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再无二话,第二天大家被廖国仁叫起来,继续按照地图的方位,顺着林地朝前走。

  走了半天,眼前出现了一处比较空旷的林地。林地中间很突兀地堆积着一大片狭长的长方形石墙壁,虽然被杂藤乱草遮着,但里面透出的石头质地依然白沁如新,石头堆积处的青苔居然都不多。

  突然出现的这种人工建筑让一帮人都有些纳闷,这可是原始森林,这种东西出现在这里,似乎有些说不过去,让小刀子的一声叫喊让他们把目光朝更远的地方看过去,发现林木幽蔚间,几十米外遮遮掩掩地居然显现出一些高大的佛像。

  那些佛像远远看过去几乎都超过了十米高。看到这些佛像,一帮人竟然有些释怀,缅甸是个佛教文化盛行的国家,历朝历代的统治者甚至以佛陀转世自称,缅人力百分之八十都信佛供庙,所以佛像对已经入缅作战一年多的赵半括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物,只不过他没想到在这种人烟稀少的野人山深处,居然也会有这种石头佛像。

  不过这里出现佛像,前边的那段长墙就好解释了,说明以前这里可能有过佛陀寺院一类的文化建筑存在。但也许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那些建筑都随着时间慢慢损毁,最有只留下这些佛像和结实得石头墙壁。

  一帮人感叹着走过去,近距离下,发现这些佛像的头上居然还顶着一棵棵大树,树顶山枝藤缠绕,但因为数量多,再加上距离都不太远,延展出的树冠和藤蔓在这些佛像的头顶形成了一道非常厚重的绿色遮罩。

  军医朝前走了几步,突然一拉赵半括,说道:“见鬼,这些佛像的脸怎么他娘的是个哭相?”

  赵半括点了点头没说话,他早就看到了。这里的巨大佛像,完全都是一个模样,哭丧着脸,看着叫人很不舒服,也直接把他的神经给顶到了戒备状态。

  这时的天空因为有了树盖的遮挡,投射下的光线暗淡了不少。廖国仁看到其他队员都围着佛像看个没完,不耐烦地说道:“都跟上,这些佛像有什么好看的。”

  眼前的这个遗迹目视面积非常大,站在一个地方朝四周看,几乎一眼望不到边,树木已经完全不见了踪影,取代它的都是那些顶树的佛像。地面上铺着平整的碎石,赵半括走了有一阵,没有发现什么大的建筑物。地面上露出一层又一层的阶梯状物质,因为被乱草和碎石掩盖了,也看不出具体的细节,只是依次落差着延伸到远方。除此之外,还有数量惊人的佛像和佛塔,几乎呈堆积状站立在这里。

  赵半括看着前边的廖国仁,这位队长这些的脚步有些加快,一帮人跟着廖国仁绕佛踏道地又走了二十多分钟,又绕过一队并列的像是墙壁一样的佛像,赵半括突然就感到眼前一亮。

  跟着就听大牛感叹了一句:“我操,这么多婆婆丁!”

  赵半括揉了揉眼睛,他身前不到五米的地方,竟然出现了一大片望不到边际的蒲公英海洋。

  大片大片的蓬白绒球夹拥着嫩黄的花骨朵,铺了满地。绿色的枝茎顺地四长,顶着那些白色的小球,在微风中摇曳,在林光的映耀下,变幻着由绿到白,由白到黄的色浪。

  赵半括的心在看到这么多蒲公英的一瞬间就软了下去。

  那些断佛裂墙数量依旧不少,但在这么多蒲公英的围拥下,完全成了附属品。满身被岁月摩擦出的苦痕都被这一片绿白相间的灿烂溶解,居然显出了一丝唯美,在大自然的神力下,人造的黑白完全败给了这一片五彩缤纷。

  大家都不说话,多日的征战让他们心神疲惫,突然陷入这种环境里,心里的那一抹柔情都被不自觉煽动出来。

  大家都不说话,多日的征战让他们心神疲惫,突然陷入这种环境里,心里的那一抹柔情都被不自觉煽动出来。随着脚步的慢移,一阵风吹过,大片的蒲公英蕊种被他们带起,就像一抹白烟,悠悠地围着他们的身体飞舞,从脚下直到头顶,再到远方。这帮人的眼睛不由自主地随着这股“柔风”移动,在那一刻,这帮远征老兵,完全忘却了杀戮,眼睛、身体、心灵、空灵到了极致。

  大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领子,拍了拍肩膀上的土,那灰尘又立刻被风吹起,夹在许多飘动着的蒲公英白絮里,朝四面舞去。

  “花罢成絮,因风飞扬,落湿地即生。好东西啊!”军医突然淡淡地说出这一句。罕见地,长毛居然没有找他的嘴病。

  廖国仁似乎也被这种环境同化了,居然不再催促,而是慢慢挪动着脚步。赵半括看到,夹杂在蒲公英海洋里的,是许多风格迥异的残缺建筑,这些东西大都不高,许多都倚靠在一些怪脸佛像前,再被那些蒲公英围绕起来,绿色裹青白,华丽并存于破败,看着很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走了一段,很久不开口的王思耄却突然出声道:“不对,妈的,这婆婆丁不是春天才有的东西吗?这都他娘的快九月了,这里怎么还有这么多?”

  大牛也立刻说道:“是啊,这东西在我们那边,都是当菜吃的,可从没说在九月还能挖到。”

  军医想了想说道:“这里气候湿润,又是高原,可能就延长了开花期。”

  王思耄摇头:“那也不可能延长五六个月。这太诡异了。”

  廖国仁打断了他们,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说道:“都小心点,忘了刻在那些树上的字了吗?也许,这些东西就是指的那个,说不定这东西有危险。”

  廖国仁的话让赵半括等人心里都是一动,想起那些刻在树上的蒲公英字母,或许,那些字指的就是这里?

  赵半括跟着廖国仁慢慢地朝前搜索,在他们踏过一大片的蒲公英花地后,眼前出现了一大片破败但很华丽的石头建筑,这些东西又让大家惊讶了一番。

  这些建筑基本上是一些很巨大的石块堆砌成的,底座非常平整,但上面却很华丽。佛教建筑里的虚幻风格在这些建筑上表现得极为夸张。表面雕刻着的那些佛像,或站或坐,或飞或倚,都活了一样。各种红、蓝、金、黄等色彩描画在佛像身上,还有许多非常美丽的弯曲状花纹边线,它们围绕在这些建筑物的腰围或者顶端,和那些花瓣飞云流风似的图案结合在一起,显得极为漂亮。

  感叹着一行人绕过了这些残缺的华丽建筑,却马上发现这些东西的背面,居然大多数黑成了一团,很明显是被炸弹的冲击波破坏的,一些甚至被震开了许多裂口。

  继续往前走,爆炸的遗迹更是惊人,一些建筑物开始变得漆黑发亮,一些更是焦成了一片,有些大块的建筑地基甚至被某种冲击力掀开,倒塌在一边。而更让他们惊讶的是,这些建筑的四周,没有规律地出现了许多大坑。

  赵半括看到那些大坑里的泥土朝外翻着,终于忍不住拉了拉长毛,低声道:“这是爆炸坑啊,那些建筑上的痕迹也都是炸弹爆炸后高温冲击弄出来的,什么人在这里搞这种爆破?”

  长毛听到这话,没做表示,只是看着前方,答非所问地说道:“我操”

  赵半括转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时他们刚走过一堵墙,远处是一个小山包,那个毫不起眼的山包上,赫然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