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无话,第二天赵半括被女俘虏的尖叫吵醒了,起身,却发现廖国仁正站在一旁训斥军医。看样子军医可能是在睡梦中碰到了那女人,闹出了误会。

  赵半括好笑地站起身,他看到那女俘虏的头上已经套了个头套,廖国仁也不给她拿掉,又训斥了军医几句,就一把拉起女俘虏,绑到了旁边的一棵粗树上。赵半括明白廖国仁肯定是要审问,识趣地走到了边,和其他人一起盘点起自己的装备。

  识趣归识趣,他还是不停地朝那个地方瞄。这个女俘虏能跟着一帮小日本不要命地跑到野人山里来追击他们,肯定不简单。日本人的部队里,女人是完全没地位的,她还说自己不是日本人,又能说中国话,就更得好好问问了,至少要问出那帮鬼子跟着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赵半括打量那边的状况,看到廖国仁一旦仕用很低刚首重娠文俘虏交谈,那女的最初还有些害怕,可后来似乎被廖国仁说通了,慢慢平静了下来,再后来开始和廖国仁进行交流。

  又过了好一阵,廖国仁的脸色突然变了,回头朝他们叫道:你们,都过来一下。

  大家听到了招呼围了过去,这么一来女俘虏一下委顿到了地上,看来是被吓到了。廖国仁提高了声音说道:你再不说,别怪我这帮兄弟对你不客气。

  赵半括明白这廖国仁肯定是想知道一些事情,这女的不说,这才把他们找来威胁她一下。虽然他们肯定不会干这种欺负女人的事,但作假谁不会,立刻都是一阵哄笑,军医甚至发出了一连串很淫荡的奸笑声,很有点回归本色的意思。女俘虏的脸被蒙着,看不到赵半括等人的表情,当时就大叫了起来:我说过,我不是日本人,我只是个翻译,被他们找来是为了抓你们的人间话的。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抓我们?问话?这话一出,赵半括等人都有些奇怪。长毛走上一步问道:日本人为什么抓我们?

  我不知道,我跟着他们,跟着你们,就这样,然后,炸弹爆炸,我就被你们俘虏了。女俘虏再也忍不住惊惧,哭成了一团,瘦弱的肩膀抖个不停。

  赵半括问道:日本人为什么跟着我们?

  女俘虏继续摇头,不知道,日本人在山里有驻军,有哨兵看到你们了,就派人跟了过来。

  胡说,这里怎么可能有日本人的驻军?现在离那阵子都过了一年多了!军医插嘴道。

  我不是胡说,我被他们从越南抓来,直接就进了这里的军营,就在这山里。女俘虏说道。

  这话一说完,大家有些动容。日本人在野人山里有驻军,这消息如果属实,那可真算个很大的军事机密,也解释了深山里那些日本军队的出处。不过这女的说的话能信吗?而且日本鬼子为什么要在这种地方驻军?难道真和那批美国人有关?赵半括想得头痛,心说,他妈的,这破山里到底有什么玩意儿?

  赵半括正想着,女俘虏哭叫着说道:我知道的我都说了,求求你们,别杀我!

  廖国仁有些不耐烦,把大家招呼到一旁,问道:对她,你们有什么意见?

  半括有些没主意,女俘虏的话虽然分不清真真假假,但贸然把她处死似乎也说不过去。平时打小日本这帮人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现在这女人却把他们难住了,大眼瞪小眼的,好一会儿都没人说话。曹国舅突然说道:我看,把她绑在这里,任她自生自灭吧。

  廖国仁摇头:不行!这样不稳妥。

  那就带上他?军医跟了句。

  带上她?你个老草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长毛着军医似笑非笑。

  军医摆了摆手,神色有些慌张:唉,就当我没说啊。

  赵半括看着廖国仁的脸,突然发现他的目光有些奇特,心里一震,他试探着说道:既然不能放,又不能带,那就杀了?

  廖国仁看着赵半括,说道:你觉得杀了好?

  赵半括一听廖国仁不带色彩的口气,心里有了底,硬着心肠道:对,杀了!咱们的任务要紧,带着这女人是个累赘。照这女人的话看,小日本如果在这里有驻军,援兵应该很快就到,虽然未必能那么快找到我们,但还是要争取时间。早点出去最重要,把东西找到更好。

  廖国仁把头一点,说道:那就按你说的办。

  队长,这杀了恐怕不妥吧!曹国舅又开口。

  廖国仁转脸看着他,曹国舅看着女俘虏说道:话都没问清楚就杀了她,有些可惜了。

  廖国仁摆摆手:能问的我刚才都问了。我看还是按半括的意思办,也省得带着麻烦。

  曹国舅还是坚持:队长你没理解我的话,我以前在师部受训的时候学过一些逼供手段,我希望能让我试试,如果用了之后她再不说,再按你的意思杀她也不迟。

  赵半括听到曹国舅说这话,心说自己说杀这女的可是假装的,没想到这姓曹的是真狠。当下他想开口阻止,廖国仁却直接同意道:好,不过先把这女的饿上一天,等明天她体力快崩溃时,再用你的方法,这样可以事半功倍。

  曹国舅犹豫了一下,说道:那也好。我正好可以准备一下。

  大家继续上路,那个女俘虏仍然被蒙着头,但或许发现自己没被处死,她的心态稍微放松了些,行动上开始变得配合。

  后来,赵半括发现脚下的石头道路越来越明显,只要顺着这些瓷实的石头地面走,应该就能很快回到正确的路线然后出去。

  一帮人累死累活地走了一天,直到能见度下降到看不见十米外的人影时,廖国仁才让他们原地休息。

  队员们喘着粗气坐了下来,女俘虏似乎跟一直拉着她的军医混熟了,一直挨在军医身边不愿意离开。赵半括坐过去,看到军医正一脸陶醉地挨在女俘虏身边,不由得好笑:老哥,小心没吃到腥,再被毒死。

  赵半括这话说得军医一下就跳起来,也把女俘虏带倒在地,那女人幽幽地呻吟了一一声,居然趴在原地不动了。赵半括吓了一跳,问道:怎么了?别是累死了?

  军医看了看说道:天知道,这女娃子身体不好,兴许是累坏了。我扶她起来看看再说。

  说着军医就开始上手,看着他的动作赵半括有些哭笑不得,指着军医的手骂道:你个老草包,你那是扶人?手朝哪儿摸?

  军医嘿嘿了一声,把伸到女俘虏大腿部位的手缩了回来:人老了,眼睛不中用了。

  赵半括走过去,帮军医把女俘虏扶起来。赵半括知道这女人被他们推搡着走了一天,体力绝对处在崩溃的边缘,廖国仁又不让给她吃的,喝了一点水,她能挺到现在才晕过去已经是奇迹了。

  紧忙活了一阵,军医检查到最后,说道:没事,累的。

  赵半括看着女俘虏瘦小的身躯软倒在地上,心里泛起一丝不忍,又看着军医拉开她的头罩,发现满头的黏汗已经让她的长发完全糊到了脸上,几丝头发紧咬在没有血色的嘴里,清秀的脸苍白得吓人。赵半括心道就这女人的样子,能受得了曹国舅的逼供手段?

  军医把了把女俘虏的脉,说道:脉象很乱,但表面上没看出有什么伤,或许是受了什么内伤。

  赵半括不懂脉象,直接问道:那她还能不能活?

  军医嘿了一声:有药就能活,关键看咱们队长了。

  赵半括犹豫了一下,说道:你看着给她治治,至少要让她活到明天。

  军医听到这话,猛地扭过头,问道:你什么意思?

  赵半括耸了耸肩膀:老曹不是说了吗,明天要给她上手段。

  军医眼里突然透出一种极强的厌恶,嘴巴都哆嗦起来:一个女娃子,这曹国舅也下得去手?

  赵半括不想在这问题上和军医哕唆,这也不是他说了算的,也就不再吭声。忽然就见军医站了起来,朝着那女鬼子走了过去。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