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短短的几秒工夫,枪声很快重新密集了起来,但奇怪的是明显日军改变了大部分射击方向,大牛这边压力顿减。但他好像还没反应过来,依然狠狠地丢着手榴弹。守着爆炸物的长毛急了,喊道:“你个莽汉子,还愣在那里等死吗,赶紧他妈的滚过来!”

  大牛终于回过神,手上加劲,连扔了几颗手榴弹,爆炸声中头也不回,向树桥冲了过来。

  看到大牛终于行动,长毛明显松了口气,急切地冲廖国仁喊道:“队长,可以炸了吧?”

  对岸一片硝烟弥漫,什么都看不清楚,廖国仁也和大家一样,对日本人突如其来的异常困惑,显然有些拿不准,他说道:“别忙,先等着一等。”说完接过王思耄手中的望远镜,开始观察起来。

  几乎是同时,他们用肉眼看到了,草丛里窜出一团毛融融的玩意,黄绿中带着一些黑,奔着树桥的方向就冲了过来。赵半括低声撮了个口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都看到了那个怪模怪样的东西。军医忍不住喊道:“野人!”声音中明显有些发抖,显然是害怕了。

  胡康河谷附近的丛林之所以被称为野人山,就是传说这里有野人出没。虽然没有谁真的碰到过,但这种传说流传甚广,而且对它的描述活灵活现,形容出来的模样基本都是浑身长满长毛,行动迅捷如豹,力大如熊,非常具有攻击性,凶狠暴敛,还比一般的禽兽要聪明很多。当时赵半括虽然也有点紧张,但多半出于对传说里东西的未知恐惧,这毕竟是光天化日下的战场,旁边有这么多拿着自动化武器的军人。他端起枪瞄准了那东西。

  这是赵半括的第一个反应,另外还有几个抬手就要扣扳机,曹国舅沉声道:“别开枪!”

  声音不大,不过很有威慑力,于是没人动手,没多久大家也看清楚了,那东西居然是小刀子!

  大家七手八脚把小刀子拉了过来,廖国仁立刻一副喜出望外的模样,接着快速挥手让长毛干活,同时简单整了一下队伍,让所有人迅速钻进密林里。

  一声惊天巨动,树桥断成两截掉到了河里,对岸的日军一下全都安静了下来,显然知道再打也是浪费子弹。

  这一仗打得可谓是惊险至极,那帮鬼子有掷弹筒,穿着也比昨天遇到的整齐,明显是其他建制。看战斗开场多半又是偶然遇到的,但他们这次任务的行军路线到现在接连出现了两拨鬼子,这就很有问题了。难道说这些日本鬼子的目的跟他们一样,所以行军路线才会重合?

  赵半括想到这里有些恼火,如果日本兵的目的真像他想的那样,那后边的路他娘的还不得难过死?

  赵半括正想着,就听到小刀子边走边对廖国仁说:“刚才我偷袭那帮鬼子的时候,看到那帮混蛋的军装和番号了,这伙鬼子属于十八师团。”

  日军十八师团在中国远征军嘴里直接就是畜生的代名词,一年多前的野人山大溃败,十有八九就是这支部队在第五军的屁股后边又杀又打弄得。

  大牛皱着眉头说道:“是他们那就对了,那帮鬼子应该是残余部队,有很大的可能性也是偶然遇到的。妈的,估计捡了不少第五军的便宜,要不然就凭他们以前装备的那几根烂枪,敢跟咱们这么面对面交手?不过看他们的进攻套路就知道,不可能是主力。”

  “去你妈的,他们用的枪摆明不是咱们这种,我以前没见过那种枪。可能是鬼子自己的冲锋枪。”长毛很不以为然,“性能和美国人的不相上下啊,要是在平原上,咱们根本没反击的机会。”

  赵半括是机械师,想起刚才鬼子的火力压制也是惊讶不已,他不相信日本人能造出那种冲锋枪,那应该是德国人的,从刚才的火力情况看,鬼子的冲锋枪射速明显高于自己手里的枪。

  “别琢磨了,既然是偶然遇到,那就不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尽量不和他们遭遇就行了,快点完成任务,快点回家。”廖国仁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

  廖国仁的话虽然带点安慰性质,但也有些道理,队员们都不再吭声。

  本来最早那段路,第一次大溃败时的远征军痕迹到处都能看到,尸骨和丢弃的枪械辎重满地都是,因为时间不长,一些枪械上的烤漆甚至都还没氧化。过了河以后,这类东西变得稀少了,越朝里走,脚下的树叶杂草越厚,各种叫不出名的植物随地乱长,一步踩下去,几乎能陷进去半条腿。

  小分队的行进速度逐渐慢了下来,大家只能靠小刀子来确定方位。赵半括烦闷地想,这种路一直走下去,恐怕还真能走到野人山的中心去。

  小刀子的爬树本事很让赵半括侧目,湿滑的树怎么看都没处着手,他却能像猿猴一样轻易蹿上去。这还不算什么,更牛逼的是,他能时不时从高处发现诸如前方不远处有沼泽,或者小心头顶有食人植物之类的危险提醒。不得不说,这次任务因为有这位牛人的存在,他们省了不少的心。

  因为一直都没能真正停下来,赵半括只能在行进中吞吃干粮,等他咽下粮食袋中最后一口压缩饼干时,他们已经在不见天日的密林里又踩踏了一天。

  美国人的单兵军粮实在是好东西,里面吃的喝的什么都有,甚至还有一卷擦嘴的软纸。赵半括拍着自己的肚子正化食,却看到前方的队员突然停了下来。

  队伍突然的停止行进让赵半括的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直接就端起了冲锋枪,但立刻看到树上跳下来一个人。他知道是小刀子,因为没听到他的警告鸟鸣,心里安定了一些。

  走过去,眼前的林地间,像是突然冒出来似的,出现了一片混乱不堪的地方。

  赵半括站定,看到四周的树木,明显被子弹冲击的斑驳不堪,大点的树几乎都成了残废,一些细的更是直接歪倒。残缺的树枝和乱叶散得满地都是,其间夹杂着大量闪着黄光的大小不一的子弹壳,林地里微微透着股老旧的火药烧金属的怪味。一切都显示着这个地方,曾经有过一场很猛烈的战斗。

  一帮人走了过去,大牛摸着一棵最近的树就道:“捷克轻机枪,密集扫射。两帮人的扫射方向是……妈的,没方向,属于无障碍扫射,这是小日本的老把戏。”

  赵半括抓起一把地上的子弹壳,扫了一眼说道:“有两拨人,一拨是三八大盖,日本人,一拨全是美军武器,卡宾,汤普森冲锋枪,还有一些事勃郎宁轻机枪。看样子,美国毛子在这跟小鬼子干过一仗,那盒子也许就是在这落到小鬼子手里的。

  廖国仁点头道:”分散看看有什么线索。“

  大家散开了,往四周的灌木中寻找。赵半括一路看过去,发现战斗的范围非常大,走了很远都能看到子弹的痕迹,显然是大范围的丛林运动战。

  不过,看来看去,都是一样的德行,没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这让赵半括有点意外,这个战场太干净了,要么,两边都是非常非常利落的队伍,要么,战后有人非常仔细地打扫了战场。

  继续走,赵半括看到曹国舅从一棵树旁站起身,面色古怪地拿着一把长长的子弹壳不说话。

  他走过去,问怎么了?曹国舅举着手里的弹壳说道:”这些都是我这种狙击枪上用的,每一发都经过挑选,精贵的要命,这里却他娘的有一堆!他妈的,狙击枪不是机关枪,这么糟蹋这些宝贝,这枪的主人肯定是疯了。“等他说完赵半括拿起一颗子弹,确实是1903型步枪的子弹,这是美国人的武器,没错了。

  他蹲到地上,看到地上的这种子弹少说也有几十发,一般来说,要让狙击手在一个地方打出那么多子弹,简直是天方夜谭。通常情况下,最多在狙击手干掉第四个人后,就肯定会被重火力压制,所以狙击手必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如果一定有例外的话,除非是狙击手有一个非常缓慢而且没有反击能力的目标,能够让他从容地射击,但和常理相悖的情况又出现了,如果是这样,用冲锋枪的效果岂不是更好,为什么要使用这么昂贵的狙击步枪?

  赵半括想不通。但是,他看着那几个弹壳,很快就发现,古怪得地方,还不止这一点。
把我分享给你的小伙伴吧~
温馨提示:健康、文明上网,请勿传播非法信息!如果您喜欢《怒江之战》这本书,请购买正版图书阅读&收藏,并请多支持作者 南派三叔 的其他小说作品。