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半括以前听说过,野人山里有些山洞,有些士兵走不动了想进去歇歇,但是进去就没有再出来。之所以这样,有说是因为这里太久没有人活动,所以山都成了精,还有的说那些洞是野人的家,人进去就是给野人送菜。总之传言很多,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危险。

  现在,看着黑暗的深处,赵半括心里犯起了嘀咕,不过一瞬间就下了决心,里面有没有危险另说,反正洞口守着的怪物是实打实的威胁。

  把想法让阮灵转达了一下,军曹只是指了指躺着的上尉,说了几句话。阮灵又说,军曹以前随军砍树时就发现了这个洞,里面确实很大,他没有深入过,有没有出口就不知道了。他可以走在前面探路,但上尉的情况很不好,他想自己背着上尉一起。

  赵半括当下拒绝了军曹的要求,不给他捣鬼的机会。长毛倒很兴奋,让阮灵转达他的第一个“命令”:军曹一个人在前面开路。

  这次军曹没有表示什么,默默走在了前头,长毛拿着枪紧跟着走进了黑暗中,阮灵搀着鬼子上尉,赵半括断后。五个人小心地往洞里搜索了进去。

  头一段路非常黑,两支手电都打开也只能照出一片很小的昏黄区域,岩壁上有潮湿的水珠,脚下的积水也越来越深,越往里走越窄,让人非常不舒服。又走了十几分钟,空间又突然大了一些,洞顶上的岩石往下滴着水,竟然有溶洞的感觉。

  但赵半括在进来时就曾经看到,头顶上的山体并不高,洞里这么潮八成是下了几天大雨弄的,还有一种可能是雨蚀内沁,塌出来的。

  想着就要出声提醒长毛,好让前边的鬼子谨慎一点,免得被活埋。但还没开口,前边的军曹发出了一声叫喊,长毛的手电跟着照了过去,赵半括就看到远点的地方,竟然有很细的光透下来。

  赵半括一下松了口气,小跑过去,靠近了光源仔细去看。但结果却不乐观,那里确实是个出口,但居然是个三四米高的倒竖坡,从下往上看,几乎没有能抓或者蹬的地方,一下他觉得有点绝望。

  长毛没管那么多,直接蹿起身去扒那洞口,试了两下也没能上去,扭头就朝赵半括伸手道:“绳子。”

  赵半括的绳子早就在爬悬崖的时候丢了,看到长毛一脸的想当然,忍不住骂道:“你他娘以为老子是什么,聚宝盆?要什么叫一声就有?”

  “他娘的,关键时刻你没有绳子,有路走不了,难道还要折回去?”长毛不死心,又往后退了几步猛地往前冲,但还是滑了下来,顿时骂了一句。

  旁边的军曹突然走到阮灵身边,开始对着她低声说话,听了几句后阮灵开始点头,转而对长毛说道:“这人说,他愿意给你们当梯子。”

  “梯子?”长毛和赵半括互相看了看,有些不相信,“他说的?操,这小鬼子好主意啊。”

  赵半括并不是没想到人梯的法子,但现实情况是要对这两个鬼子必须戒备,完全不能把他们考虑在内。

  赵半括就看向了军曹,军曹看向了上尉,又说了一句,阮灵就翻译道:“但是要先把他朋友送上去。”

  长毛和赵半括商量了一下,表示他们俩必须有一个先上去,勘察一下情况,然后再把阮灵弄上去,在外头弄点树枝什么的够一下,最后才是那两个鬼子。

  上尉这时候动了动,虚弱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因为有了魁梧的军曹支撑,他们的攀爬过程很顺利,赵半括先上去,接着是阮灵,然后是上尉。等长毛也上来了,转身就对着下面的军曹冷笑了一声,与此同时,赵半括心里一震,以为他要玩什么花样,边上的上尉面色也一白。

  双方僵持了一下,赵半括看见底下的军曹面无表情,又过了几秒,长毛和他对视了一眼,拿了一根粗树枝够了下去。

  等几个人终于都爬出洞的时候,外边的天竟然已经亮了。

  再看长毛,这家伙拿出了望远镜,一句话也不说,一个劲看着山下,过了一阵子才挥挥手,说这回真没了,咱们这回踏实了。赵半括一听这话,长出了一口气。阮灵忽然瘫倒在地,赵半括知道这次折腾吓得她够戗,也就拍了她两下安慰。

  随后长毛摊开地图,看了看说他们的回路在山的另一头,得在这山坡上找路绕下去,说完看了军曹一眼,突然笑道:“咱们俩快成阎王爷了,能使唤小鬼子。嘿嘿。”

  赵半括也笑了,他知道长毛肯定是要拿军曹当巨灵神使了。这法子不错,鬼子毕竟在这一片驻扎过,肯定比他们更熟悉这里,省了他们探路的危险。

  一帮人稍微休息了会儿,军曹给上尉包扎了伤口,赵半括凑过去看了看,才知道上尉只是胳膊和小腿上裂了口子,其他没什么要命的。等阮灵翻译了长毛的意思,他也没任何的反应。

  很快,军曹站起来走在前边开路,阮灵搀扶着上尉,长毛和赵半括跟在后边,往那道山坡绕着继续行军。五个人默默走了一会儿,赵半括往山下一看,却发现和来之前好像有了点不一样。

  那一片区域本来树木茂盛,现在却到处是被摧毁的大树,七倒八歪地横在那里,乍一看上去和周围的树林形成了巨大反差。

  赵半括止住了脚步,招呼大家看,阮灵露出了诧异的神色,显然怪物的威力远远超过了她的想象。长毛倒没说话,但感觉面部表情很复杂,赵半括知道,自己一定也是如此。

  只有军曹和上尉表现出一种漠然的态度,也许是他们经历过军营变成废墟,所以有些事情已然见怪不怪。

  赵半括看到军曹这样,心里就琢磨了一下,优势已经全在他们这边,武器优势和人的优势都是一边倒的,这对他们来说是个好事,但他好像有点高兴不起来,而且,又走了一会儿就发现,山坡上没路了。

  眼前的树木简直就像凭空变出来一样,以至于开路的军曹必须掰掉拦路的细树干才能继续走,速度一下拖了下来。

  长毛和赵半括看得着急,但这种情况下没有砍刀,就算有也不能扔给鬼子,只能跟在后边慢慢蹭。就这么磨蹭了大半天,才走了不到一里地,眼看着下去的路还没找到,地势反倒越来越高了。

  不光是脚下的路有问题,乱草也越来越高,树长得怪模怪样,脚下还时不时有藤蔓绊脚,有一瞬间赵半括都怀疑是不是鬼打墙了,走了半天还在这片地方乱转。

  这一路军曹没有说话,两只手都快被树枝磨成满堂红了,也只是包了块布就继续前进。赵半括忍不住在心里掂量了一下,结论是军曹这种体力和狠劲,真跟他打的话,他和长毛加起来都未必是个儿。

  阮灵一直充当着翻译的角色,赵半括本来通过她想问廖国仁的事,没想到鬼子上尉竟然什么也不肯说,边上的长毛发了脾气,说菜头你别问了,等安顿下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这时军曹叽咕了一声,阮灵跟着就叫出声:“前边,有下去的路。”

  这下长毛也不和上尉较劲了,骂骂咧咧地撑开挡路的杂树枝,走到军曹附近,一看之下叫道:“嘿,还真有路。”

  赵半括走过去,看见军曹站的地方现出一个很大的凹坑,坑的周围堆着厚厚的一堆蒿草和泥皮。军曹指着山坡下的一堆泥堆让他们看,手上黑糊糊地往下滴着泥水,再一看山下对着凹坑位置的那一大堆泥,赵半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看来这里本来有一个凹陷的斜坡,地势要比他们刚才走的那一段路都低。但按正常的目视距离看,这里离山下的平地最少也有十米高。这时候盖在凹坑表面的那些厚草和不知名的植物都被军曹拽开,山下又因为泥石流的原因积起了两三米高的泥堆,这么掐尾去头一凑,从这里到地面的高度就变成了六七米。

  随后,又来了一次“中日”合作,军曹充当了人梯,几个人弄得满身是泥才算下到了山下的实地上,稍微休整吃了些干粮后,又开始行军,山坡渐渐被甩在身后。

  又走了不到一个钟头,前头出现了好几个水泡子,看起来非常干净。赵半括走近一看,发现水泡子里长出了植物,看来应该存在一段时间了,就想着灌些水以后煮了喝。

  这边正装着水,军曹已经走到最近的水泡子前,掬起一捧水往脸上浇,匆匆洗了一下,又咕咚咕咚狂喝起来,看样子是渴得狠了。看见他这样,赵半括心道,难道给军曹的那一壶水,他自己一点也没喝?都给上尉喝了?

  长毛看了军曹一眼,皱了皱眉,军曹那个水泡子不大,好像是个死水潭,看起来浑浊得要命。长毛转头看着旁边大一点的水泡子,应该是发现那里的水明显清澈一些,就走了过去。但刚往里走了几步,忽然身子一歪,赵半括就见他半个身子沉了下去。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thank you for all your efforts that you have put in this. Very interesting info. “One cool judgment is worth a dozen hasty councils. The thing to do is to supply light and not he22.&#8ta1; by Woodrow Wilson.

1楼:Jalen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