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牛跳了起来:操,弄这么大手笔就为了炸那个?英国佬到底在想什么?

  摇了摇头,廖国仁看着小刀子:先把刀子弄出来吧,其他的事等找到了那个东西就都明白了。

  眼看着小刀子就快要全身陷入泥里,他虽然一动不动,沼泥也已经逐渐陷到他的胸口,再这么下去呼吸就困难了,小刀子看着简直连眼皮都不敢动一下。

  当务之急就是把他拉出来,可一是泥沼非常的隐蔽,拉的人不小心也会陷进去,而炸弹又很多,直接拖动小刀子又怕晃动炸弹引发爆炸,所以一时之间大家虽然很着急,但还真他娘的有些棘手。

  廖国仁有些焦躁,问长毛能不能搞定这些炸弹,长毛听到廖国仁的话后摊着手说道:这种炸弹的制造原理我不懂,所以没办法。

  要你承认不懂还真不容易。军医哼了一声。

  长毛耸了耸肩:根本没法懂,我连外壳都拆不下来,引信也看不到,现在只能祈祷它的引信锁还管用,鬼晓得这个败家娃娃是咋个蹦到这堆东西里的,还挤得这么紧。

  廖国仁又看了看军医,军医说道:沼泽让刀子的身体自己不能动,他身边又没空间让咱们插脚,我看只有从这沼泽的上边想想办法了。

  军医的话让一帮人都抬头朝上看,廖国仁不耐烦了:你有办法就说,咱们时间紧,没空听你打哑谜。

  军医摸着几乎没有的胡子笑道:我得先确定一点,这些炸弹不动它的话,是不是就不会炸?

  长毛点头道:那是肯定,不动自己就会炸,那他妈成什么了,谁还敢用?

  军医说道:那就好,我的想法是,砍几棵树搭个架子,然后再弄根绳子,悬空吊在这小子的头顶,从上边把他拽起来,就像钓鱼一样。这样一来,就不会碰到那些玩意儿了!

  军医的话一说完,大家觉得可行。这办法虽然笨,却是最保陉险的,缺点就是费时间。廖国仁看了看天,随即下达命令,让大牛和曹国舅到前后警戒,剩下的人去砍树做支杆,军医留下来看着小刀子。

  树干好弄,森林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东西,队员们七手八脚召砍了树干,扛过来就支在了沼泽周围。军医指挥着把两根短树干交叉着砑砸到地里,弄成个支撑点,然后又弄了一根长的架到中间,一个简单的力人力钓竿就成了。

  长毛小心地把绳子丢给小刀子让他拿好,廖国仁在这边招呼着个队员用力撑住树干,大家在外围一齐用力,终于把小刀子直着钓出了那雄航空炸弹的包围圈。

  小刀子一落地,大家就围了过去,七嘴八舌地问他是怎么陷进沼泽里的。小刀子在泥里陷了半天,又爆发强大的臂力显然非常耗毛费心神,他闭上眼贪婪地呼吸着空气,一会儿后才解释说自己在那边的树上查看四周的情况,无意问就看到了这边的大围墙,好奇心驱使就跑过来查看,当时也看到了这堆炸弹,谨慎加上侥幸,让他并没有去动这些东西,而是想从一旁绕过去,却没想到这炸弹的后边居然是片看不出端倪的沼泽,所以一蹦过来就着了道。

  听完小刀子的叙述,连古斯卡都感叹小刀子命大,这么多巧合里,只要稍微出一点差错,他可能就会被崩得连点渣儿都剩不下。

  小刀子说完就想站起身,但动了动却站不起来,廖国仁拍了他一巴掌:怎么?才被这地埋了一小会儿就腿软?

  赵半括却看到小刀子的腰部位置黑了一大片,衣服都烂了,像是被某种东西侵蚀了样。顺着他的目光,小刀子低头一看也吓了一跳,骂道:操,这是怎么了,我的腿下边怎么没感觉?

  军医赶忙撕开小刀子的衣服看,发现那里的皮肤黑成了一片,这时一边检查炸弹的长毛接口道:你们过来看看,刀子不能动,是不是这个原因。

  一帮人抬起头,看到长毛正用一根树枝挑起一点沼泥,上面明显有种黑色的黏液。军医走过去,问那是从哪儿来的,长毛指了指那堆炸弹:有一颗外皮烂了,里面的东西流了出来。我看,这东西肯定有腐蚀性。

  军医脸色顿时变了,伸手把长毛手里的树枝拿了过来,把上面的黏液弄到一块石头上,又拿出一把草药撒到上面,再低头一看立即叫道:坏了,这东西有毒。

  小刀子骂道:老草包,你他妈开什么玩笑,老子刚才还好好的,这炸弹又不是毒气弹,怎么还有这功能?

  长毛站起身道:是炸弹里的诱爆物变质了。那是美国佬的技术,损阴德得很,算你倒霉。

  廖国仁拉过军医:能不能治?

  军医看看他看看小刀子,犹豫地说:我尽量试试。

  廖国仁顿时发火,骂道:老草包!关键时候就只会说试!小刀子要是有事你就看着办吧!

  顿了顿,又看军医委委屈屈的样子,廖国仁只能无奈地吩咐军医尽快想办法给小刀子解毒,大牛和曹国舅则到后边戒备,剩下的人原地休息。

  大家都很郁闷。跑了这么一路,德国飞机上的东西没找到不说,小刀子又中了毒。妈的,上次中毒是天灾,这次却是人祸,真不知道这操蛋的树林到底是怎么了,怎么怪事都让他们遇到了。

  赵半括看到军医满头大汗地忙活了一阵,又打针又嚼草药的,可小刀子还是站不起来。军医看样子是没招了,站起身对廖国仁说道:我没辙了,我只知道他的这种毒偏酸性,这美国人的炸弹理论我不懂,就是懂,他妈的我这里也没有中和这种毒素的物质,这跟咱们在那树林里中的毒不同,那个实在没法了还能找点相生相克的东西来试,这他娘的是人为的。鬼知道美国人制造这死玩意儿时用的是什么东西,唉

  廖国仁不看着小刀子,一脸的沮丧,一时也是无话,嘴里喃喃道:真没办法了?

  军医道:刀子的命暂时没事,但我不保证他能撑多久。队长,想要刀子活的话,咱们只有回去。

  猛地抬头:那不可能!

  军医看着廖国仁的脸,不敢再说话,小刀子却笑了笑道:队长,我死不了的,你们先走,我留下。

  廖国仁看了看小刀子,说道:别犯傻。又回头吩咐道:你们,赶紧给他做个担架。

  话还没说完,却突然听到一声怪叫从远处的树林里传了过来,队入员们吓了一跳,站起身看发生什么情况,赵半括抬头就看到围墙那边跑过来一个人,是大牛。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