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半括直接吃了一惊,赶忙拉着阮灵、上尉绕到一边趴到树后,再抬头观察情况,立即发现,长毛和军曹也趴在不远处的一棵树后头。

  也不知道长毛的泥巴战术成没成功,铁车倒是停着没动,关键是人都好好的,赵半括心里踏实了些,正想怎么发信号告诉长毛自己到了,却看到长毛和军曹突然站起蹿了过来,几乎是同一时间,一阵扫射声又响了起来!

  树林里一下又是枝叶乱抖,木头渣滓不停地迸出来,近距离的扫射下,声音大得惊人。赵半括头埋得更深了,长毛在弹雨里蹿到他身边,照面就骂:“我日他先人的,泥巴老子是糊上了,啷个龟儿子居然有棍子!从里头捅开了!”

  赵半括刚想说什么,身边一棵树就直接被子弹削掉了一半,嘴里顿时溅进不少碎屑。这一次,子弹全部在他们身边呼啸,驾驶员肯定是发现了他们。

  这时候绝对不能跑,只要人一站起来,立刻就会被打成碎片。但也绝对不能不动,因为铁车肯定立即就会冲过来。

  果然,他们就听到铁车朝他们开了过来,速度极快,长毛急得大骂一声,想强行起身,才起了半个身子,一颗子弹贴着他的肩膀飞过,直接又把他压趴下了。他转身对所有人大叫:“往后爬!”一边就把枪对准了军曹:“你去把它引开!”

  军曹看着他没有动,显然没听懂,长毛对阮灵大吼,阮灵翻译过去,那军曹面色铁青地看了看铁车,用日语也大叫了回来。

  长毛以为他在抗命,就把枪指了过去,但阮灵却道:“他说让你把枪和头盔给他!”

  “什么?放屁!”长毛大怒,阮灵继续道:“他说你可以把子弹退下来!”

  长毛看了看赵半括,铁车就在几十米外了,赵半括心说现在也没工夫琢磨这些了,就把自己的子弹退下,头盔和枪都甩给了军曹。

  接过后,军曹转身仰面躺着,把头盔顶在枪头上然后往灌木上方一抬,子弹立即就朝着头盔来了。

  一瞬间头盔就被打飞,火星溅得到处都是,几乎是同时,军曹连续几个翻身,翻到了相反的方向,顺势站了起来,大吼了一声。

  铁车竟然顿了一顿,接着军曹狂奔起来,然后铁车的子弹以一个扇形扫了过去,同时铁车掉转了方向。赵半括看到军曹在树林里狂奔,速度极其快,子弹在他后面一路追过去。

  就在子弹追到他屁股后头的时候,军曹一下滚到了一棵树后。那里有一棵非常巨大的树,上面爬满了胳膊粗的藤蔓,子弹全打在那些藤蔓上,绿色的枝叶乱溅,但是这树太大了,子弹毫无作用,扫了一会儿,枪声就停了下来。

  忽然间就是一片寂静,空气中弥漫着火药的味道,接着,铁车开始开动,朝那棵大树开了过去。

  赵半括趴在那里,看得有点奇怪,他想起了那个军营的惨状,又想到了当时他们在丛林里看到的烧焦的巨树,那一定是种非常强大的燃烧性武器,但是为什么铁车在这里只用机枪?本来只要一炮过去,军曹必死无疑。

  赵半括更加肯定铁车的主炮弹药已经没了,只要它的子弹也打完,那他们就算是活下来了。而照这种打法,估计子弹也坚持不了多久。

  和长毛一说,长毛露出了深思的神色,说道:“咱们得再逼它扫射!”

  “你疯了,”赵半括下意识道,“怎么可能?”

  长毛哼了一声:“你自己说的,它的子弹肯定不多了,主炮也没炮弹了,只要它还是那种打法,我估计最多再扫两三分钟就清了。咱们得主动一点,让它早点吐干净。”想了想,把自己的头盔和枪递了过来。

  赵半括顿时骂道:“你他娘心忒狠了,我可没那猴子跑得快。”但还是转头四处看着,又想到了廖国仁,心一横就道:“长毛,要是老子没把它的子弹弄完,你可得接着干。”说着就想站起来。

  长毛就嗤笑起来,拉住他道:“谁他娘要算计你这菜头,这活老子去干。你给爷看好俘虏。”说着腾地站了起来,对着铁车大吼了一声。

  一下铁车就转过了炮头,长毛又大吼了一声:“爷爷在这儿呢!”说着撒腿就跑,铁车一下就开火了,子弹立即追了过来,长毛跑得也不慢,但这一次显然驾驶员有了经验,炮塔转得非常快。几乎是一瞬间,长毛就被裹进了子弹的弹道里。

  赵半括心里一沉暗叫不好,就见长毛裹在子弹中竟然跑出去十几米,就地一滚,也不知道有没有被打中。

  铁车瞬间停止了射击,赵半括更加确定了他的判断,子弹一定快没了,看长毛没动静,正想自己也跳出去,忽然见长毛又翻身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回跑。

  枪声立即响起,子弹实在太密集了,长毛勉强跑了回来,翻滚到离赵半括几米远的地方摔了个仰面朝天,嘴里大骂:“我日你先人。”就在这时,就听到子弹的射击声猛地一断,跟着是一阵咔嗒咔嗒的枪机空挂声。

  听到这个刺耳的声音,长毛一下翻了起来,和赵半括对视一眼,哈哈一笑靠着树干站起身,狠狠地啐了一口道:“龟儿子,没子弹了吧,妈的耗不死你。”

  但是刚说完,铁车的主炮猛地喷出一道火焰,长毛身后一棵树直接被炸断,几条火龙瞬间从爆炸的地方冲了出来,把四周的树木全点着了,顿时几个人满头满脸都是碎屑,傻在了那里。

  长毛扑倒在地爬过来,对着赵半括大骂道:“我日你先人,谁他娘说它没炮弹了?!”

  赵半括真想抽自己几个嘴巴子,他娘的刚才有一万个理由觉得这东西没炮了,却直接一炮就把自己打成了傻子。

  长毛刚骂完,又是一发炮弹打在边上,冲击波带着火焰甩出来,像火龙一样冲到哪儿烧到哪儿,炸断的树枝在阮灵四周掉得到处都是,吓得她惊叫起来。

  长毛就大叫:“冲过去!他机枪没子弹了!大炮一靠近就没用了!”

  赵半括知道长毛说得很对,这是最好的机会,对他们来说现在最大的威胁就是机枪。大炮的威力虽然大,但他们离得这么近,很难被打中,反而少了很多威胁。当然,这不是说一点儿危险都没有,这家伙打的是燃烧弹,别说被打中,只要在身边爆开,人蹭着一点就会变成烤猪。

  赵半括心一横,身子一跃就跳了出去,往铁车的斜前方猛跑。他选择这个角度而不是背对着铁车,是因为这样可以注意铁车炮管的瞄准方向。

  很快,铁车的炮管缓缓移动了一下,赵半括的心剧烈地跳了起来,一阵疯狂的急停、转向、翻滚等动作,想要规避掉炮管对自己的锁定,同时心想这些技术动作自己他娘的从没这么行云流水过。

  但他蹿出去后,铁车却没了动静,炮管晃了一下就不动了。长毛大喊一声:“他没有炮弹了!”

  赵半括一顿,看见铁车一反刚刚的嚣张,呆呆地停在那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面对这个难得的机会,赵半括也不管它是不是真的打完炮弹了,也大喊一声:“快撤!”

  几个人踉跄着跑了一阵,铁车停了片刻,又开始动起来,速度不是很快,但很坚定地朝他们的方向追了过来。

  嗡嗡的声音就像在耳边响着,长毛边跑边道:“娘的,这家伙太欺负人了,没子弹了还追,看来想用这铁疙瘩硬吃我们啊!”

  赵半括心想确实,硬碾也碾死他们了,眼看后面树木倒塌的声音越来越近,只好大声问道:“现在我们怎么办?”

  阮灵的声音忽然响起:“泥沼!去泥沼那里!”赵半括诧异地一侧头,阮灵也正看向他,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眸子却出奇的发亮。

  跑了这么久,那片泥沼离这里已经不太远,而且表面上非常具有欺骗性,可以说是当下对付铁车唯一可行的办法,长毛马上就叫道:“好!”几个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过去。

  很快就看到了那片水泡子,泥沼就在眼前,长毛突然转身一把抓住赵半括,从他腰上揪出盒子,之后一通乱撕。赵半括就奇怪了,下意识抓着他的手问道:“你干吗?”

  “干吗?老子要干那个铁车。”长毛手里动作不停,“是时候让这个宝贝上场了!”

  看他往泥沼瞟,赵半括就知道他想用盒子当诱饵了,这办法好像有点绝户,基本上真这么干的话,铁车就得全陷到泥沼里,他们也就永远也不可能知道盒子的来历了。

  正想着,长毛找了根长长的藤蔓把盒子系住,一头扔进了泥沼里,一头绑在了树上。

  随着扑通一声响,赵半括突然感到有些不对,他们好像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

  盒子不是说响就能响的。

  果然,等了一会儿,盒子毫无动静,长毛烦躁起来,抬头又看了看后面,铁车行进的声音很稳定,看样子离这里也不远了,他一下冲着水泡子骂道:“关键时刻你别他娘掉链子啊。”

  一片安静中,滴滴声还是没有来,沮丧的气氛慢慢扩散,逐渐抽去了赵半括的活力。他喉咙发干,想招呼长毛走,这两个字却怎么也挤不出嘴。

  正在这时,耳朵里却突然听到了一阵电子声,紧跟着震撼人心的嗡鸣声逼了过来,伴随着树木倾倒断裂的声音,显然盒子的响声引得铁车加速了。

  只见离他们藏身处不远的几棵大树轰然倒塌,铁车来了!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I'd love to read The Language of Flowers!My favorite flower is the daisy, they remind me of my mom.I am a GFC follwerand I am a member of the Chick Lit Central Facebook page :)Laura Kaeyhovelraview(@)yanoo(.)com

1楼:Jace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