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大家面面相觑,大牛第一个开口道:“哪儿来的,美国毛子吃进去的?”

  “不是,这个粘在伤口表面,还有衣服上,非常多。应该是路过的时候粘上的。”

  “这么说,他们到过一个有很多蒲公英的地方。”廖国仁忽然接口,他这么一说,大家反而觉得奇怪。

  “你们之前这这儿见过蒲公英吗?“廖国仁看他们一脸疑惑,就问。

  大家纷纷摇头,赵半括顺势回忆了一下,以他的经验,蒲公英这种东西一般都在能吹到风的地方,这里的树遮天蔽日的,灌木又高,不能有蒲公英。除非,在前面某个地方,会有很广阔平坦的区域。

  他立即就想到了那些美国毛子在树上刻的痕迹,”蒲公英“,这代表着什么?本来是个平淡无奇的东西,但是这么一来,就有了无数种遐想。而且,赵半括忽然就感觉有点诡异,因为,在这样一个地方,他们竟然真的在尸体上发现了蒲公英的种子。

  难道是蒲公英有什么危险,还是说,是警告有蒲公英的地方有危险?还是有什么其他意思?

  打仗他能吹吹牛,动脑筋却是不在行,只是出于本能地,赵半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廖国仁看大家好像也说不出来什么所以然,于是道:”先别管这些,快验。“

  军医直起身子道:”不用验了,很明显,这家伙是摔死的。颈骨折断,不过,似乎他摔死之前就失去了行动力。“

  长毛问道:”怎么说?“

  军医指着尸体道:”包着他的帆布袋其实是攀岩担架,他们是用这东西把这个毛子吊到悬崖上的,当时这个毛子肯定已经没法动了,他们才会这么干,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简单担架脱手摔了下来,这家伙就-“他做了个脖子折断的动作。”那他在摔死前受的什么伤,你能查出来吗?”

  “这个真没办法,伤口所在的地方都烂成渣了。”军医摊手道,“我不知道这些伤口是坠落的时候形成的还是原来就有的。”

  廖国仁叹了口气,又看了一遍附近,赵半括随即想,这群毛子应该就是从里面出来的,而且是背着伤兵出来的,红圈正好就在这片区域,应该不是偶然。

  一时间大家陷入了沉默,只有大牛突然很兴奋地样子道:“队长你看,美国毛子不就是从里面走出来的,看样子也就只死了这一个,什么土著警告,小刀子就是胡说。”

  廖国仁没等大牛说完就骂:“死了一个也是死,我看不是小刀子胡说而是你胡想!先把毛子埋了,接下来的路都精神点,后边肯定还会有惊喜!”

  再之后,廖国仁让大牛和长毛一起探路,看样子他更加担忧了。而大牛一看多了个人,似乎感觉廖国仁不信任他,马上表现出不爽的神情。但是,廖国仁根本不理会,直接让所有人快速行军,可以说一点都没留机会给大牛。

  快速行军类似于疾走,他们走得非常快,一队人走了半个小时,已经走到了东南西北分不清的地步,一路上赵半括按照廖国仁的吩咐,一直留在队尾留心着。

  可是,走了半天,他们却发现,这里和之前的林子完全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树木还是很高大,地还是难走得要命,气氛还是非常沉闷。

  大牛终于忍不住了,就在前面往回嚷嚷:“队长,怎么回事?你是觉得后面的路和前面的特别不一样,还得给我配个副手?我怎么觉得那么没劲啊。”

  廖国仁看着丛林,没说话,只做了个手势让他闭嘴。

  军医跟上两步,道:“小心点总是好的,多个人多个帮手你还不乐意啊。”

  大牛顿时冷笑:“你个老兔子,你是说我不够小心喽。”

  “我没这么说,你可别给我戴帽子。”军医一看情况不对,立刻撇清道,“小心不小心你自己知道。”

  随着军医说完最后一个音节,赵半括突然看见,前面大牛的身后,野草忽然剧烈地抖了一下,大牛一下就不见了。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Heads up on a coupon I just got AFTER I did my CVS shpoginp. :( There is a $5 off $25 beauty purchase I received in my email valid through 1/16 I could have used that today!!! I even checked my email this morning. Will post my trip later in the week

1楼:Keiffer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