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下简直要了命了,赵半括耳朵里嗡嗡的,抖了抖身体发珪现没事,抬头却听到一阵叽里咕噜的叫嚣声从树林里传了出来,一群日刁本兵对面的树林里现了身。

  日本兵刚一现身,枪榴弹又跟着响了起来,这种近距离武器配合着步枪、机关枪的射击,一下就把赵半括他们压得无法动弹,只能紧紧靠在佛像或者大树后边盲射还击。

  赵半括看到军医被双方的对射压得趴在原地抬不起头,小刀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这时对面的日军子弹打得连贯至极,虽然没朝小刀子和军医身上招呼,却打得他们这边完全抽不出空过去营救。

  这帮鬼子现身后并没有走出树林追击,很显然是有目的。先撂倒小刀子,利用这个伤员来拖延他们,要不然就凭最初那一枪的准头,多少军医和小刀子也打死了。

  赵半括知道这时不能再犹豫,推了一把廖国仁,问道:队长,怎么办?廖国仁却没回答,赵半括看他的眼睛居然并没有朝小刀子和军医看,而是对着左侧的高处。

  他们的左侧不远处是大牛那帮人的隐蔽点,也就是那个高大的顶树像那里,廖国仁看的就是佛像的头顶位置。那上面已经被刚才的枪榴弹炸豁了,树根和佛头都很明显地缺了一部分,许多本来遮盖在佛像头部的杂草和树根被震散掉,佛像的大半张脸露了出来。最初离得太近,石头佛像又高又都是草,赵半括根本就没心思仔细去看,这时跟着抬头,他心里立刻一惊,这石头佛像怎么是这个哭丧脸?和蒲公英地里的那么像?

  赵半括在缅甸的时候没少见寺庙里的供佛,可这种一脸哭相的却从没见过。佛像这种东西,因为它特殊的身份地位,基本都是宝相庄严,或者慈眉善目,怎么可能会弄成这种死了老娘的模样,实在是不符合常理。

  赵半括看着这个雕刻得惟妙惟肖的哭脸佛,突然明白了他最初看到这些佛像时的古怪感觉是怎么回事。妈的,对着这么一个诡异的玩意儿,谁能有什么好感受?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受一闪而过,立即被枪声打断,毕竟现在他们最的危机是那些日本鬼子,赵半括看着廖国仁像是失了魂一样的表情,不禁有些上火。

  抓住廖国仁的胳膊,赵半括又大声问了一遍该怎么办,廖国仁这才转过头,面色极端的苍白,吼道:所有人掩护,赵半括,你去帮军医小刀子弄回来,我们走!

  赵半括又道:曹国舅怎么办。根本不知道这人他娘的在哪儿。

  廖国仁一顿,道:没办法了,看他的造化。

  曹国舅在丛林里警戒,但这一次没有发出警告,难道是被日本人端了?以曹国舅的身手似乎不太可能,但这是战争,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能希望他没事。

  廖国仁的命令一下,手榴弹纷纷朝对面的树林中扎堆扔了过去,大牛的机关枪也同时开火,冲锋枪和卡宾枪爆发出了集中又猛烈的连环火焰。

  这一阵突然反击很有效果,一下就压住了对面的攻击火力。日本鬼毕竟没有他们这么好的掩护条件,大牛的机关枪打断了好几棵树,倒的树身阻碍了鬼子有节奏的火力压迫,虽然有枪榴弹帮忙,可那东西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打了这么一阵,弹药已经不足。这边的火力一占了上机,大牛的吼叫接着就跟上,军医听到大牛要他赶紧撤回来的叫骂,竟然愣在那里不动,一脸的无助。急疯了的赵半括立即跳出隐蔽处,冲到了军医身边,其他人看到他的动作后,马上加强了火力掩护,以保证他能安全爬回来。

  赵半括冲到军医边上,大骂:你他娘的在搞什么,快把小刀子拉回去,想当俘虏吗?说着,他忽然看到军医竟然哭了,不由得心中一惊,问道:怎么了?

  不能动小刀子!军医哑着声音道,不能动他,他的肺叶破了,一动就会死的。

  赵半括的脸一下就白了:那怎么办?

  军医的面部扭曲:我不知道。

  赵半括心里一阵紧缩,脑子一下乱了,下意识回头看向廖国仁,廖国仁还不知道情况,大叫,赵半括把这边的情况吼过去,在枪声中也不知道吼了几遍,廖国仁才听明白,面色一下阴了下来。

  但是,他并没有犹豫太久,直接做了一个手势,转过了头去。

  廖国仁的手势意思很明白,放弃小刀子。

  这位探路尖兵一路上没少给他们出力,甚至曾在河边救他们于危难,按理说怎么也不应该放弃他,可现在的形势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除非有奇迹出现。赵半括知道廖国仁作出这个决定肯定也难受得要命,日本人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利用小刀子拖住他们,小日本看来根本就没有把他们当正规军来对待,而在尝试活捉他们。

  军医红着眼睛,看着赵半括,像是在做最后的努力:要放弃刀子?那以后谁给我们探路?

  赵半括心里一堵,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经历过了太多生离死别,所以这时不是说有多悲伤,而是觉得无比的凄凉。又一个,这种场面经历了多少次,只有他自己知道。

  军医又问了一遍,似乎不太相信,这种抉择很难,放弃小刀子,几乎等同于亲手杀了他。赵半括知道对面的伙伴肯定也跟他一样受不了,但这样的形势下已经不能给他们太多时间悲愤。

  最后,军医终于动了,但没爬了两步却又奇怪地停了下来,赵半括在前头吼道:你他娘的在耽误什么?还不快回来!

  军医摆了摆手,居然又爬了回去,赵半括惊讶地看到,军医从怀里掏出几张黄裱纸,塞到了小刀子手里,他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当时就感到心里像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再也说不出话。

  不过更让他惊讶的还在后边,就在军医往小刀子手里塞黄裱纸的时候,本来看着已经昏迷的小刀子居然微微抬起了头,把嘴凑到了军医耳边,赵半括看到军医明显哆嗉了一下,然后紧紧地抓住了小刀子的手握了一握。

  对面的日本人看到军医要跑,子弹马上又招呼了过来,一些日本兵甚至爬出了树林,朝小刀子的位置挪了过去。队员们的子弹直接把冒出头的两个鬼子干倒,随后的鬼子却像是疯了,一下拥出十几个,手榴弹和机关枪的组合凶猛异常,居然把队员们的攻击又给压了回去。

  廖国仁一看到这种情况,明显是要炸毛了:王八蛋,那帮鬼子,要抢小刀子!

  赵半括一听这话,脸立即白了。

  廖国仁的话不仅让赵半括听得脸发白,也让刚爬过来的军医一跤坐倒。这时双方的对战已经进入了胶着和疯狂的状态,鬼子那边不管不顾地朝小刀子的位置猛冲,很明显是想把他俘虏。这可不妙,小刀子被俘绝对比他被打死要严重得多。

  廖国仁闭上了眼睛,咬牙大叫道:谁的枪法准点?给小刀子个痛快的,别让他被鬼子弄走!

  大牛听到这话,立刻瞪着眼叫道:队长,不能这么干!给我掩护!我过去把小刀子救回来。说着就要冲出去。

  廖国仁一把抓住他,大声道:赵半括,执行任务。

  赵半括也被廖国仁的这个命令弄得一阵心寒,也想拒绝,却听到军医抽噎着朝廖国仁说道:队长,不用了!小刀子刚才给我留话话,说他会让你放心,他要给他父母报仇我还给了他几张几张

  军医说了这几句话后,已经完全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赵半括知道他想说的是几张买路钱,扭头去看小刀子,他正把两颗手榴弹慢馒放到自己的身子底下。

  廖国仁也看到了这一幕,沉默了一下,轻声道:知道了。这句话一说完,就吼道:撤!大牛猛地用头撞了一下佛像,懊恼地吼了一声:你们先走,我掩护,老子来陪小刀子最后一段!

  队员们都沉默了,没有人说什么,撤退的速度很快,谁也不想看到最后一幕。

  赵半括在撤退的时候又看了一眼小刀子,发现他正大睁着眼睛看着这边,嘴唇紧紧地闭着,眼里冷得什么都没有。当时赵半括就心里一颤,一股悲伤从心底涌出,再也不敢回头。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