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医猛地抬起头,露出惊慌的表情,看着廖国仁,嘴动了半天,结果只说出一句我不知道。

  “去你妈的。”长毛窜前两步,揪着军医的领子,“你不知道谁他娘知道。”

  “放手。”廖国仁走过去站在军医面前,放慢语速道,“那东西已经走了,你好好说。”同时,王思耄拉开长毛,和赵半括一起把军医围在了中间。

  看着四周站的几个人,军医面色缓和了些,停了几秒才道:“我只知道我撒完尿,走了几步要找你们,盒子就突然响了。”

  “那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王思耄看了廖国仁一眼,皱起了眉头。

  军医按着自己的胸口,喘了好几口气,想了一会儿说道:“那鬼东西冲我追过来了!前后左右全是那种怪声,我只能没命地跑,然后就撞到了那个树洞里。”

  长毛顿时在外围骂了一句:“你个老草包就知道惹事!活该你他娘被吃掉!”

  廖国仁转头冷冷地看了长毛一眼,说道:“少说两句。”又转回去道:“不用管他,你接着说。”

  军医又哆嗦了一阵,自言自语似的说了句你他娘才该被吃,然后左右瞥了瞥,大声道:“刚才那鬼东西就在外边转来转去的,我只能在洞里不敢出声。后来那鬼东西好像走了,中间盒子响了两声,没多久你们就来了。”

  赵半括听得头大,忽略掉别的,问了最关心的问题:“那鬼东西长什么样子你看到没有?”说着,看见廖国仁抬手把盒子又扔给了军医,盒子外头糊上了一层泥,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跟着军医接过盒子一阵摇头:“我哪敢看什么怪物啊,跑都来不及,我还想留着这条老命呢。”

  王思耄突然打了个停的手势,说道:“队长,有点问题,关键好像出在盒子上。”说着转向了军医,“刚才这盒子响是什么时候?”

  军医想了想,肯定地道:“在鬼东西过来前。”

  王思耄接着问道:“盒子一共是不是响了两次?”也不等军医回答,直接走到树洞前,蹲下去往里看,闷声道,“第一次肯定是你撒完尿后,盒子一响,鬼东西就出现了。”

  军医点了点头,张嘴想说什么,王思耄打断他又问道:“鬼东西第二次出现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和第二次之间,盒子响没响?”

  军医好像被问住了,低着头好一会儿不出声,赵半括看他很痛苦的样子,有些可怜他,出声道:“老草包你好好想想,别急,我是只听到两次。”

  军医摸着头,感激地对赵半括笑了笑,道:“好像两次的中间没有响。而且第一次是连续不断的,然后鬼东西就出现了,再后来我掉到树洞里,盒子又不响了,鬼东西也不见了。”

  “这就对了。”王思耄走回来抬了抬眼镜,说道,“队长,那东西还是跟盒子挂钩,跟着盒子的声音走的。”

  廖国仁点了点头,长毛嗤了一声,赵半括知道四眼的脑子活络,没有吭气。一时间大家都陷入了思考中,最后还是王思耄先开口道:“队长你总说,考虑事情要反着来,咱们反着考虑一下,盒子也许是一直都会发声的,如果它不发声,很可能是受到什么外力影响。”

  说着拉住军医问道:“老草包你好好想想,你刚才抱着盒子,都在树洞里干过什么?”

  军医好像被问得有些急躁,不耐烦道:“哪那么多名堂,我就往里一摔,盒子整个儿压到了泥坑里,然后就没听见响了。刚才那么乱,我差点没被烂泥糊死!”

  呸了一口,军医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继续说道:“后来鬼东西在外边绕了一会儿,就没动静了,我才想起盒子,从泥里掏出来擦了擦,很快它又邪门地响了,我吓了一跳,手一抖盒子又掉到泥里,然后长毛那浑蛋就来了。”

  王思耄听到这里,转向廖国仁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能泥水才是盒子不响的原因。老草包掉进去后,盒子就不响了,鬼东西接着也跑了。后来盒子又响了两声,鬼东西又出来了,应该是因为老草包把盒子上的泥擦掉了。”

  王思耄的话说到这里,军医已经张大了嘴,赵半括的思路也被说开了,这时廖国仁沉着声音道:“菜头,你有什么想法。”

  看队长发了话,赵半括就想了想道:“我基本同意四眼的话,还想起了那个尸坑。鬼东西一直没出现,可能是因为盒子在尸液里浸着,所以发不出声音,咱们把它挖出来后,盒子没了包裹,就又开始闹腾,才有后来那么多事儿。”

  军医哎呀了一声,问道:“秀才你是说,鬼东西是被声音引过来的,它一直在找盒子?”

  赵半括点点头,廖国仁若有所思道:“也许你们说得对。”

  事情好像被推测出了结果,但每个人还是板着脸,特别是赵半括,心里沉重得要命。

  一切都因为那个不知道是什么鬼的东西,换个角度来想,盒子只是个任务失败的多余品,现在对他们来说几乎没用,讨论的结果也只能证明那鬼东西非常的可怕,他们还要带着盒子继续往前走吗?

  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想着同样的问题,廖国仁从军医那里拿回盒子,用布包好,转身说道:“走吧。”

  只是这一句话、一个动作,赵半括已经明白了廖国仁的决定和立场,他是不肯放弃的,还对完成那个神秘的任务抱有幻想。赵半括又重新想起那个错误密码,那背后到底是什么?不过他已经冷静下来,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廖国仁也不多说,开始大踏步行进。他这样执意,对于一个领导者来说很正常,但对赵半括他们这些小兵而言,就有些强求了。然而没办法,大家只能先跟着走,赵半括落在后头,看见身前的长毛拖拉着枪,一副磨磨蹭蹭的样子。

  大家沉默地行进,一阵风吹过,赵半括突然觉得脸上有些痒,顺手一擦,痒的感觉却没减退。赵半括又用力擦了一把,但却越来越痒,简直像桃子没洗蹭在了脸上。他诧异起来,下意识翻开掌心去看,顿时发现手掌变成了灰白色。

  赵半括心里立刻咯噔一下,心说要糟,第一反应就是难道这里还是毒树林?赶紧使劲搓了搓手,再仔细去看,那层灰白却没消失多少。不祥的感觉升了上来,他马上喊道:“队长,这里不对!”

  廖国仁的声音传了回来:“又搞什么?!”

  赵半括快步跑上去,打开电筒,换手又在脸上摸了摸,然后伸到廖国仁眼前:“你看,刚才我觉得脸有些痒,再一摸手都是白的。”

  大家围过来,长毛也摸了一把自己的脸,伸手一看立刻说这鬼地方有问题。军医马上打开手电一通乱照,循着光赵半括看见几个人身上脸上都或多或少有些白灰,在黄色的手电光下,显得十分诡异。

  廖国仁伸手在军医脸上拈了些灰,搓了搓然后闻了闻,最后说道:“这些是很细的木灰,没沾过水。往前走,咱们去看看。”

  大家点头,顺着风的方向,关掉手电小心地行进,渐渐有强烈的焦臭味压了过来,他们不得不戴上了防毒面具。大概十分钟后,忽然咔嚓一声响,军医低呼一声摔到了地上,没等赵半括去扶,又哼哼唧唧地爬了起来,骂道:“什么破树,扶一下就断,摔死老子了。”

  廖国仁立即扭亮手电,随着灯光的骤然亮起,大家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愣在了那里。

  军医的半边身子全都是灰,他刚刚靠断的那截树干焦得不成样子,表面是一层极度碳化的白灰,已经根本不能叫树,简直是一截烧透了的柴火。

  目光再往旁边移去,立刻能发现它周围有一片树都是一样的情况,光秃秃的好像几十根焦炭。而再远一点的其他树和草,却还是正常的模样。

  几个人看着这副画面,极度的疑问和震惊让他们沉默下来,只是一路看了过去。一直走到再也见不到焦树,军医打破了平静,疑惑地道:“火链子?!”

  赵半括下意识问道:“什么火链子?”

  军医左右看看,说道:“那是我们老家的怪物,听老人说是山里的一种像龙的东西,特别大,会喷火,经常被拿来吓唬小孩”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干脆止住不说了。

  赵半括心说真是胡说八道,长毛冷笑一声:“老草包你倒不简单,也知道是吓唬小孩儿的!我看是有人在这里放过火。”

  王思耄打断了他:“放火?不可能,真要那样的话,为什么只有这一片烧得严重,旁边的树都好好的?”

  赵半括看到这两个人有戗起来的趋势,打圆场道:“我看只烧一片的话,搞不好是雷劈的,一般打雷不都是只劈一块地方吗?”

  长毛哼了一声,抢白道:“劈个毛,老天爷要劈也是劈那些不开眼的家伙。”瞟了一眼廖国仁,继续道:“比如一心只想升官发财,不顾弟兄死活那种人。”

  廖国仁正在烧焦的树前观察,听了这话回头看了一眼,走回来道:“周围有翻土的痕迹,应该是那鬼东西来过。就地休息,一小时后再走。”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