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继续开拉,但拉了半天,那东西好像和他们较劲一样,却怎么也扯不动了。把情况朝下一喊,廖国仁显得有些兴奋,叫道:“把树打断,把美国毛子扔下来。”

  大牛早就扯烦了,立即应了一声,端起枪对着树根,点射了几下,整棵树连着树上的帆布包一起摔了下来。

  又过了难挨的一段,忍住手脚酸软,赵半括好不容易下到地面,看到帆布包已经被打开了,四周弥漫着一股剧烈的腐臭味。包里面确实是一具尸体,还保留着完整的形状,金色的头发昭示着他的人种。

  “确实是美国人。”后边的军医说道,走上前翻看着,“二十多岁,英文我看不懂,但是他的肩章上有”U.S“。估计是带着那只地图盒的那支队伍里的人。”

  “美国人怎么会被包在帆布包里,挂在悬崖上?”大牛显得很纳闷,看着头顶的悬崖,从下往上看,倒不觉得特别的高。

  军医摆手道:“这不是帆布包,这是简易担架,这家伙可能是伤员,他的队员想用这种担架把他从下面拉到上面去。美国人的行进方向和我们相反,他们是想上到悬崖上去,可能半道出了什么意外,担架脱落了,于是这家伙摔死了。其实也算那帮老美走运,要是带着这个伤员,估计以后更够呛。”

  “得,走运,那你他娘的以后要是遇到这种事情,老子们也走运一回,你可别叫。”长毛看样子很有点不爽。

  “这他娘的还真古了怪了,还真的有美国毛子在这山里,他们想干什么?为什么不向军部通告,咱们不是同盟吗?”大牛没管长毛的情绪,直接问道。

  “按道理他们不可能直接往山里派兵,不过,美国毛子鬼得狠,从来只想拿我们当廉价部队牵制日本人,有事情瞒着我们很正常。”王思耄道,“不用再想,老子接触的美国毛子比你们加起来的还多。”

  “搜,看看他身上有什么线索。”廖国仁下了命令。

  军医啧了一声,戴上手套,开始在尸体的汁液里摸索。他把尸体上的衣服全部解体散了出来,翻了半天里面除了一些纸片,弹壳外,什么都没有,最后看到了他的铭牌,拿给王思耄也没看出来是什么名字。

  看样子,不知道是故意还是偶然,这人身上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像事先被拿走了。一般来说,如果是爬悬崖,有人失足,不可能再爬下去弄掉那人身上的身份信息,应该是事先就决定了。说起来,这种做法真让人心寒,不知道这美国佬当时怎么想。

  不过,等军医把那人的身体翻到另一边的时候,却在他的身下发现了一个类似背包的东西,沾了很多尸体的黏液,被压得很扁,但能看到一些硬硬的突起从背包里鼓出来。

  廖国仁看到这死人身下还有乾坤,也顾不得恶臭,戴上防毒面具就被背包给扒了出来,然后直接用刺刀挑开,一帮人都围上去看,却看到里面露出来的是套很古怪得皮衣。

  大牛捂着嘴巴,一副嫌弃的样子:“这是什么玩意儿?雨衣?”

  “不懂别说话。”廖国仁把那衣服提起来看,赵半括看到那套皮衣下边还压着一张镶嵌着两个类似圆眼镜的面具,第一眼看去很像他们的防毒面具,但越看越不对劲,因为这个面具的后边有条很长的管子,是跟那皮衣连在一起的。

  大家看着廖国仁等他解释,廖国仁却不答话,直接把衣服踢倒一边,又问军医道:“他受得什么伤,看得出来吗?”

  “我可以检验,但是需要点时间。”军医罕见地凝重。

  廖国仁点头,赵半括看着忙活的军医,心思开始思量,这地方除了这个死人,并没有发现其他的怪事,要说这死人就是那个红圈,乍一想也说得通,标出战后死亡的地方,以后可以回来收尸体。美国人人权至上,对于尸体很看重,不像国内,死了就是死了。

  但是,从那个圈的大小来看,似乎又不太对。走了这么长时间,那个红圈明显是表示一大块区域,而他们也应该是已经到了红圈所在的范围,难道是美国人小题大做?

  正想着,军医就啊了一声。

  所有人马上朝他看去,就发现军医用镊子夹出一个沾着尸液的白得很奇怪的东西来。

  “什么玩意?”

  “蒲公英。”军医闷闷地道,“这是蒲公英的种子。”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