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佛是为了驱散这种不安,两人加快了搜寻的力度和速度,不一会儿,在不远处的草丛里一个更为熟悉的东西被他们找到了。

  那是一个军用水壶。

  赵半括拿起它,乍一看没什么,入手的感觉却很不对,翻过来对着光一看,立即就发现水壶的底部有个洞,从形状看竟然是个弹孔!他手一僵,忍不住道:“四眼遇到鬼子了?”再看侧面,三十八,另外还有个红色的大十字。

  长毛一看到这个十字,立即说道:“我操,这是老草包的水壶!”

  赵半括无声地点头,心里已经乱了。这个水壶他很熟悉,军医每次给他们送药的时候就用的这个,还说自己的才干净,绝对没细菌。

  事情复杂起来了。廖国仁他们被怪物追到这里的可能性实在是太低了,这里出现了他们的东西,那就说明他们肯定来过这里,而正常情况下绝不会把望远镜、指北针这些东西扔了,水壶上也不会有弹孔,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发生了意外!

  他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是迷路了还是我们绕道以至于路线重合?赵半括有点吃不透状况了,把疑惑对长毛一说,长毛就道:“怎么可能迷路?咱们明明和他们是反方向走的,再怎么迷路也不可能后退,而且还走在了咱们前头。”

  赵半括想了想道:“会不会他们抄近道所以在我们之前?会不会他们要去那个营地里换小刀子?”

  长毛顿时骂了一声,说道:“又是换刀子,结果出事了吧!我日他先人,找找看再说。”

  慢慢扩大着搜索范围,但范围到了一里地以外,还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发现。

  问题严重了。赵半括很想问问长毛接下来该怎么办,继续找吗?但没问出口。他知道在这个问题上,问了也白问,毕竟前些天可是这家伙带头反抗的。长毛的心里应该只有自由和大洋,至于廖国仁,他未必会真的担心。

  但是他不管,自己能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吗?赵半括在心里问自己,想来想去觉得办不到,当他甚至想求长毛再找找的时候,一阵古怪的声音突然从树林一侧传了过来。

  赵半括的面色一下就变了,条件反射地就把枪竖了起来,这边胳膊一拽长毛就想跑,却没想到被长毛一把抓住,训斥道:“跑个毛,你这几年军粮白吃了?那他娘是次爆的声音!”

  “次爆?什么次爆?”赵半括回过神,看见长毛一脸的镇定,说道:“那是远距离的冲击波爆炸,所以不是普通的轰隆声。”

  听他这么说,赵半括也竖起耳朵听,果然那动静是有节奏的而且连贯的,是远处爆炸传来的余波。他长出口气,但再一听那爆炸声传来的方向,一下就有些吃惊那个位置,不是鬼子的军营吗?

  那边发生了什么?赵半括脑中一片混乱,长毛已经拉着他开始了急行军。不久一股浓重的焦煳味就扑进了鼻子里,知道是快到地方了,赵半括勉强甩开烦躁的心情,提起精神,放慢了些脚步,打算招呼长毛先在外围观察观察再说。还没开口,身前的长毛突然说了句那不是老草包吗!扯过他又开始猛跑。

  赵半括有些发蒙,抬头往远处一看,一下就发现五六百米的地方,有一个弯腰奔跑的影子,衣服是灰白色的。

  果然是老草包!

  赵半括心里一动,嘴里一边喊着站住一边拔足狂奔。没想到老草包却停也不停,反而感觉跑得更快了。长毛一下就骂出了声,说道:“菜头,那龟儿子怎么像在逃?”

  听他一说,赵半括也觉得很像那么回事,大声说道:“是不是逃咱们不管,先追上问清楚怎么回事再说。”

  长毛一点头,两个人嘴里交错地喊着老草包停下!但军医仍旧不停。赵半括无奈起来,说军医这老家伙跑得还挺快,长毛就道:“他娘的,我先追,你在后头看着,实在不行你就放枪吓吓他。”说完拔腿追了上去。

  没过多久,距离越拉越近,赵半括在后头看见长毛离军医已经不到十米,奔跑中他好像回头看了自己一眼,然后继续追了上去,没跑几步一个鱼跃把军医扑倒在地。

  军医立刻挣扎起来,和长毛扭打在了一起。赵半括看得一愣,心想军医这是怎么了,几天不见居然敢和长毛对着干?随着距离的拉近,又看见军医好像急了,咬了长毛一口,长毛跳开,抓住军医的衣领打了两耳光,军医才好像消停下来。

  奇怪的感觉越来越重,跑近后赵半括先觉得军医怎么瘦成了这样?然后长毛大声道:“菜头,这娘儿们疯了!”

  娘儿们?赵半括愣了一下,心说长毛也太损了,老草包虽然蔫了点儿,怎么也不能说他是娘儿们。嘴里说道:“怎么会疯了?你抓好了,别让他跑了!”等跑到跟前,才知道长毛没说错,这人竟然不是军医,而是另一张熟悉的脸,阮灵!

  赵半括有点发蒙,怎么会是阮灵?她怎么穿着军医的衣服?马上看向长毛道:“怎么回事?”低头又看见阮灵坐在地上,眼神直愣愣的,不看他也不看长毛,脸上印着几道清晰的掌痕。

  长毛操了一声,道:“不知道,她肯定是疯了,力气大得要命,我差点都制不住她。”

  赵半括蹲下去看,发现阮灵的手上有很深的凹痕,看样子是她挣脱了绳索跑掉的,他心里泛起些不忍,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廖国仁呢?老草包呢?”

  阮灵眼神还是直勾勾的,什么话也不说。长毛看得心急,抬手又要打,被赵半括制止了。起身拉开他,说道:“估计她是受了什么刺激,你打是没有用的。你看,会不会是队长他们去换小刀子,然后把她留下,后来她跑掉了?”

  长毛摇摇头道:“她不会跑的,她一个人肯定走不出去。”说完一拍大腿,“我也觉得她是受了什么刺激,这种刺激一定是威胁到了她的生命才会让她这样。”

  赵半括心中一动,有个答案浮现上来,迟疑道:“难道是那鬼东西来了?”

  长毛看着前头,说道:“很有可能,要不她也不至于吓成这样。”

  正说着,轰隆隆的爆炸声响了起来,好像就在不远的地方。阮灵啊地惊叫了一声,站起来惊慌地道:“他们出事了!”说完拔腿就跑。

  赵半括心里一震,和长毛对视一眼,三两步追了上去。

  跑了几十步,拦住了阮灵,两个挟裹着一个地往爆炸的方向跑。翻过一个斜坡,当时就看到几百米外的树林里,弥漫着浓重的黑烟,顺风传来树枝爆开的噼啪声,两个简易的机枪碉堡和掉落的膏药旗进入视线里。

  看来确实是鬼子窝烧了起来,碉堡后头有一大片绿黑色的人工建筑,一团又一团的黑烟正从木不木石不石的营帐里冒出来,翻滚着冲向天空。整个营区大得一眼看不过来,呛人的气味和东倒西歪的建筑,明显告诉他们这里经历了一场大袭击。

  赵半括吸了口气,举着枪朝碉堡走过去,一路看下来,有的建筑居然被掀翻了,建筑土方和遮盖物飞得到处都是,里头更是血肉模糊,尸体烂得不成人形,也不知道是不是机枪手。

  这种破坏力不是几个人可以办到的。再看营地里大小不一的简易营房,竟然没一个是完整的,现在基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有的还冒着浓烟,各种物品和设备都乱成一团,已经不能用狼藉来形容。

  长毛皱着眉头,挑开一片倒塌的废墟遮盖,赵半括看到里面躺着两个鬼子的尸体,已经裂成了几块。

  阮灵低呼了一声后退几步,长毛看了她一眼,直接绕开尸体继续往里走。

  经过了一排倒塌的破烂营房,中间位置的地面上,开始出现倒塌的大树,断裂的枝干到处都是,直接把简易帐篷压成了布饼,一些鬼子显然来不及躲避就直接被压死在里面,裂口处都露出身体。

  地面上更是乱七八糟,泥土被翻了出来,印着古怪凌乱的痕迹,一眼扫过去就像什么大爪子挠过一样,上面还躺着缺胳膊少腿的鬼子尸体,眼睛无一例外都瞪得大大的。

  这里发生了什么,大军袭击?为什么阮灵会说他们出事了?

  赵半括摸着头,思考着一些可能。第一次次爆距离现在也就不到半天的工夫,廖国仁如果真来过这里,就算跟这里的鬼子有什么接触,结果都绝不可能是现在这种。他和王思耄绝不可能有这么大的破坏力,这里一看就是被某种力量强大的第三方弄出来的。

  再想,廖国仁拿着盒子,难道他把那鬼东西引到这里摧毁了这个营地?但也不太可能,那鬼东西再他娘的厉害,也不可能干掉一个营的鬼子吧。

  这时也没时间多考虑,前边不远处看起来有营地工事,应该是鬼子的指挥部,那里估计会有什么机密文件,先过去看看再说。

  长毛转眼就冲到了最前边,赵半括拉着阮灵在后头戒备。跑近了几步,到了最大的废墟前,长毛忽然叫了一声直接冲了出去,赵半括赶忙追上,抬眼就看到长毛从几具尸体旁边拿起一个东西,马上叫道:“菜头,盒子在这里!”

  赵半括抬眼看到了那个黑黢黢的盒子,心里一震。为什么它会掉在这里?廖国仁呢?对于他来说盒子是至关重要的,难道他已经用盒子换回了小刀子然后撤了?为什么又埋在鬼子身上不像正式交接?

  赵半括内心的疑惑无法解释,走过去把盒子拿过来,从旁边一具鬼子的尸体上扯下衣服,包起来放在了背包里,心想不管怎么说,这东西肯定有用,先收好再说。

  刚弄好,右边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咳嗽,他心里一动,下意识叫了声队长,同时扭头看去。

  然而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满脸是血的脸。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