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足过了两三个小时,所有人才缓了过来,但是没有一个人能站起来,都好像宿醉一样,头晕得厉害。长毛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点了支烟,发现似乎吸烟能缓解头晕,不过效果非常一般。

  没有人能完整地说完一句话,但断断续续地,赵半括总算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他晕倒之后,由大牛扛着他们又走了一段,这时其实所有人的身体已经开始不行了,直到最后连廖国仁都吃不消了时,他们才发现不对。于是大家坐下来休整,由军医检查,而这一坐,他们就再也没站起来。

  赵半括第一次醒来应该就在那段时间,但是,后来连军医也顶不住了。

  他们给军医灌了水,军医才最后一个醒了过来,面色比任何人都难看,等他慢慢复苏,听到长毛说抽烟有效果,就立即让所有人嚼烟,果然,烟末嚼碎后的那股味道虽然非常恶心,但效果比吸烟要明显很多。有人问军医是怎么回事。

  王思耄这时反倒最清醒,说这不可能是急性传染病,因为没有一种病能传播得那么快,可能是中了什么瘴气之类的毒。但这推测立即被长毛否定了,长毛说全部人都戴着防毒面具,不可能是瘴气,但他也不信这会是什么邪门的事情,所以还是很纳闷。

  军医嚼着烟草,神情很凝重:“这确实不是病,我想不出其他什么可能性,咱们应该是中毒了。只有中毒才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我们所有人都产生反应,能让人中毒的东西不光是空气,所有能和我们接触的东西,都会导致我们中毒。都快想想,有什么东西我们都接触了,而且都接触到我们的身体皮肤了。”

  赵半括用力嚼着苦涩的烟叶,想着所有可能性。他们这一趟任务,上头给他们配备的都是最好的东西,美制军靴,透气性和防水性都非常好,脚肯定没有问题,脸上的防毒面具也是最新型的,一路走过来也没感觉被什么虫子咬过,唯一对外接触的,就是自己的手。因为丛林实在太密集了,任何的前进都需要手来辅助。

  赵半括举起手,去看自己的手心,同时有反应过来的人,也做了同样的动作。这一看不要紧,赵半括就看到自己的手心,竟然完全是一片青绿色。

  这些污秽也不知道是扶着树干前进,还是抓着藤蔓荡过水潭的时候碰上的,赵半括用力搓了一下,发现那些青绿色竟然擦不下来,顿时他就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了。

  同样的行为,发生在所有人的身上,大家一下就明白过来,大牛骂了一声:“妈的,这树有毒。”

  赵半括忽然就想到他是背靠着树的,一个激灵下立即坐起来,所有人都开始远离林木。

  这时候他们才想到注意四周。在丛林里,树木实在太平常不过,一眼望去,起码上百种不同的植物同时裹进你的视线里,谁也不会留意身边的树木有没有变化。但现在他们这么一看,十分明显,这里的树和之前的有很大的不同,在树干处看不出来,朝上看树冠就能发现,这里的树叶是长形的,上面垂下来无数的藤蔓,像榕树又不是榕树。

  极目望去,周围这种树完全形成了树海,到处都是,他们已经不知道在这样的树林里跋涉了多久。一股寒意立即用上了赵半括的脊背。

  “如果真是这样,我算知道土著人为什么要把这里设为禁区了。”长毛咬着牙,“我操,早知道这样,干吗不直接把后果写在石头上,我们也好有个防备。”

  小刀子摇头道:“我们一路走来,一直到林子的深处毒性才发作,说明这种毒即使真的存在,也是缓慢发作的,土著人很可能根本没有机会或者出去告诉别人这件事,所以进入这片林子里的人都出不去,所以外面的人才会设立警告。”

  长毛看向军医,“知道原因就好办了,蒙古大夫,你不是很厉害嘛,有什么解毒的东西,快给我们使使。”

  军医脸色仍旧很难看,长毛问他他也没吭声,长毛火了,骂了一声,军医冷冷地看向他,道:“你还搞不清楚状况?咱们几个和土著人比起来,就多了几把枪,他们如果没法活着出去,我们肯定也会死在这里!”

  廖国仁终于发话:“没有解毒的办法?”

  军医咳嗽了几声,用力道:“队长,我不知道咱们中的这种毒是什么类型的毒素,人体有一定得解毒能力,我昨天给你们吃的药丸,能提高解毒效率,但要完全解毒,必须有相应的血清。这种东西我在这里是做不出来的。”军医眼里有一种莫名的惊恐,他继续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之前我们看到的那个尸坑,里面的尸体这么久都没有完全腐烂,而且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他们很可能就是困死在这种树林里的。当时第五军的军医配备比我多得多,他们都没有办法,说明我们的应急药品基本上不管用的。”

  大牛顿时笑了,在这种时候让人毛骨悚然:“我操,你是说,我们死定了?我们现在已经是死人了?”

  军医想了想道:“野生环境动物植物之间都有一个制衡,兔子吃草,老虎吃兔子,老虎应该没天敌了吧?但老虎也有弱点,就是少,不然其他小动物没办法活下来。“虽然不知道他要讲什么,但大家隐隐感觉到这番话很关键了,于是安静下来仔细听,长毛也没说什么。军医环顾了一下四周,继续说道:”这片林子全是这种树组成的,显然不太对劲,如果除了它本身之外没有其他东西能生存下去,那这种林子早就布满野人山了。有句话你们听说过没有?古语说:十步之内,必有解药,就是指这种情况,这附近一定有什么东西不怕这种树的毒,甚至能抑制它生长,并且很可能就是解药!“

  大家马上坐不住了,大牛立刻说那还等什么,长毛也反问:”别光说不练,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赵半括心说这确实啊,这话虽然自己也好像听说过,不过都是演义小说里的事,谁知道管不管用。这时军医勉力翻身起来,对他们道:“你们看,那边那个东西。”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