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多的尸体,堆积在一起。所有人的脑子里,同时浮现出了那个其状可怖的尸坑。

  尸坑应该就在离这里两天路程的悬崖下,说起来,他们来的时候还经过了那里,想着赵半括就大骂,我操这叫什么事,那地方都经过两遍了,如果东西真藏在那儿,他就日美国人的祖宗。

  下几个人被王思耄的分析彻底说服了,本来廖国仁下令休息,但大家到此时已经极端厌恶这片丛林了,休息了不到半小时就一致要求连赶往目的地。

  路上再没有多话,经过又一番日夜兼程的行军赶路,大家毫无波折地到达了目的地,当他们戴上防毒面具,挖开那堆他们亲手掩埋的尸坑,露出地下的尸体时,长毛第一个忍不住吐了出来。

  接下来的过程,赵半括完全不想回忆,他知道,这段恐怖恶心的记忆在未来的日子里,一定会被自己自动锁在脑海的最深处。如果运气好的话,也许不久之后,自己能够幸运地忘记这一切。

  他们那时还没完全扒开那层薄土,一股可怕的气味就已经穿透防面具向他们袭来。等露出下面已经高度腐烂的尸体,就看见这么多天的雨水和丛林的闷热潮湿,使得这个坑完全被浸泡,好比一个露天的棺材。更可怕的是,他们看到的那些深棕色的液体,显然完全是还没完全腐烂的肉体渗出来的。赵半括第一反应就是这是超级大的一缸肉酱,而+那些还粘连着肌肉组织的骨头,非常干脆地暗示出肉酱形成的惨烈过程;第二反应是,肉酱里混杂的白色肉筋和掉落的眼球,都是从人身上脫落下来的!

  虽然一路上他们见到了无数具死得非常奇怪非常惨的尸体,之前也草草见过这个尸坑,可现在要做这样亲密的接触,还是让人没法接受。

  看见长毛飞奔到旁边开始呕吐,赵半括紧接着也受不了,脱下防毒面具,抱着树狂吐起来。这时候他心里对那群美国人无比的憎恨,这是怎样的变态,才会想到把东西藏在这里?

  很快,廖国仁也失去了一向的稳重和冷酷,所有人散布在尸坑周围,毫无仪态地或蹲或跪吐了起来,直到麻木。

  说实话,赵半括有一百个冲动要逃离这个地方,管他妈什么见鬼的东西,那种对任务真相和德国飞机秘密的好奇,在眼前修罗场一般的场景前完全被击溃。之所以没有逃离,最后牵制他的,也许就是骨子里的人的职责。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中间一直没有人说话。赵半括看到廖国仁一脸然地重新戴上防毒面具,走近那个尸坑边缘,开始蹲下动手挖起来。他先用手把一截东西从坑里拉出来,看了一眼,身子弯了下去,晃了一晃,明显是又想呕吐,然后强忍着把那东西扔上了坑边。赵半括看得很清楚,那是半截手臂,只是上面的肉已经掉了一半左右,露出森冷的白色。这一瞬间,他忽然想到了大家曾经吃掉的那只野猪,已经恶心到了极点的情绪再一次被击中,可惜已经连胆汁都呕不出来了。

  廖国仁发狠地拉出了几段残肢,但这巨大的尸坑里依然是一片混乱和粘稠,并没有因为少了这么一些东西就能有什么发现。廖国仁接下来的动作让赵半括等人惊呆了:他摘下了头上的钢盔,伸进坑里,当成了大勺,舀了满满一大缸液体,倒出坑外。接下来是第二勺、第三勺,动作越来越快,就好像那些恐怖的尸体和气味都对他没有什么作用了。

  王思耄是第二个加入的,然后是军医,长毛也加入了,最后是赵半括。依然没有人说任何话,赵半括已经完全不去想是什么理由说服他这么干了,因为已经和任何意识形态上的东西没有关系,只是廖国仁德行为感染了他们,大家不由自主地这样干了起来。

  很久以后,赵半括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最大的感受是:人,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生物。因为人类的潜能真是无穷的,既可以非常脆弱地被一件小事击中全盘崩溃,比如那些自杀的人;同时也可以异常强大,强大到可以极其快速地适应随便什么前一秒还让你疯狂的东西。

  而这种适应的名字,就叫麻木。

  他们不是机器人,可以毫无情绪波动地干这种事情。但在这时候,所有人的感官都被自动压抑到最低的敏锐程度。

  赵半括清楚地感受到手触碰到那些液体时的黏滑感,并且能够从记忆里自动翻出类似的感觉,那就像喝酒后,醉意涌上,忍不住用手捂嘴,却来不及发现,一手全是黏黏的呕吐物。

  也能清楚地闻到尸堆里传出的味道,那是一种浓厚的说不出来的怪异味道。赵半括想到了干百块臭豆腐,还有小时候村头的粪池。到了一步,这种味道已经说不上难闻了,因为赵半括早已经过了恶心的阶段,只是觉得它卷在空气里,让自己胸口闷得难受。

  对于那些残肢骨骸,刚开始的时候赵半括还能分辨出各自是什么部位,等他扔出不知道是第几个像被浓酸侵蚀过的人头之后,他已经完全没有概念了。此刻他就像是一个掏粪工,只知道不停地伸手,拿住什么东西,或者舀出什么东西,然后往坑外扔。

  所有人都这样麻木机械地干着活,林子里只有沉重的喘息声。过了不知道几个小时,赵半括照例抓住什么东西,使劲一拉却没有拉动,于是加了一把劲,把半条大腿拉了出来,然后跟着大腿的抽离,一个沾液满体、黑糊糊的东西被带了出来。

  此时所有人都没有反应了,随着坑里液体的减少,廖国仁更是跳下去,任凭双脚浸泡在尸液里。赵半括把大腿扔出坑外后,也跳了进,搬起那东西顺手往外扔,但干了这么久的活,身子已经极其疲累,这一下居然没扔出去,砸在坑沿上反而弹了回来,差点把脚砸着。

  赵半括机械地继续搬起它,使劲往外砸去,然后继续清理尸坑。

  但这时他心里隐隐有种异样的感觉,但又说不出是什么,过了片刻,他忽然心里一动,一下跳出坑去,扑到那个东西前头,扒开上面的秽物,随着动作的加快,那个东西露出了金属的表层。

  赵半括一时间有些乱,竟然有点迷糊,直到几分钟后脑子终于确认了这个事实,他才狂叫起来:这里!这里!

  其他人被赵半括嘶哑的叫声惊动了,接着机械地看过来,看到赵半括跪在地上,面前放着一个东西,都有些发愣。廖国仁第一个反应过来,接着大家纷纷回过神,都跟着廖国仁从坑边起身过来。五分钟后,从麻木状态中清醒过来的他们才算真的确定,现实居然跟他们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一直要找的东西,原来早就被他们遇到,并擦肩而过。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I will immediately seize your rss feed as I can’t to find your email surisbcption hyperlink or newsletter service. Do you have any? Kindly let me recognise in order that I could subscribe. Thanks.

1楼:Roseanna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