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开始有点不妙,但赵半括没法撤退,因为长毛很坚决地把他按在地上,半分都动不了。头顶子弹呼啸着飞过,周围树木枝干的碎片砸了他们满头满脸。

  赵半括心里一阵绝望,心想也许真就这么完蛋了,只要那玩意儿靠过来,他们趴着会被压死,站起来立即会变成筛子。

  不料子弹扫了半分钟后,弹道转移到了另外一个方向。赵半括松了一口气,抽手拨拉掉身上的碎枝叶,长毛也放开了他,两人偷偷抬头去看。铁车正不停地往前,并且还古怪地转着圈,前身的侧面位置有一根枪管,正突突突地往四周喷射着子弹。扫过的地方迸出大量的木屑泥点。

  赵半括看明白了,那是一挺口径很大的轻机枪,看样子铁车还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想用扫射把他们逼出来。

  长毛对他使了个眼色,后头的阮灵和上尉也都小心翼翼地爬了起来,分散靠在大树后。再看铁车已经嗡嗡地转过了身,开始对另一个方向继续射击。

  赵半括其实倒不太担心那铁车的主炮,因为他们身处丛林人数又少,炮弹基本上不会对他们构成太大威胁。从铁车的外形已经能看出,它的身材太小了,无形中就限制了主武器的级别,反而是那挺轻机枪,射速非常快,威力很大,幸好周围的松柏树都比较粗大,他们还有地方躲躲。只是不知道照铁车这种疯狂打法,子弹什么时候能用光。

  铁车又倾泻了一阵子弹,最后停了下来,枪口冒出一缕白烟,赵半括在心里大致计算了一下它的射速和扫射时间,心里就有了计较,知道它剩不了多少子弹了。

  铁车前方射击过的地方已经一片狼藉,看样子那个驾驶员以为他们就躲在那里,所以进行那么疯狂的攻击。

  那边的灌木已经被削平,只剩下一片孤零零的石墙,被打出无数个坑坑洼洼的洞。很快,铁车往后倒了一段距离,发动机又响了起来,那架势像是要为开炮作准备,赵半括心里笑了一下,觉得那个驾驶员也太固执了。

  但是,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铁车居然倾斜着往右边退了回去,在赵半括想要站起来的那一刻,铁车加大了速度猛地往前冲了过去,跟着砰的一阵巨响,无数碎石掉了下来,石壁腾起一阵烟雾,竟然被撞裂了。

  没等烟雾散去,铁车又后退再次撞了过去,声音非常沉闷,等它退了出来,赵半括就发现那块巨石已经被撞翻了个儿。

  赵半括诧异起来,既惊骇于铁车的威力,又觉得非常奇怪,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用主炮冲石头来一下,而是直接使用蛮力?

  难道是它的炮弹用完了?刚想到这里,却看到铁车掉头往刚才来的方向开了回去,迅速隐入了丛林中。本来赵半括以为它会来一趟狠的,没想到那声音却逐渐远去了。

  他们不知道铁车的意图,一时间还是不敢动,几个人屏住呼吸等着事态下一步的变化。一直到连发动机的声音都听不见了,他们才确定这东西真的走了。

  长毛松了口气,抬脚就要走,赵半括就问:“现在怎么办?”

  长毛皱了皱眉,立即道:“跑呗,还想怎么办。”

  赵半括叹了口气,说道:“那好,保重,我找队长去了。”

  说完他走在了前头,又一把被长毛抓了回来,两个人沉默地对视着,半晌后长毛哎呀了一声,说道:“老子早晚要死在你娃儿手里!”

  赵半括知道长毛妥协了,心里一喜,马上往铁车消失的地方看去,长毛推了他一把,说道:“看个屁,追!那家伙别是去补充弹药了,咱们得跟着看看,否则再想有机会就难了。”

  赵半括立即点头,把阮灵和上尉一扯,押着军曹,五个人小心翼翼循着铁车开过的痕迹,一路跟了过去。

  铁车在丛林里开得倒不慢,感觉是为丛林作战专门设计的,但再厉害的机器在这么复杂的环境中也一定快不过人。跟着铁车开出来的丛林小道,他们立即就追了上去,远远地见着那铁车从两棵树中间穿过去,身子几乎倾成了九十度。

  “做出这东西的人真他娘是天才。”跑着跑着长毛忽然道,“要有十台这东西,在这林子里能顶上一个师了。”

  赵半括心说是啊,丛林里完全不像大规模会战,人多从来不是优势,兵力都分散在各个小据点,如果遇上这种铁车,没有专门应对的重武器,真的非常危险。

  但是,这东西从哪儿来的?这绝对不是鬼子的东西,鬼子要有这东西,这里的仗就没法打了。也不会是美国毛子的,否则也不会追着他们打,更不会是远征军的。

  赵半括想着,忽然就想到了先前他们看到的那巨大无比的降落伞。

  难道这东西是被空投下来的?

  当时他们在那里只发现两个巨大的降落伞,如果是美军的补给空投,不会只有这个数,也不可能使用那么大的降落伞。他在心里估计了一下,那降落伞的大小确实适合投掷铁车这么大的东西。

  但如果铁车真是空投下来的,那空投它的又是哪方的势力呢?他想到了那架坠毁的德国飞机,觉得不敢肯定,当务之急还是先把铁车的去向和驾驶员的身份弄清楚,其他的先放一放,目前来看铁车是个关键,搞定它一切就明白了。

  铁车的速度非常稳定,跟了一段路,赵半括看了看上尉,发现那个病号的脸白了,就喊了声:“长毛,这么追不是办法,这东西补给的地方要是在十几里外,我们走一半就累死了。人哪能跟机器比耐力,得想办法让它停下来。”

  长毛回头就骂:“我他娘的也想,咱们几个人全塞过去,也卡不住它,你还枪械师呢,你怎么不想想办法!”

  赵半括心说对付那家伙根本不能用枪,它的装甲可不是摆着看的,扔手雷过去估计也炸不开个豁口,他就算是枪械师又能怎么办?也不回嘴,想了想道:“立即干掉它可能不现实,看看有什么办法先让它停下来,然后,再让它把剩下的子弹吐出来。”

  长毛呸了一口道:“我觉得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把它看路的眼睛堵住,驾驶员什么都看不见,就等于直接废掉抓瞎,到时候不管它有没有子弹,人肯定得看看出了什么情况,咱们上去啥也别说,先一人一枪托他娘的把他屎都打出来。”

  赵半括心里一动,知道这是个好办法。但是问题来了,这办法虽然好,想实现却不容易,铁车的探视镜肯定在前边,它现在又正往前走,机关枪的枪口也在前头,上前去堵探视镜的话基本等于找死。

  赵半括把这个难题说出来,长毛看了看前面,说道:“放心,我这就赶在它前边,给它准备份礼物。”

  看看地上铁车开过留下的痕迹,再看看铁车,赵半括知道该怎么办了。这辆铁车虽然体形比其他的小,但在林子里走还是要挑宽点的间隙,他们只要超过它跑到前边,弄一堆泥巴再弄根藤牵着,在树上高处一吊,想糊住探视口应该不难。

  问题是,必须做到靠近它的时候不被发现,否则直接又变成刚才的局面,这就要看身手了。

  长毛也不说二话,让他押着上尉和阮灵,自己就用枪逼着军曹,两人从一边的小道先往前跑了。

  这一去就是十多分钟,铁车也不见了,只能顺着痕迹往前赶。眼看上尉的脸越来越白,赵半括只能稍微放慢步子带着他们往前走,直到上了一个小坡,迎面就见到铁车一动不动,待在距离不到十米的地方。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