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帮人吃了一惊,赵半括立即加快了速度,三两步到了他们身边,仔细看小刀子的脸,当时就吓了一跳。

  小刀子面色惨白,眼睛通红,嘴巴张得很大,脸上的脉络像是被了空气一样,居然从皮肤下凸了出来,白脸衬红筋,看起来十分恐怖。夸张的是他拉着王思耄的胳膊,使劲朝自己嘴边扯,牙齿磨得咯咯作,那样子像是要吃了他。

  眼看着小刀子的嘴都快咬到王思耄的胳膊上了,王思耄的脸骇得颜色,嘴里一个劲叫着快帮忙。赵半括也顾不得想其他,直接把手伸他们俩的胸口中间,抓住王思耄的衣服想着先把他们分开。

  没想到的是,他的手刚伸出去,小刀子却猛地把头转了个向,一双充满了血丝的眼睛直接对到了赵半括面前。

  顿时赵半括头皮都炸了,心一横,拎起枪托一把砸在了小刀子头,心说兄弟对不住了!

  咚的一声,身后近距离的敲击直接把小刀子砸得歪倒在一边不亭弹。王思耄脱身后一跤坐倒在地,其他的队员也赶到了,大牛搭手把思耄拉起来,军医过去查看小刀子的情况,廖国仁问王思耄是怎么回事。

  王思耄黑着脸,摸着自己的胳膊说道:我不知道,刚才要出发了我过来背他,一拉他的胳膊他就这样了。

  赵半括一看,王思耄胳膊上有几道新鲜的红紫痕迹,看着僇妒抓的,忍不住吸了口冷气。廖国仁皱着眉头转脸问军医:怎么样,看出什么没有?

  军医检查了一阵,抬起小刀子的手:我估计刀子被极蝎子咬了。

  大家看向小刀子被军医抬起的手腕,发现手腕在袖子里的部分已经全肿了起来,看着硬邦邦的。

  一听说是蝎子蜇的,大牛登时倒退了一步:什么蝎子这么厉害,蜇一下就变疯子?

  军医把小刀子搀起来,示意大家让开一点距离,把他放鉗整的空地上,这才抬头说道:话不是那么说的,要是一般的蝎子蜇到,顶多疼得厉害,可也不至于疼成疯子。我看还是刀子之前被炮弹液染上的毒在作怪,那东西在他身体里停留的时间本来就长,现在又被蝎子一蜇,两毒并一毒,才出现了这种情况。

  军医的话让大家心里又是一紧,廖国仁闷了一会儿,看到小刀子躺地上一动不动,回头问赵半括:你刚才使了多大的劲?

  赵半括听到廖国仁问他,免不了有些心虚,他的那一枪托虽然留了手,可人脑袋毕竟是肉包骨,天知道会不会打出什么问题。看他只是张张嘴没说话,廖国仁叹了口气摆摆手:算了,这也不怨你。

  廖国仁的神色显得有些后悔,也是,既然知道佛像里有蝎子,干吗要停下来呢?赵半括看了看佛像,开导自己说也许是这些东西在作怪。在丛林里走久了,太久没有看到人文的东西了,所以看到一些人造的东西自然感到亲切,于是自然而然停了下来。加上一路过来诡异迭现,有佛祖的地方又有一种安全了的错觉。

  其他人围在军医身边看他给小刀子治疗。大家对蝎子都不了解,也没人能帮上忙,只见军医对小刀子注射了一些抗生素和消炎的盘尼西,然后把嘴对在了小刀子的伤口上,开始用力吸里面的毒液。

  吸了几口,军医也没吐出来什么东西,但小刀子却猛然一个抽,之后居然睁开了眼睛,浑身颤抖着叫:你他妈的干吗?疼死老子了!

  军医看小刀子醒了叫疼,而且也没有发疯,很是高兴,直接朝他问道:你小子命真大,刚才被蝎子咬了,知道不?

  小刀子咧着嘴,有些口齿不清:蝎子?

  王思耄蹲下来把胳膊伸到小刀子面前:这可是你抓出来的,记得吗?

  小刀子咬着牙摇头,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来,道:不对,队长?咱们这里忽然一个抽搐,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小刀子的额头上不停地朝外渗着汗珠,看样子那种疼痛很难忍耐。医摆摆手制止了王思耄的问话,刚把小刀子扶起来,啪的一声,子弹很突然地从一边的树林里射了过来,也不知道打到了哪里。

  妈的!鬼子又来了?!赵半括趴在地上,看到腿脚快的队员已经藏了佛像后边,也想匍匐着朝身后的大树挪,抬头却看到军医一脸血,禁吓了一跳。以为他中弹,赵半括赶忙伸手去拽他,军医却根本不配合赵半括的拉扯,反而嘶哑着嗓子叫道:小刀子中枪了!

  赵半括听到这话,再度吃了一惊,暗叫麻烦了,追问了一句,军医回答。这时子弹的来向还不清楚,赵半括不敢做出太多动作,看到廖国仁朝他爬了过来,低声问他:子弹是从哪个方向过来的?

  赵半括指了指他们对面:听声音好像是那边的树林。

  廖国仁看到军医还在抱着小刀子不撒手,立刻喊道:躲起来。军医这才拖着小刀子往一边挪到树后头。

  还没完全躲进去,刺耳的呼啸从对面传了过来,躲在佛像后边的大牛直接拿出机枪朝那边打了过去,但赵半括一听到那声呼啸脸色就变了:快找掩护,这他妈的是枪榴弹!

  赵半括的声音刚喊完,一声爆炸在他的头顶轰鸣开,碎草夹杂着乱土石渣从高空倾泻下来,赵半括身后同时就有大牛的骂娘声,他知道那发枪榴弹肯定打在他们身边的石头佛像身上了。

  这时赵半括没有抬头去看,他知道那东西的威力顶多只能把大石头佛像轰掉一小块,对方的意图再明白不过,Y-疋来逼迫他们现身。他可没那么傻,刚才的那一枪,又准又狠,居然能擦着军医的身体打到小刀子,那绝对不是一般的枪手。这时起身,等于找死!

  说到枪手,他忽然想到了曹国舅,我靠,这鸟人在干吗?不是他在警吗?他娘的那对神眼怎么吃屎去了。

  赵半括看到军医还在原地没动,不禁暗骂这老头误事。眼看着枪榴弹爆炸出一阵灰屑,他顾不上再管军医,趁着这个混乱机会朝后猛爬,好容易挪到了另一棵大树下,再去看军医和小刀子,心里立刻一紧。

  小刀子右胸口已经被血染红了,军医这时手忙脚乱地给他止血,小刀子的嘴里不停地咳出血泡,军医的救治看上去根本就无济于事。看样子,多半是小刀子的肺叶部位被子弹击穿了。

  其他人看到小刀子的惨相,都有些疯狂,号叫着把子弹朝对面林里倾泻去,廖国仁趁这空当潜到了赵半括身边,嘴里骂道:妈的,看不到人,只见枪响,这算是哪门子敌人?

  赵半括也奇怪,没多久老兵油子们也都感觉到了不对劲,反击的枪声几乎同时停止了。邪门的是,这边的枪声刚一停,树林对面又是嗵的一声,一发枪榴弹飞了过来,直接落在了赵半括和廖国仁附近,把这两人炸得双双扑倒在地。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