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赵半括还看不清楚那是什么,第一感觉就是大,仔细端详,才赫然发现,那是一架飞机。

  赵半括不是没有见过飞机,但是,这架飞机实在是太大了,体积超出了他以前见过的所有飞机。就算是美国人的运输机,都没有它的一半大。在现在这个场景看来,简直就是一只巨大的金属怪物。

  大家加快了脚步,迅速走过去。

  眼前的飞机明显是残骸,包裹在外身的铁皮都氧化得翘出了很多鼓包,锈痕到处都是,说是飞机,其实只剩下头部还有点样子,周围是一些零散的部件,整个飞机的后半部完全不见踪影。所有人都蒙了,赵半括心里有无数疑问,在这时这些疑问全部都凝聚成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种地方怎么会有架飞机坠毁?

  飞机机身上的反十字表示着它的身份,这是架德国飞机,在训练营的时候那个美国教官给赵半括讲过一些德国法西斯的事,这个标志他并不陌生。

  此刻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廖国仁解开自己的背包,拿出地图,看了看方位,转身对着他们说道:“兄弟们,我想咱们到了。”

  看到飞机的那一刹那,赵半括心中反而没有了任何的疑惑和紧张,以前各种的焦虑一扫而空,那树上所刻的美国字“蒲公英”,果然指的就是这里。

  但是,德国人的飞机,怎么会坠毁在这里?美国人为什么会对德国的飞机感兴趣?

  在一切都是迷雾的时候,地图上那条红线尽头极端的神秘,一切都无法猜测,美国人可以在这山里寻找任何东西。但是一旦来到了这里,看到四周的东西,一切都很明确了。他几乎可以肯定,这架德国的飞机上,肯定运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美国人就是来找这东西的。

  廖国仁发令道:“搜索队形,所有人放下背包,戒备搜索。”

  这些人都没怎么见过飞机,虽然这时都十分的紧张,但同时也十分的好奇。

  很快他们就走近了。整架飞机完全损毁,完全看不出原有的样子,同时也看得出坠毁之后起了大火,所有的机身全部烧成焦黑的空架子,长毛第一个爬进飞机机舱之内,其他人都陆续爬上去,就发现完全没有了搜索的价值,看到的全部是灰烬和融化的金属。

  不过有些扎眼的是,飞机机舱的中央,居然有一排竖直的铁棍子,靠在机舱的一边,斜着立在那里。那些东西都被烧得变了形,但整体上还能看得出纳曾经是个笼子一样的东西。

  廖国仁从灰堆里踢出几条粗大的铁链,还有一个变了形的扣锁,大牛奇怪:“见鬼,这飞机以前是运动物的不成,怎么还弄个笼子?”

  廖国仁摇了摇头,踢开铁链,赵半括看着那个倒掉的笼子,也想不出在这么一架军用飞机上,出现这么一个笼子是什么意思。不过,这笼子肯定在以前关着什么东西,但看笼子里面,却是什么痕迹都没有。

  军医颤巍巍地钻了出来,看到大家都在忙,他倒不动手,反而背着手四处看,长毛看到后就骂:“老草包,你肾亏干不动的话,就下去歇着,别耽误老子们的好事。”

  军医不理他,用手抹出一个德国标志,自言自语道:“老汉我也看开开眼,看看这德国人的飞机是什么样。”

  小刀子找了一通,听到这话,转而起身问廖国仁:“队长,我很奇怪,这德国人的飞机,怎么会跑到这野人山里?这里又不是他们的战区。”

  “你们对德国人了解多少?”廖国仁问道.

  大家摇头,外国人都他们而言,以前就是传说,入缅作战以后,才算是稍微知道了点,在兰姆伽整训的那几个月,才算是真正近距离接触过美国人和英国人,至于德国人,完全就只存在于美国人的战争理论课里。

  “德国飞机飞到这里,我看多半和那个美国人开辟的新航线有关吧。”王思耄说道。

  廖国仁扭转身子,点头道:“你知道得还不少,可这里离那航线还有段距离,德国飞机干嘛跑这么远?总得有个理由。”

  他们说的是驼峰航线,因为开战之初,日军就切断了中缅公路这条盟军和中国联系得最后通道,一切物资运输被迫中断。美国人为了战争的大局不受阻断,于是冒险开辟了这条空中走廊,赵半括就曾听美国的枪械师讲过那条航向的事,所以也知道一点。

  廖国仁的话让王思耄回答不出,军医呵呵一笑道:“连秀才都被问住了,看来这飞机还真是古怪。”

  大牛呸了一声:“你个老家伙少放屁,哪有那么多古怪,我看这飞机多半是从天上被风吹下来的。”

  大牛的话引来一阵嘲笑,特别是长毛,笑得特别开怀,他拍了拍手叫道:“都他妈是放屁,我看,这飞机是德国人借给小日本送东西的,你看它这么大,弄不好就是运林子里的那些宝贝石头的,要不然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大个笼子。”

  “操,你家装石头的笼子,缝这么大,再大也都漏完了,放屁。"大牛回敬长毛。”你不放屁,你说,这德国人的飞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长毛道。

  廖国仁摆了摆手道:”好了,一帮蠢货,没一个说到点子上,都别费口水了,仔细找找,看还能找到些什么。“

  他们把所有能翻出来的东西全部从里面整理了出来,在地面上排了好几排,一样一样地辨认,很多东西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有些还能看出是罐头、铁管,但是,所有的一切,都可以称为破烂。

  美国人总不会是因为这些而来的?

  廖国仁抽着烟,看着这些沉思,长毛就觉得好笑,道:”得,这就是咱们的成果,全是破烂,赶紧的回家,他娘的走了这么远,死了这么多兄弟,还是没大洋拿。“说着狠狠踢了一脚,一个瓶子飞出去老远。

  赵半括也很疑惑,问道:”队长,是不是你看错地图了?“

  廖国仁摇头,回头又看了看飞机,还是不言语。

  王思耄坐到一边的石头上,不对,会不会是这样,地图是从这里画起的,美国人来过这,那就见过这架飞机,那么,里面如果有什么东西,肯定已经被他们带走了。”

  长毛啧了一声,吐了口口水:“对,就是这么回事,我们早他妈该想到了。”

  廖国仁摇头,站了起来道:“如果是这样,那东西早该落到了日本人手里,日本人没有必要理会我们。小日本一路上都跟着我们,说明他们也在找这玩意。”

  “也许,美国人是带着走的,但在路上碰到鬼子,把那东西藏起来或者毁掉了。”王思耄提出一个假设。

  那样的话,美国毛子也没必要绘制这么精细的地图,指向这里。这张地图的存在,就是表示他们一定还必须回来。“廖国仁扔掉烟头,忽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走了过去,仔细看了看,道:”对啊!“

  赵半括看向他,廖国仁就道:”你们说,发现这架飞机坠毁的第一个人会是谁?“”开飞机的。“大牛道。

  王思耄嗤笑了一声,道:”开个屁的飞机,开飞机的只会第一个知道自己肯定挂了。最先发现有飞机坠毁在这里的,应该是这里的土人。“

  廖国仁看着飞机周围明显是被土人垒起来的古怪石头,点头:”对。所以,可能美国人到了这里,也没发现他们要找的东西。那么,那东西会在谁手里?“

  这一问后,指向性已经十分明显了,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土人?“

  可是野人山里的土人非常隐秘,村落散布在广大的山区之中,哪里知道这附近什么地方有土人。军医自言自语道:”我靠,这可难找了。“

  廖国仁指了指四周的建筑,道:”不难找,这些建筑,应该就是土人的建筑,但是,怎么没有人?“

  赵半括就道:”咱们出去找找!“

  刚想动,就被长毛拉住了:”不用找了,你记得我们刚才看到的爆坑吗?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说着他站起来,看了看四周:”这里肯定被轰炸过,这里的土人,我估计全部——就算有没死的,肯定也不敢再在这里待了。“”轰炸,谁轰炸?“”在这里拥有空军侦察的还有谁,美国人不可能自己来炸,肯定是英国佬在印度的飞机。他们可能怕土人动上面的东西,他妈的,这德国飞机上运的东西,也许有点危险。“”但是英国人的效率不可能那么高,在他们来轰炸之前,土人可能已经把东西带走了,所以美国人到了这里才没拿到。“廖国仁拍了一下手,”如果我猜得没错,美国人想要的东西,可能再这里的喀钦土著手里。“

  话刚说完,那边的小刀子叫了起来:”队长,快过来,这里很不对劲。“

  这话一说出来,钻进飞机的长毛噌一下探出头,问道:”什么不对劲?“

  廖国仁没有看他,转身过去,赵半括和大牛等人跟在后头,看到小刀子趴在地上,手摸着一丛被压扁的蒲公英,正用鼻子闻来闻去。

  廖国仁问道:”怎么了?“

  小刀子站起身,用手圈了一下,说道:”你们看,这里的蒲公英,被压得有多狠。地面都陷进去了。“

  小刀子这么一说,大家才发现,地上的蒲公英确实被压倒了好大一片,因为蒲公英实在太多了,他们一时没看出这种趋势。

  小刀子用脚丈量一下,能看出痕迹非常的大,竟然不亚于那飞机的体积。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1/2 Kegâ™lgl€os Cereals printable $0.70/1 Kellogg’s Raisin Bran Cinnamon Almond Cereal printable $1/3 Kellogg’s All-Bran, Rice Krispies, Corn Flakes or Raisin Bran printable $0.50/1 Kellogg’s Crunchy Nut Caramel Nut Cereal printable $0.50/1 Kellogg

1楼:Klondike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