒备,他一矮身子往前边挪了过去。

  赵半括一边慢挪,一边用鸟鸣给小刀子发信息,想问问是什么情况。小刀子一直都在树上,前头发生了什么他应该很清楚,但古怪的是,赵半括连着叫了两遍,树上却没传回任何声音,他心里忽然升起了一阵担心。

  他对小刀子的身手是完全相信的,但在野人山走了一回的他,也相信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发生,更何况他们已经接近了鬼子防线。

  赵半括也不往前走了,慢慢靠着一棵大树,竖起耳朵听动静,身后负责掩护的队员也跟了过来,土匪端着勃朗宁轻机枪问道:“队长,什么情况,是不是有鬼子?”

  赵半括听土匪话里浓浓的想干一架的味道,就回头骂道:“闭嘴,给我小心隐蔽。”

  上匪撇了撇嘴缩回头,赵半括又往前边看去,远处的大树们又粗又直,周围全是疯长的草,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什么。没过多久,另外一个地方又响起一阵连贯的枪响,这次他听得非常清楚,那是汤普森冲锋枪的声音。

  枪响过后,树林一阵摇晃,然后又静了下来。赵半括有点疑惑,如果那是自己人,为什么会不露头地放空枪?

  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头顶上突然传来小刀子的声音:“队长,像是自己人,我也打两枪试试。”

  知道小刀子没事,赵半括心里一松,立即又摇头道:“不用,你太高,容易暴露,让我来。”

  他把冲锋枪端起来,冲刚才飘动的树林扫了一个三连发。刚扫完,枪管上白烟还没散,就听到那里传来一阵叫骂:“操,自己人,别他娘开枪。”

  随着叫喊声,赵半括看到离他二十多米远的树干后,冒出了三个又黑又圆的脑袋。他一看到就笑了,那是美军的M1钢盔,应该真是自己人了

  小刀子这时也从树上喊过去:“你们是哪个部分的?”

  “二十二师的三六八团尖兵连。”远处的人回道,跟着树林中骚动,三个人说着话跑了过来。

  一跑到跟前,一个挂着上士军衔的远征军就说道:“怎么回事,你们不知道咱部队里的口令吗?妈的,浪费了我三发子弹。”

  赵半括他们才明白刚才的连环枪声是怎么回事,一下子有些不好意思。他们以前听辎重连的士兵说过,在野人山里遇到人,最好开个三连发来确定对方的身份,因为鬼子兵都是三八大盖,没有他们这种连发的武器,可以很容易区分出是不是自己人。不过他们任务不是打仗,这一路也没碰到同路的远征军,就把这茬儿给忘了,现在一提,才回过味来。

  其他人都围了过来,小刀子从树上跳下,一把抓住那个上士的胳膊道:“你们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这三个弟兄的形象几乎可以用乞丐来形容。军服上是黑一片灰一片的汙泥水渍,像地图一样,头盔居然裂了很多个大大小小的口子,还有一个弟兄的头盔甚至只剩下一半,像葫芦瓢一样倒扣着,打了几个眼,用绳子穿在上面,扎在脖子下边。

  裤子几乎成了麻条,军靴还在,但脚指头都露了出来,绑腿变成了裹伤口的绷带,扎在胳膊或者胸上,脸上黑红的血一道一道。军医吓了一跳,直接走过去把他们摁倒在地,挨个检查了一通,结果发现那血都不是他们自己的。

  跟他们一比,赵半括这帮人简直就像回娘家的小媳妇一样干净,反倒觉得自己很拿不出手。赵半括觉得很不好意思,就招呼军医给他们好好看看伤,自己把带的军粮拿了出来,递到了他们手上。

  但是这三个人却不接粮食,反而看着赵半括手里的枪愣了半天,后来上士开口道:“长官,能不能帮个忙,前边有一个鬼子的掩体工事,我们哥儿几个打了两天,半个班打得剩下三个,还没把它干掉。我们的子弹已经基本打完了,再不把这个钉子拔了,后续部队过来,肯定会吃大亏。”

  没等赵半括表态,土匪跑过来,说道:“自个儿弟兄,客气个屁,想要什么直接说,这事儿你们放心,等你们吃完,老子就帮你们把那些鬼子都干了。”

  老吊也叫了起来,嚷嚷着要去,赵半括心里也有些激动,想着要答应,但被一边的老J摁住,说了句:“赵队长,咱们,可不是来打仗的。”

  赵半括抬头,看见老J眉头紧紧地皱着,一下答应的话就说不出口了。他看其他队员,军医忙活着治伤,完全没有激动的样子,王思耄看不出什么情绪,扭头看着另外一边。小刀子一甩手,说不是打仗咱们干吗来了!能打为什么不打?!

  阮灵却是唯一一个和他对视的人,这让他微微一愣,立即移开视线。他说不上来阮灵那是期待还是警告,他不敢肯定。

  他立即就明白自己遇到坎儿了,按军人的血性来说,这事应该二话不说操起枪就上,但老J的提醒不是没有道理,参谋长曾经的告诫也从脑子里冒出来,任务第一,其他为次,什么事都不能凌驾在任务上。

  时间大家都停住了,那三个远征军一下都把目光钉到他身上,十个人二十只眼睛,让他感到了一种很深沉的压力。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