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半括惊呆了,张着嘴说不出话,那张脸,他不止一次在战前动员大会和训练场上见过,但这么近距离看到,还是第一次。

  他是刚上任不久的新三十八师参谋长!

  这位参谋长具体叫什么赵半括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这位长官在远征军部队里是绝对的大人物,大家私下里都传,进入缅甸最早的几场攻歼战和撤离时的路线都跟他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又因为他一直跟孙立人形影不离,所以大兵们都认为这位长官,在新三十八师乃至新一军里,是仅次于孙立人的二号人物,按老话说,那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进来后,参谋长在中间坐下,对在列的中外军官点了点头,然后视线停在了赵半括脸上。赵半括感觉这种场面十分尴尬,因为几乎所有人都看向自己,这种级别的官兵对面,他以前从没遇到过,相信别人也没有遇到过。以他老兵的阅历猜测,肯定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而最重要的是,自己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内心来说,赵半括第一反应的猜测如此悲观,是因为他看到那些美国军官,这给他的感觉非常不舒服。经历过野人山的冒险他对美国人和英国人都没什么好感。英国人的浑蛋所有人都知道国人虽然看起来很挺远征军,又给装备又给吃的,但他不觉得这:这国家的人是真心想帮他们。

  这里出现这么多美国军官,从大面上考虑,对他来说,绝对不是个好兆头。

  参谋长就这么盯着一直看了两分钟,坚毅的脸不怒自威,然后过来拍了拍赵半括的肩膀,开口道:“别紧张,先坐下。”,

  赵半括不敢不听,后退一步坐到了椅子上,参谋长看他坐好继续说道:“身体恢复得不错,年轻人。”

  看着参谋长分不出喜怒的脸,赵半括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说:“多谢长官关心。”

  参谋长又摆了摆手,微微一笑,又开口道:“我不喜欢拐弯抹角,年轻人,上次的野人山任务,虽然有一些伤亡,但你们做得很好,因此总部决定晋升你为上尉。我先恭喜你。”

  “长官!”赵半括大吃一惊,他本来是个中士,现在一下升到上尉,算起来连升了四级,甚至比廖国仁的军衔还高!这是什么待遇?赵半括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因为他很明白,军部不会无缘无故给你这么高的待遇,晋升只是一个甜头,福兮祸所倚,还不是他高兴的时候,之后肯定有什么事等他来挑。

  老兵油子赵半括很为自己的先知先觉郁闷,但身为军人的他,听到这种晋升命令后,不得不站起身,又立了一个定,大声说道:“感谢长官栽培。”

  参谋长又拍了拍他,笑着说道:“坐,这是你应得的。”说完话,突然话锋一转,笑容也收回了:“半括,我想你应该猜得出,这次找你来是为了什么。因为你们的努力,军部从上次的任务里得到了一些很重要的线索,而你们,又因为这些线索,从野人山里找回了-有用的东西。军部研究了那些东西,前些日子,得出了一个结{它证明了另外一件事,而现在,军部需要你重回野人山,执行更重要的任务。”

  赵半括脑子里嗡的一声,立刻想要回绝,重回野人山?笑话,跟让他去送死有什么区别?,

  她的第一想法自然是老子不去,但在这种环境下完全没敢表露出一点,官威和气场这些东西真不是虚的。参谋长继续说道:“你可能会怀疑为什么选你,其实这事并不复杂,通过上次的野人山之行,我们觉得你的综合素质非常好,你对野人山也熟悉,再加上对党国的忠诚,综合这几点,我们觉得你是重回野人山最合适的人选。”

  赵半括面无表情地听着,他只能用这种表情来表达自己的态。军队里,命令就是命令,说出来你就得无条件执行,但这种糊涂又操蛋的任务,他怎么可能想去?还不如跟着大部队一起反攻来得爽。

  还是那句话,那毕竟是正面战场,有真实的目的,而这位长官所说的二进野人山,目的又是什么?难道是那个他说了跟没说一样的东西?

  他没法回答,只好用沉默来应对,屋子里好一阵寂静,胖脸他们也不搭腔,好像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镇场。参谋长倒也不生气,又慢慢走回坐在椅子上,面色和善地看着他,好像在等他作决定。

  赵半括心里有些发憷,毕竟他从没经过这种规格的“高层谈话”,但他考虑了几秒,就在心里决定了自己的想法——死扛到底。她很清楚这么做的后果,但这时候已经无所谓了。

  四个月前的“野人山之旅”让他彻底感受到了死亡以外的一些东西,他想既然都是死,还不如被自己人枪毙,那滋味总好过在老林子里叫天叫地都不灵那么窝囊和憋屈。

  参谋长就坐在那里看着他,他身后的那一排徘中美军官也都直挺挺地站着,一时间屋子里的气氛古怪到了极点。十几道冷峻中带着急切的目光都盯在赵半括的脸上,每一道都像刀子一样。

  十分钟,二十分钟,赵半括忍着没动,参谋长又等了一会儿,道:“半括,你跟我来。”

  赵半括感到很奇怪,但他还是没开口,默默跟着来到了屋子外。他发现这里是个小山坡,汽车和军备物资几乎满地都是,品种虽然多,但堆放得还算乱中有序。

  两个人来到了稍微远点儿的一块草场上,赵半括看到,山下的公路上绵延着许多运送军事物资和士兵的卡车群,军绿色的大篷覆盖在上头,一辆接一辆延伸了很远,从高处看下去,非常的壮观。

  参谋长看着山下的运输车队,问道:“看出什么了吗?”

  赵半括有些心潮澎湃,听到这话,顺嘴就说道:“大反攻要始了。”

  参谋长呵呵一乐,笑道:“可别告诉小鬼子,这是咱们的军事机密。”

  对日大反攻是驻印远征军准备了一年多的事,现在已经到了最后阶段,这事在这里没人不知道,“打回老家去”,一度是驻印远征军共同的口号和心声。参谋长这么说,也是为了缓和气氛,赵半括自然也不会当真,就笑了笑道:“长官放心,这事,我保证烂在肚里。”

  参谋长看他笑了,话题又一转,问他道:“半括,你是哪里人?”

  赵半括没料到这人会问他这个,愣了下才回答道:“我?是河南人。”

  “河南人?”参谋长一听赵半括是河南人,好像很高兴,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道:“河南人,好!将公总统府警卫营,清一色都是河南兵。你们河南人,吃苦耐劳讲义气,在国军各个序列里,口碑很好。”

  赵半括完全没想到参谋长会这么夸河南人,一下子也有些意外,马上参谋长又说道:“半括,你是你们河南人的骄傲。我希望你能把这种骄傲延续下去。”

  “长官……”赵半括心里有些感动,虽然知道参谋长这么说是为了安抚他,但话里的情意却是实实在在的,他再不识好歹,也不能不认同这一点。但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不说话,有些问题,不是夸两句就可以解决的。

  参谋长看他还保持着沉默,就笑了笑,又转了个话题,说道:“你知道你们从野人山里带出什么了吗?”

  赵半括茫然地摇了摇头,他是真不知道,而且他现在也不想知道了。上次跟小刀子和军医分别以后,他已经想清楚了,主观上己完全不愿意再跟野人山的事有什么瓜葛。

  参谋长看他不说话,突然压低了声音又加了一句:“那东西,你想看吗?”

  赵半括心里一惊,那种淡然瞬间就崩溃,那种即将得知秘密的巨大诱惑让他险些就说出想看,但他立即就忍住了。

  这些日子来,那些为了任务丢掉性命的小分队成员时不时跑到他的梦里,任务的整个过程也让他夜夜噩梦一次又一次惊醒,他己经完全没法恢复到以前的状态,而现在参谋长这样旧事重提,一下让他心里充满了愤慨和排斥。

  他忍不住张嘴反问道:“我不想知道那是什么,可我想问一下,一个东西就那么重要?长官,小分队的那些人,你知道死得有多惨吗?可他们就那么死了,值不值得?生死到底是由谁说了算?你们这些长官,还是我们自己?”

  这话以他的身份来说,可算是大胆至极,赵半括说完就有些后悔,但奇怪的是参谋长并没有发怒,静静地听完,淡淡道:“值不值得?远征军十万进缅,现在剩下的人不到四万,你说,那些死了的远征军兄弟,值不值得?我说他们值得,但他们的亲人呢?他父母呢?也许会认为不值得!但从大面上来说,为国所死,怎么不值得?国家乃大,个人为小,一大一小里,生死何处?这种事不是你或者我能说通的。不过,你这个问题,我倒是可以告诉你答案,值得不值得,你看了那个东西就会知道!”

  听了这话,赵半括很吃惊,也很头疼。这种论调,他以前完全听过,国家和个人的关系,放在以前,根本就不是他一个小兵会考虑的事,现在突然有人给他翻过来倒过去地讲,新鲜之外,更多的是抓不住重点。

  矛盾中,参谋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慢慢往回走,一边走一边继续道:“半括,那个东西,如果落入日本人手里,后果不堪设想,它会直接影响到党国安危、几十万士兵,甚至国内四万万同胞的生命!你别忘了,这些人里面,还有你的父母,你难道想让惨剧发生?”

  赵半括不说话,参谋长停了停,换了缓和点的语气道:“你也看到了,远征军不同往日,大反攻已经开始,到时,十万大军,都将是你的掩护!”

  他又看着赵半括的眼睛,一字一句道:“而你,将是队长,你可以随便挑选队员,你可以决定有关任务的一切。装备,武器,你能想到不能想到的,都会是最好的。你这次不孤独,半括,因为你会有十万兄弟与你同行!”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