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不大的金属盒子,只有书包大小,但看上去很复杂,表面上除了有一些不知道干什么用的金属凸起外,最显眼的是上面有三个可以旋转的数字转盘。每个转盘外头套着一个长方形的数字框,显然用于转动一位一位的密码。盒子的侧面有一些文字。

  他们都看着这东西发起了呆,还有点不敢相信,隔了好久,军医才道:就是这个?不能吧?

  王思耄看了看盒子的表面,沙哑着声音道:德文。跑不了。

  赵半括一下坐倒在地,想笑又笑不出来,想哭但是心中一点感觉都没有。

  军医围着那盒子走来走去,嘴里乱操着不知道谁家的祖宗,王思耄没说话,但一边喘气一边身体在微微发抖。东西终于被他们找到,就在眼前,这一路的艰难终于有了结果,大家的心情都很激动,这很正常。

  最终的谜底就在眼前了,大家都紧张起来,下意识看向廖国仁。这时候作为队长,他有权力也有义务来决定。说实话赵半括很担心廖国仁会直接下令把盒子带走。这样做是无可厚非的,但对盒子里东西的好奇,一定会把他们折磨到死。

  廖国仁显然早就有了决断,示意王思耄拿出笔记本,撕下一页,一枝笔一起放在地上,看着长毛,显然是准备让大家把密码说出来,现场打开了。长毛倒也爽快,拿起纸笔一脸轻松地飞快写下一串数字,然后递给了赵半括。

  赵半括接着笔,慢慢回想起那组数字,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地写下。也许是刚刚经历了地狱般的场景,被压抑的感觉现在全部恢复了过,虽然古斯卡临死前只说了三遍,他也没有刻意去记,可此时那些数字,连同当时的情景在赵半括眼前清晰而飞快地掠过。全部写下来后,他发现自己的手已经抖得控制不住,眼泪也早已流了出来。

  三组密码的最后一组本来在曹正兑手上,但他被女俘虏阮灵骗去密码并杀掉后,这组密码就落在这个女人身上。这一路上都是急行军,本来就受了一些伤的她显得非常疲惫和憔悴,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提供了一些日军据点的信息,后来基本没有说话,可以说完全失去了存在感。刚刚他们在尸坑旁挖掘的时候,阮灵一直被绑在附近的树上,这时廖睡雪仁派军医过去,把她松绑带了过来。

  此时她不可避免地成为了大家视线的焦点,赵半括的目光有些凶狠,刚刚他在脑子里重温了一遍古斯卡死前的场景,对日本鬼子的仇恨再度燃烧起来,如果不是这女的现在还不能动,他可能真的忍不住开枪了。

  所有人都以为阮灵会讨价还价,也已经做好暴怒的心理准备,打算对她进行威胁让她说出密码。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她拿过王思耄递过来的空白纸张后,没有任何废话,稍微想了想就把数字写了出来。赵半括看着阮灵苍白的侧脸,心想也许是刚刚自己这帮人恶魔一样的行为从心底震慑了她。

  廖国仁看到她如此合作,神情略有缓和,拿过纸条就准备去开盒子,但当他的手刚刚碰到盒子,另外一双手伸过来把他按住了。

  廖国仁眉毛一挑,回过头看,却发现是长毛,他按着廖国仁的手,毫不惧怕地和他对视着,说道:危险。

  赵半括一下明白了长毛的意思,阮灵毫不抵抗地合作,实在太不符合之前她的风格,一定有问题,不用说八成是给了一组铲口半括这么想着,立刻拉上枪栓就对准阮灵。长毛却伸手阻止了他,奇怪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赵半括更加奇怪,说道:你不是怀疑她给的密码有问题吗?

  长毛摇摇头,说道:和密码没关系。我是觉得,咱们这一路上的经历,算起来都和那架坠毀的德军飞机有密切的联系,并且透着诡异,说它危险其实一点也不过分,现在我们找到了飞机上的东西,也就是这个盒子,我说这里面装着炸弹都不算夸张,你说危险不危险?

  廖国仁脸色变了几变,停下了动作,对长毛道:其他人都躲开,半括你配合长毛开盒子。王思耄和军医把阮灵拖着,犹豫地跟着廖国仁走开。本来拿到盒子的如释重负,被长毛这么一说,好像他们真是马上要干拆炸弹的危险活儿,气氛顿时有些凝重,军医走出几步,忽然回头说了声:你们小心。

  半括听了心里一热,看向长毛。长毛听到军医的话,眼里闪过了一丝笑意,然后习惯性地顺了顺头发,深深地呼出一口气,说道:菜头,我来念数字,你来转,记得手稳一点。开始吧!

  看着赵半括一点一点地拧动那几个旋钮,长毛屏住了呼吸,冷静地念着数字。赵半括手一开始有点发抖,但在长毛的冷静感染下,注意力逐渐变得高度集中,手上的动作也沉稳起来。

  数字一个一个转动,很快,第一个数字转盘连接的长条就转到只剩下最后一个数字。

  如果这个盒子真的有防护措施,那么触发的开关最有可能落在最后个数字上,这需要非常小心,万一真像长毛想的那样有危险。那么这最后的数字一转,可能会出现几种情况比如说马上爆炸,当然这是面有炸弹的情况下才会发生;或者是有一个防备机制,比如要在一定的时间内重新输入正确的数字;再或者后面两个数字转盘会被锁死,短时间内无法继续开启。总之不管什么情况,都会让情况变得很糟糕。

  赵半括定了定神,仔细去看最后一个数字,以便在完成后立即进入下一步骤,但一看之下却呆住了,一直没有动手,他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

  长毛一直盯着他,看到他的脸色有变化,有点紧张,马上问:怎么了?

  赵半括皱起眉头,把纸条上的数字和密码箱上的已经对好的数字看了一遍,就道:不对啊,你是不是记错了?

  什么?长毛皱起眉头。

  你把号码再背一遍。赵半括要求道。

  长毛也皱起眉头,立即把号码重复了一遍,赵半括一听就摇头,不对,你肯定记错了。

  不可能,老子背了十几个晚上,尿尿的时候都在画圈儿,绝对不可能背错。长毛有些急了。

  绝对错了。赵半括脸色苍白,不信你来看。他让开身子,让长毛看那只盒子。这盒子上的密码是九位的,但是,你给我的密码是十位的,最后多了一个数字。

  长毛凑了过来,蹲在盒子前仔细数了一下,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呸了一口,喃喃道:不可能啊。

  事实摆在眼前。赵半括叹了口气,一下坐倒在地上,捡起刚才甩掉的烟屁股,吸了几口,叫队长他们过来吧,商量商量该怎么办。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that he said that I had a lot of work still to do on the Earth and that I was subject to God’s time. Well, I am still here, trying to make the most of my time. I di7&#n821d;t mean to write a book, but I am blessed to have a wife who has be

1楼:Keesha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