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毛颇含深意地看看他,面色很奇怪没有说话。赵半括只好再问了一遍,长毛有点意外,之后立即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你他娘的到底想说什么?赵半括就火了。

  老子耍你呢,他娘的还以为你会比其他人有意思点。长毛看着手里的地雷,又看了看赵半括,好了,没你的事了,废话少说。

  赵半括不干了,一把拉住他,道:别他妈的玩老子,你到底什么意思?赵半括可没那么傻,长毛把他引到这儿来,肯定是有目的的,而且好端端说什么英文,他娘的想干吗,一定有问题。

  长毛拍掉他的手,歪着脑袋道:没什么,老子就是想看看你的胆子,看你靠不靠得住,又看你这菜头,一时就没忍住耍耍你。

  你他娘的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啊。听到长毛这样的回答,赵半括顿时怒了,你刚才那句英文什么意思?

  那是美国毛子教我的谚语。长毛呵呵一笑,再也没理睬他。

  赵半括有些吃瘪,但也没办法,只好摸摸鼻子紧跟其后。两人小心翼翼地走出地雷圈,长毛忽然站定,然后随手把手里的地宙朝雷区中心远处扔了过去。赵半括一看长毛这么干,心里一颤,连粗口都没来得及爆,啊了一声就朝旁边扑倒,长毛却一把拉起他的胳膊把他扯向了另外个方向。赵半括身子底下一软,跟着一空,居然扑到了一个半米多深的土坑里。

  轰隆.轰隆!

  铺天盖地的爆炸声响了起来,赵半括大叫着捂住了耳朵,使劲蜷缩在土坑里。地雷爆炸引起的连锁反应剧烈至极,就像巨型鞭炮形成连环爆炸。一阵阵的爆炸震得大地都在不停地颤抖,他耳朵里嗡成了一片,感觉自己像是又回到了对日战斗的集团冲锋阵地上。

  草皮,泥土,树木,一切爆炸范围内的物质在顷刻间被灼热的气浪撕成了无数碎屑,泥土全部扑在他们两个身上,很快就把他们埋了起来。

  等到很久后一帮人从土里把赵半括扒出来时,他的耳朵还是嗡个不停,脑袋像是炸开了一样,刺刺地疼。看到大家围着他问有没有事,尤其是军医不停地伸着大拇指在他眼前晃,他一句话也说个出来,只只能咧着嘴表现出心情忽然很好。

  因为他看到一旁的长毛被大牛搀扶着,目光却始终盯在他的脸上,那里面的意味很深。

  从内心深处讲,这个整天笑嘻嘻的长毛给他的感觉要比廖国仁舒服得多。虽然刚才那一幕让他很奇怪,但总归是有惊无险。这会儿看着长毛笑眯眯的模样,赵半括心里又是一阵疑惑。长毛刚才的行为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似乎是利用这种方式,想对自己说一句话,但为什么那句是英文。他到底有什么目的?难道真是他说的随便玩玩?那绝对不可能,那长毛肯定有问题。

  看着那些阴沉着脸似乎个个都有极大心事的队员和长毛的一脸微笑,他突然感到自己像个小屁孩子一样无知。

  不过,他没打算直接把事情说出来,因为他削且觉是,说出来对他没有好处。

  妈的,既然人人都有秘密,他也就别装单纯了,长毛的来路他并不清楚,但这人既然强迫自己和他共享了一些秘密,起码说明这人对自己暂时是没有敌意的。从危险系数性上考虑,长毛至少要比廖国仁那种不知道到底心里想什么的人安全得多。更主要的是,他也想借此从长毛身上了解一些他从廖国仁身上完全了解不到的信息。那句英文好比是一个信号,告诉了他有人知道得比他多。

  正在胡思乱想,廖国仁走了过来,拍打着他的肩膀问道:刚才那通爆炸是怎么回事?

  赵半括不想说实话,只能装出脑子还迷糊的样子,摇头又瞪眼不回答,他知道那个长毛一定会过来给他解围。

  果然,廖国仁刚把话问完,长毛就走了过来,叼着烟说了一遍刚才的遭遇。大意就是赵半括手脚灵活,勇敢无畏,那个地雷拆得很有水平,却没想到凭空蹿出来一个小动物,不知道是什么,居然就跑到了地雷阵里,他们俩眼看着躲避不及只能原地卧倒,那里又刚好有个凹坑,这才侥幸生还。

  赵半括知道长毛在胡扯,那个坑肯定是他事先挖好的,但这时也只能附和地点头,廖国仁听完,脸色冷冷的,也没做表示。

  长毛继续说,刚才他端掉的那部分地雷是连锁地雷,比较密集。这个陷阱防御圈绝对不止这么点大,其他地方还有地雷,大家小心着点儿,还得看着他的脚步走路。

  廖国仁不动声色道:你说这是陷阱,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长毛拍着衣服道:这些引线非常的高,如果是单纯要炸人的东西,不会是这样。是人一眼就看见了。这东西就是单纯一绊马索,可能是用来伏击某种动物的。本来,看看里面的饵是什么就能猜到,不过我看还是别进去了。

  军医在旁边冷笑一声:炸都炸了,又说不进去,你他妈哄小孩子呢。

  长毛耸了耸肩膀,没所谓地道:我头晕,要去你们去,老子是不进了。

  廖国仁说道:你不想进就算了,在这里休息,刀子,你上树,我们跟着,进去看看。

  小刀子应了一声,蹬着身边的树就蹿了上去,赵半括看长毛的样子,知道这家伙八成又在闹什么鬼心思。

  果然,廖国仁领着其他人一往前走,这人就跟了过来,军医少不了又嘲笑了他一番,可这位少见的没再回嘴。赵半括看他的表情似乎知道这里面有什么,自觉地朝他近了一些。跟着这个能把地雷当玩具的人蹬雷区,应该要保险一些。

  刚才的那通爆炸威力非常的大,这时的地雷爆炸现场,已经完全可以称为空地。爆炸的冲击波把方圆二十米内的区域吹得空无一物,树木几乎全都被震断,挨近爆点的草皮和泥土都被翻了起来,看过去黑绿混杂,像是被人用大手揉搓了一阵后又撤回去似的。一个个的小爆坑互相连接着组成了一个直径有十几米之巨的斜壁土坑。

  赵半括看着大坑旁边那个只有半米深的,曾经让他勉强容身的土掩坑,心里一阵后怕,也对长毛的做法产生了更多的怀疑。那个家伙,到底什么来路?

  赵半括心里想着这个问题,脚下却已经跟着队伍慢慢走进了这个地雷集散地。走进一道很明显的环形爆坑后,一帮人看到了草丛中很古怪地绑着一具风干的尸体

  想象当中的饵居然是具人的尸体!赵半括的后脊梁一阵发冷,更感到了一阵诡异。他妈的,这帮放地雷的人,到底诱的是什么东西,需要人的尸体来做饵?

  廖国人看了看那个尸体,风干情况很严重,也看不出什么,尸体身上甚至没穿衣服,肢体上缠着很多树枝和乱草。军医查看了一番,摇头太他妈见鬼了,这人是被子弹打死的,却为什么被弄到这里,难道这里有什么怪物不成?

  长毛架着胳膊,一副不出所料的样子:本来是找宝贝的,宝贝没找着,却接二连三找到这么多操蛋的尸体,这地方老子不喜欢。赶紧走。

  其他队员都点头,都不想在这种地方多待,长毛这话一说,廖国仁想起他们的最初目的,这时军医咦了一声,奇怪道:小刀子呢?怎么一直没见他?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