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半括被那句十万兄弟同行说得浑身一热,猛地抬起头,问道:“你说的是真的?”

  参谋长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往一边走了几步,从地上捡起一根短树枝,在地上画了一通,然后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那块软土地上被画出一幅地图一样的东西。

  参谋长拿着树枝,一边在那幅图上添加着圈圈道道,一边问他“知道这是哪里吗?”

  赵半括看着那块痕迹,心里不由自主涌出一阵感慨,这地方他太熟悉了,他在那里生死无常地度过了二十多天。他点头道:“那是野人山。”

  “对。”参谋长在那块地图上又点了几个点,继续说道:“这些,是一部位你们搜集回来的鬼子十八师团的驻扎位置,半括,这个对咱们远征军说,非常的重要!你懂吗?”

  赵半括怎么会不懂,不然他一路在地图上专门标注又是为什么。不过出乎意料的是那些日军驻扎点越点越多,看来日军在野人山的军事部署基本都被掌控了,但他记得他们观察到的日军驻扎地可没这么多,那多出来的又是怎么回事?

  他知道那些地点的来路绝对是军事机密,所以没敢张嘴问,只能看着参谋长很认真地在地上完善着野人山地图,看着看着就觉得不对劲,这位长官为什么要给他看这个?

  一时间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继续站着还是闭着眼睛不看?参谋长却很不在意的模样,画了一通然后用树枝点着地图的左上,说道:“这里,是咱们现在的位置,印度阿萨姆邦。”说着移一下树枝,在另外一个圆圈上点了一下,继续道:“这里是于邦。半括,这个月底,咱们的新一军,就会从这里,从缅甸野人山南面区域进入,开始彻底的大反攻。”

  从野人山反攻?这行得通?赵半括有点不敢相信,倒不是怀疑真假,而是他完全没想到高层会这么决定这场战争的走向。野人山的亏,远征军已经吃过;这次还这么弄,倒是为了什么?

  参谋长看赵半括发愣,笑了笑道:“现在的远征军,装备和养都是世界一流,老乔也说过,中国人,是最吃苦耐劳的民族。因为把大自然的力量想得太简单才折了。不过,咱们绝对不会再步他的后尘。老乔在这点上做得非常好,他给了咱们最好的装备,再加上那些新的军事思想训练,现在的新一军,已经算是世界最优秀的士兵。”

  他顿了顿,语气郑重起来:“因为你们弄出来的这些日军驻地资料,军部也更有信心,日本人既然敢放心大胆地在野人山里驻军,他们一定想不到咱们这帮最早选择绕道野人山的远征军敢原路打回去。这在兵法上就叫做出其不意。远征军再进野人山,绝对不是问题!”

  这位参谋长的话很有道理,他说的老乔,也就是现在驻印军最高指挥官史迪威,确实在装备这种事上一点也不含糊。现在驻扎在印度的远征军,清一色的美军装备,从武力到穿戴,跟他们最早在缅甸时已经完全不一样。

  赵半括很清楚这种升级意味着什么,毕竟他在野人山里打的那几场胜仗,装备上没有优势是根本行不通的,这点他完全认同。

  参谋长看他点头,就继续说道:“这个月底,新三十八师会从于邦开拔,他们就是这次大反攻的先锋,先期攻击太白加,廖将军他们也会以新平洋为基地向达罗进攻,之后,几十万远征军将以犄角对夹之势,对缅甸和野人山的日军形成包围。这次人数和装备都十分精良,再加上随叫随到空军支援,一定能把鬼子彻底赶出缅甸,也让中国的东门口彻底清静。”

  这种军事上大的攻击调动演说,赵半括以前从来没听过,现在有一位高官跟他苦口婆心地说,还真让他心潮澎湃。这些话虽然还不上太详细,但已经是非常机密的作战内幕,所以他也知道,这时候他知道得越多,对于拒绝二进野人山越不利。

  但是,这种消息,他怎么能够拒绝?不论是他自己还是其他任何一个远征军士兵,打回国内,一雪野人山大溃败的耻辱,完全就是不需要多说一句的所有人的志向,是全部中国远征军兄弟的共同心声!

  参谋长好像也说得兴奋起来,把风纪扣一扯,对着山风仰起了头,停了一会儿说道:“半括,我说的十万兄弟与你同行,是真的!从一个大面来说,这一次大反攻的前期行动,其实都是为你的小分队进入野人山作掩护,你明白吗?”

  赵半括不敢相信地抬起头,参谋长叹了口气,接着道:“这次的任务非常重要。如果失败了,这次大反攻即使胜了,也是白胜!我这话你是不是觉得有点危言耸听,认为我在忽悠你?但如果你知道任务的目的,就知道一点也不夸张。孙立人将军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嫡系新三十八师作为第一梯队?因为他要给你们这帮弟兄最好的掩护!就在这个月底,孙将军会亲自指挥部队把野人山撕开一个口子,然后其他师团会在左右两翼用重兵吸引日军十八师团在野人山里的主力。到了那时,你们就可以趁乱扎进去。不然,以后就没机会了,因为时间已经不等人!日本人也许已经得到了那个东西,我们一定要找到它的位置,得不到也要毁它,不能让日本人把它带出去。它实在太重要,不然你以为孙将军会舍得把他的新三十八师弄到主战第一位吗?因为能担此重任,啃下块硬骨头的,只有经历过第一次远征大战的新三十八师才行!”

  赵半括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已经蒙了。参谋长的话,一层层地揭析原因,让他感受到了一种没法推脱的责任和压力。他完全没想到这次二进野人山的任务居然跟远征军的大反攻联系得这么紧密,十万兄弟的战斗,全都是为了他们这一小拨人?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但参谋长又是那么真诚和严肃。开玩笑,一个最高长官有什么要来逗你一个小尉官玩?

  他很为那些话感动,刚才建立起的拒绝防线开始崩塌。这时,参谋长又加了一句:“倭寇犯国,国家危难,我们的兄弟姐妹、父母亲友陷于危难,身为中国人,身为他们的儿子和兄弟,不为此鞠躬尽瘁,你我怎么有脸再当中国人?半括,你,好好想想。”

  参谋长的话已经说到了赵半括心里。日本人的暴行他见得太多了,国家危难也是事实,父亲给他的临行赠言也是尽忠不尽孝,但他知道自己做不到。这不是他自私,而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百行孝为先,一切都是为了亲恩而运,他不想白白送死,他不愿意让自己的老父亲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才是他不愿意承担这次野人山任务的最大心理阴影。死了什么都没了,活着,至少还有可能尽孝。

  但是小家组成国,国受难,家不存,这点道理,他明白,而松口后的艰难困苦,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承不承受得住,他只是个普通人,他怕失败。

  话说到这里,参谋长伸脚把地上的地图踢散,转过身子,往不远处的碉堡走了过去,走了几步,回过头道:“走吧,半括,我让你看一个东西,你看完后,再决定去还是不去,好吗?”

  赵半括还能说什么,面子,道理,这位长官已经都给足了,他再拒绝就太说不过去了。当然最主要的是,刚才参谋长讲的那些话,他已经全都听进心里了。咬咬牙,他跟了过去。

  回到了碉堡里,胖脸军官和美国军官他们都不在了,只剩下一挂着上校军衔的军官,抱着一个封得非常严实的大铁箱子等在那里。这直接让赵半括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他知道,箱子里,就是廖国仁和小刀子他们舍了命从野人山里带出来的,有关那个东西的资料。

  连那些美国军官都不见了,可见这些资料的保密级别有多高!想到这里,赵半括也感到了一丝小小的骄傲。

  那位上校转了密码锁,咔嗒一声后,才把箱子放到了桌子上,转身走了出去,把大门用力一关。电灯马上亮了,参谋长又站到了他面前,桌子上的箱子已经被打开。赵半括看到里面有一个奇怪的东西,还有几张文件。

  参谋长面色凝重,手指向箱子,用力道:“你先看,然后,咱们好好聊聊!”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Thank you for doing some expgectinr! It’s interesting to me that his parents had him tested for dyslexia, but never told him the results even while he struggled.. A compelling interview.

1楼:Latrice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