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很快就黑了,远处日本人的枪声停了下来。赵半括他们在草丛里又商量了一此细节。

  半夜在营地里走动,如果鬼子警戒性高,肯定会被发现,一对日语定出问题。所以他们尽量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完成所有的工作。王思耄说要不一路跑过去,往两边扔炸弹,三个人跑三条线,基本上鬼子反应过来之后,手榴弹都到位了。

  廖国仁就说不可能,在丛林营地里篝火都很暗,功了能在有飞机的时候及时扑灭,怕英国人的空中侦察,这样一来手榴弹要扔得那么准非吊困难。而且,营地里和四周肯定还有暗哨,一旦有问题暗哨立即会发现,所以必须在所有暗哨不发现的情况下,把炸弹安在所有帐篷附近。

  这个要求非常难,因为,很难说会不会有小日本失眠之类的情况,一旦动静太大,很可能功亏一篑。

  想了半天,廖国仁就道:我们需要一个吸引注意力的东西。

  什么东西?

  不管是什么,能把这些鬼子惊醒,又让他们觉得是虚惊一场,而围观超过三分钟的时间,我们在那时候混到人群里,把手榴弹扔下去。

  长毛想了想,道:我有办法。

  他们埋伏到子夜,长毛已经完成了所有手榴弹的改装,分配给几个人,立即开始行动。

  绕着圈,几个人朝着月光撒罩的密林又转了回去,期间廖国仁发挥出了他的游击本领,走走钻钻,停停站站,一会儿闻闻风向,一会又听听地声,那感觉完全不像个人,倒真是个准备捕猎的动物。

  赵半括忽然意识到,廖国仁可能真的和小刀子一样是游击支队的,在丛林中,这种狩猎应该是他们以前的战争常态。

  而据赵半括了解,游击支队要做的,就是以极少的兵力进行骚扰和杀伤,真的有十几个人的队伍干掉几倍于自己敌人的经历。

  走了有一小时,廖国仁停了下来,迅速蹲在了地上,倒着匍匐了回来,用手指了指前边。赵半括等人借着月光一看,不远处的森林里,有几顶帐篷若隐若现。

  赵半括看到这里出现日军营地,心里一下活泛起来,这帮鬼子看样子从那个哭脸佛像的阵地撵出来后,并没有追出多远。妈的,看那帐篷一动都不动,估计睡死了,四周的哨兵也不多,这下算他们倒霉,一会儿就让他们去陪小刀子。

  廖国仁潜回来,低声说道:周围有七个哨兵,树上有暗哨,两个在后边,两个在咱们前边。四眼,树上的那个一会儿归你,所有鬼子都用毛巾勒死,不能弄坏军服,前边的两个我会搞定。长毛,他们的小钢炮肯定在其中一顶帐篷里,那,地方绝对不能漏了,最后还剩下多少鬼子,这东西能不能炸好很重要。好好给这帮孙子送个大礼。进到营地人里的人不用多,其他人在外面,如果我们失败,就鸣枪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为我们争取时间。

  廖国仁吩咐完,招呼大牛、王思耄和赵半括跟着他,军医、长毛伺机支援,几个人手脚飞快地在四周摆弄了一通,之后所有人对表。

  赵半括跟着廖国仁摸到了那几顶帐篷的近处,回头看到其中一个哨兵居然靠在一棵树旁打呵欠,心说这家伙真是该死,摸进来几个大活人都不知道。

  狩猎。

  他心中忽然真的涌起了那种感觉,忽然热血上涌,迅速摸了上去,一个抱头捂住哨兵的嘴巴,用毛巾一下套住他的脖子死命抠。那倒霉孩子脚蹬了半晌,终于不动了。廖国仁捡起鬼子的枪,穿上鬼子的衣服,扯出小日本的手榴弹塞进包里站了起来,要是不仔细看,活脱脱就是一鬼子。

  很快王思耄和大牛也穿着鬼子的衣服走了过来。两个人互打一个眼色,朝另一边的警戒员摸去。没多久,赵半括也穿上了鬼子的军服。

  四个人趴在地上,缓慢地爬进鬼子的营地里,然后躺在地上,爬到营地边缘睡在鬼子身边,佯装是露天睡着的鬼子。

  另一边,长毛按原计划找了一棵树,做了个弹弓,爬到树上,抓了几十块泥巴,在树上一颗一颗朝鬼子的营地打去。

  黑色的泥块悄无声息地落到了营地里,打在那些露天睡觉的鬼子身上。一开始这些鬼子还醒不过来,直到有鬼子发现不对,站了起来,开始哇哇叫。

  所有醒过来的鬼子都愣愣地看着天,因为长毛打的是非常高的抛物线,所以他们以为是天下掉什么东西了,营地里的鬼子一个一个地站了起来。

  赵半括这时紧张到了极点,很难想象,他感觉自己是淹没在一群菩兽当中,好在光线非常暗,谁也看不清楚谁。

  赵半括他们站了起来,开始在人群里走动,他们的裤子口袋都破了,手榴弹顺着裤管溜下去,又用脚踩进落叶里。

  两分钟时间不到,赵半括的手榴弹就全漏完了,还有鬼子陆续醒来,他看不到王思耄的踪影,因为四周太暗了。

  赵半括看搞得差不多了,准备离开,这时候,廖国仁和大牛从他身边走过,做了个手势,指了指一边的帐篷。

  他们溜达过去,廖国仁直接摸到了帐篷后面,很迅速地用刀子解决了那个看守帐篷的日本兵,然后伸着脖子朝里一看,立刻表现出吃惊的神色,很快把头缩了回来,惊讶地做了一个大爆炸的手势,赵半括没看明白,也伸头进去一看,心中一动。

  是军火帐篷。

  廖国仁对他做了个眼色,然后进了帐篷里,赵半括心知肚明,和大牛装成卫兵在外面警戒。期间赵半括往里看,只见廖国仁把一堆手榴弹和迫击炮弹弄到了一起,手榴弹在下,迫击炮弹在上,引信全部拧开,这样一来,手榴弹爆炸会把上面的炮弹抛到半空,落下来好比轰炸一样。

  刚才那些手榴弹其实已经够小日本吃一壶了,如今又有了这个,赵半括反倒担心自己能不能安全出去。

  很快廖国仁走了出来,做了个撤退的手势,就在这时,却听到营地外沿传来一声枪响,顿时廖国仁面色一变,赵半括也心说糟糕。

  走出去后一看,果然,一个小日本翻倒在地,接着又是一声枪响,从远处的丛林里射过来一道火光,又是一个日本人倒地。

  所有日本人立即俯下身子,那些没有醒也彻底醒了过来,开始移动去拿枪了。

  国舅爷!大牛跳脚道,我操,坏事了。

  一下鬼子们开始跑起来,显然想冲出营地去围捕攻击者,说话间,篷外边一下就热闹起来,鬼子的号叫声、开枪声,此起彼伏。听声音一些鬼子还朝这边跑过来,估计是要过来拿弹药,赵半括有些慌神,端起枪要冲出去,被廖国仁拉住:这会儿跑出去,就白干了。

  那怎么办?赵半括看着一地的炸弹,在这里死更惨。

  外边传来了一阵步枪的对射声,听声音很可能是曹国舅跟鬼子干上了,大牛突然一推廖国仁和赵半括:你们从后边走,跑得越远越好,我有办法!

  廖国仁骂道:放屁,这个时候你给我逞什么英雄!

  大牛面色一凛:队长,俺没想逞英雄。说完,忽然冲了出去开始拔枪射击,顿时离他最近的鬼子都被射成了血球。

  那些正准备冲出去的鬼子立即被大牛吸引,全部停了下来,大牛大叫:小日本,老子在这儿呢!来啊来啊,撵得老子很爽是吧,老子今天一次全讨回来!

  赵半括心中大骂,刚想冲过去,却被廖国仁死死拽住了。

  这是实话,到了这个时候,大牛已经没有希望了,只要暴露身份,那就是白白送死,大牛这样搞,却使得所有的鬼子往他身边聚集,而他站的地方,就是手榴弹最密集的地方。

  大牛且战且退,面对百来个鬼子,已经多处中弹,他一边大骂一边拼命还击,一边大叫:走!快点走!

  廖国仁咬牙转身,和赵半括趁乱往营地的边缘跑去,混乱中,只听到身后大牛中弹的闷哼和鬼子们的号叫。

  赵半括这时还想,大牛如果能及时卧倒,也许还能躲过那一场爆炸,也许他幸运得所有的子弹都是非致命伤。

  想法永远不能替代现实,赵半括才跑出营地十几秒,身后就是一连串震天动地的闷响,紧接着是接连的爆炸声。回头去看,三十几颗手榴、弹已经陆续引爆,好比是连环炮击一般,围着大牛的鬼子在火光中爆出无数的血块,有的鬼子可能处在两颗手榴弹之中,直接被撕成了碎片。

  惊慌失措的鬼子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他们都条件反射地卧倒,却不知道他们正是趴在手榴弹上,直接被整个儿炸上了天。

  而已经跑出外沿的鬼子,被爆炸惊动,又纷纷冲了回来,就在同一时间,军火帐篷中一声闷响,接着,地狱来临了。

  首先是手榴弹的连环爆炸把整个帐篷掀上了天,同时迫击炮弹从各个方向飞散了开来,有的完全是横飞,有的冲上高高的天空,有的打着转儿转进其他的帐篷里,威力超过手榴弹好几倍,整个营地顿时全被炸上了天。

  有一颗炮弹甚至飞到了外围,落在了他们身边,几个奔跑中的人都被声波震得原地蹦起,跟着就扑倒在地,当时赵半括就感到一阵狂风从身后直冲了过来,泥土和碎树枝从半空中扑打下来,好比下了一场乱雨。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Thank God! Soenome with brains speaks!

1楼:Bobbo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