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1942年4月,中国赴缅远征军和英印联合部队在侵缅日军主力的正面压迫下,全面溃败。杜聿明第五军五万余人绕道人迹罕至的胡康河谷,俗称野人山。

  孙立人新三十八师和廖耀湘的新编第二十二师抗命西撤,坚决不肯进入野人山,以全建制退入印度。

  1942年8月,杜聿明第五军在胡康河谷非战争死亡四万多人,残部八千人退回大理。

  至此,中国远征军第一次缅北之战,以失败告终!

  我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第一章异声

  大家不由自主抬头往远处看去,时间已经是晚上,天上没有一颗星星,只有月亮妖异地挂着,发出一种诡异阴冷的光。

  声音从两三里外的地方响起,足足几百只野鸟疯了一样,从林子里扑腾出来,没命地冲上天空,好像下头正有什么在疯狂追赶。赵半括心里一凛,下意识看向廖国仁,发现他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稍微看远一点,丛林模糊了,盒子在地上发出滴滴滴的声音,大家的视线一下都定在了那里。军医慌慌张张地说道:“队、队长,不、不是我的错,它、它自己响的。”

  廖国仁没答理他,直接说道:“上树。”

  军医顿时就蔫了,低着头耷拉着肩膀,捡起盒子往一边走。长毛骂了声龟儿子,转身找树蹿了上去。其他人也找好了落脚处,探出头往远处看。

  赵半括紧跟着在树上站稳,低头看见军医夹着盒子用力爬树,没蹭两步就往下滑,折腾了几分钟到底没能上去。

  这时候也没时间帮忙,远处的丛林里,一眼望过去虽然看不清,但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行进。树冠奇怪地成片晃着,想到这里的树都跟酒桶一样粗,赵半括忍不住心里犯起嘀咕。他娘的,到底什么东西这么能祸害?

  这边就听长毛骂了一句,喊道:“四眼,望远镜。”

  王思耄没说话,望远镜拿是拿出来了,却根本没理长毛,直接扔给了廖国仁。长毛一只手顿时晾在了那里,也没发火,又坐回树干,掏出根烟塞进嘴里叼着。

  廖国仁蹲在赵半括身边不远的枝丫上,手里不停地调整着望远镜的焦距,看了一阵,把望远镜扔回去,淡淡地说了句:“不是鬼子。”长毛立即直起身,一跃跳到王思耄那棵树上,劈手抢过望远镜看了一会儿,也没说话,直接下到了地上。

  等几个人陆续都下了树,军医马上紧张地问道:“咋回事?你们都看到啥了?”

  没有人回应,所有人都看向了廖国仁,显然是希望他能说点什么。赵半括看着廖国仁那张板着的脸,忽然觉得哪里不对,愣了一下,心里一动,说道:“怎么滴滴声没了?”

  “没了?”军医呆了一下,低头看怀里的盒子,马上咦了一声,“我的个娘,刚才还响呢。”急忙把盒子递给廖国仁,“队长,我可什么都没动,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慌什么!”廖国仁摇摇盒子,好像很不放在心上,又递回去,“先不管它,走,去看看那边到底什么玩意儿。”说完抓起枪,谨慎地往前走去。

  王思耄应了一声带着阮灵开路,军医揣着盒子喊着等等我也追了上去。赵半括跟着走了两步,背后却传出一声冷笑,回过头看见长毛倚在树边,烟头闪着红光,也看不清表情,就冲他说了句:“走什么走,走去送死吧!”

  王思耄一下回过头,喝道:“长毛,说什么屁话!”

  长毛哈哈一笑,走出来吐了个烟圈,说道:“四眼,你少他娘装大,现在你连老子的脸都看不清,过去看什么?知道那玩意儿是人是鬼吗?”

  一帮人三前两后地停住了,廖国仁没有说话,沉着脸看向长毛,长毛夹着烟和他对视着。赵半括没想到局面会演变成这样,下意识想说点什么,突然一阵滴滴声又响了起来。

  几乎是同时,本来已经平静的丛林忽然炸了起来,黑黢黢的夜里,感觉好像有非常多的东西非常快地涌了过来。

  大家立刻拉开了枪栓靠在了树后,正在警惕,一个狍子大小的东西从赵半括身边猛地蹿出来,呼地一下往他胸口扑过去。

  赵半括心里一急,身体马上往边上歪了一下,反手一枪挡过去,却挥空了,那东西迅速窜到后面消失了。长毛马上又叫了一声小心,赵半括就看见四周的草里,蹿出了成千上百只不知道是什么的动物,形状怪得要命,有些直接从几个人脚上窜了过去。

  赵半括顿时心里咯噔一下,这都是一帮什么鬼东西,怎么从来没见过?

  随着它们源源不断地蹿出来,他清楚地看见,这些东西的来向,是传来躁动的方向。

  赵半括一下把枪口抬起来,对准了前边,叫了一声:“队长,刚才的鸟和现在这些东西,怎么感觉都是远处那动静闹出来的?”

  廖国仁皱了皱眉,没回答他,招了招手,让队员们围过来。王思耄就往他身边靠了靠,说道:“看这动静,是个大家伙。”

  长毛哼了一下:“废话,不是大家伙能弄出这动静?”

  军医却一下脸白了,抖着嘴说道:“长毛你快别瞎说,老汉我还想要这条老命。”说完,哀求地看了廖国仁一眼:“队长,咱们别看了,快跑吧,这里真他娘瘆得慌。”

  王思耄就嗤笑了一声,道:“老草包你有点出息行吗,现在还不知道那东西是不是冲咱们来的,就算是,大家这么多枪,怕它个鸟。”

  说着话,感觉动静离他们又近了些,赵半括忍不住后背一僵,说道:“长毛说得有道理,一般的老虎野猪肯定搞不出这么多名堂,那鬼东西肯定不常见,不是几杆枪就能对付的货。”

  说完,几个人都沉默了,只听见巨大的声响在耳边回荡,军医的脸已经是土色。

  猛地一下,赵半括想到地雷阵上的干尸,脑子过电一样,顿时就拉住长毛问道:“长毛,地雷阵看到的那个干尸,你还记不记得?”

  长毛端着枪对着前头,问道:“什么狗屁干尸?”

  赵半括就重复了一遍,其他人一下都看住了他,廖国仁说道:“菜头,你想说什么?”

  定了定神,赵半括试着说清楚,解释道:“队长,当时那个地雷阵明显被人设计好了,正中间才吊上了尸体,长毛说过那像是个饵,如果地雷阵真是为了捕捉什么,这里离那里也不远,会不会是要逮那个鬼东西?”

  大家猛地都没有了动作,停在那里,好像都回忆起了那个奇怪的地雷阵。赵半括心里越想越对,补充了一句:“他娘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需要用地雷来猎?”

  廖国仁一把拉开了枪栓,说道:“这种时候不要多想。”跟着王思耄道:“菜头,咱们离它这么远,应该不是冲着咱们来的。”

  军医一阵点头,抚着胸口说道:“是啊是啊,别想了,咱们在野人山折腾了这么多天,这里来回走了两三趟,要来早来了,不会才跑出来。”

  “走。”廖国仁说话了,眼睛在月光下现出种奇异的神色,“不管它是不是冲咱们来的,既然来了,就去见识一下。”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I guess finding useful, reliable iniaomotfrn on the internet isn't hopeless after all.

1楼:Jaylynn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