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员们也都看到了图案,那个东西并不出奇,只是几个圆圈状的弧形,很简单。大牛哈哈一笑,拍了小刀子的肩膀一下:“这是你画的?怎么这么难看?”

  “放屁,这棵树是喀钦人的圣树,这记号就是证明,这树是他们平时祭祀森林之神用的,那个蒲公英,怎么也刻在这上面!“小刀子神情古怪地说道。

  赵半括顺着小刀子的手朝上看,立刻看到了图案旁边的两排英文字母,那些”蒲公英“在这里并不是一个,而是变成了一大串,像两幅对联,很整齐地朝着树顶延伸了上去。

  大牛推了小刀子一把:”妈的,这有什么好鬼叫的,这东西既然刻成这样,你上去看看不就成了?“

  小刀子没理他,而是看着廖国仁道:”队长,我是喀钦人,你知道我不能爬这棵树。“

  廖国仁点头,扭头问道:”还有谁会爬树?“

  一个半瘦不胖的黑鬼站出来,赵半括记得他叫草三,三两下卸掉身上的装备,拿了把匕首和一支1911手枪,拉扯着树枝朝树上爬去。

  底下的人等了没多久,草三从上边传下话:”队长,这里有几个树洞。“”树洞?树洞有什么奇怪的?“廖国仁有些奇怪。”不是,队长,树洞里有几个东西。“草三说道。

  他话音刚落,小刀子立即朝林子走去,显然他知道里面会是什么。赵半括条件发射下抬起了枪口,军医好笑地看了他一样。”咚!咚!“

  树上扔下来两大块东西,砸进地里,大家围过去一看,那是两个石头人,半人多高,圆头方身子,五官眉眼刻得有些粗糙,虽然说不上栩栩如生,看起来却颇有神情。斑驳的表面雕刻着纵横四切得花纹,看上去很有些年头。

  大牛一看就叫出来:”操,这东西怎么这么难看?简直他妈是妖怪!“

  廖国仁看着小刀子的方向,估计是怕大牛把石人说成妖怪对小刀子有点不敬,低声道:”乱说什么。“王思耄低头看了几眼,也摇头:”缅甸是佛教国家,一般都供奉佛陀,这种东西不能说成圣物,喀钦人怎么能放到他们的圣树上?“

  廖国仁把小刀子叫了回来,让他看这石头人。小刀子的面色在看到石人的那一刻更加惨白,但却只是紧紧皱着眉头,死盯着那石头人一言不发。

  大家看小刀子这种表情,虽然心里都觉得奇怪,但碍于他的信仰,也不好意思开口问。

  等到草三从树上下来,又听他说上边的树洞上这种石人还不止一个,一共有四棵树的身上被人为掏出了大窟窿,里面都塞着这种石头玩意儿。四棵树,四个树洞,互相对应着四个石头人,洞里还掉落着许多碎骨头,也不知道是人的还是动物的。

  说完,草三又拿出一块树皮递给廖国仁,说树洞旁边还刻着一些古怪的符号,圈啊勾啊什么的,他直接就剥了一块下来。

  赵半括看到那块树皮上果然有些坑凹的痕迹,走向和形状猛一看很像是文字,但仔细看又很怪异,也说不上来是什么东西。

  古怪得树洞,石头人,树皮符号,这三样东西,也许是当地土著人的什么诅咒或者祭祀对象?赵半括觉得有点意思,身边的廖国仁却把手里的树皮一揉扔到了一边,看着小刀子大声说道:”别管了,这东西既然是这里的喀钦人弄出来的,也许就是他们的供神,跟咱们没关系,大家休息一会,继续赶路!“

  喀钦人是居住在这原始森林里的土著,和野人山一样神秘,一般人很少见过,所以赵半括虽然觉得廖国仁的话有些不对,但也说不出什么哪里有问题。

  一帮人又看了看那两个石头人,大牛甚至踢了几脚,没发现更古怪得地方,也就作罢。

  正要起身开路,一边站着的小刀子却突然说道:”队长,咱们不能再往前了。“

  廖国仁猛地站住,回头问道:”刀子,你这话什么意思?“”石头人不是一般的东西。它确实是土著人放在这里的,但绝对不是供神。我从小就听老爹说过,野人山的很多地方很危险,人只要进去就出不来。土著的先人为了警告后代,于是在这些地方的边缘设置了一些东西,包括石头人,为的就是警告后辈以此为界,离那些地方远些。“小刀子声音压得低低的,”也就是说,这棵树后面的丛林,连土著人都不敢进去。“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Dear Mary - I have only ever made a parsley salad with red onions and tomatoes so this is a lovely change. Very unique flavors :)Ciao, Devaki @ wesadthouaaneflvvors

1楼:Vinny 留言时间: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